买馒头

By 黑梦骑士 at 2021-01-15 13:15 • 361次点击
黑梦骑士

今天买了五个馒头,3.8元。一个馒头定价0.75,我买了五个,应该是3.75,但卖家会四舍五入要3.8。所以,姥姥教育我,买馒头要买6个(3个太少,四个不吉利),宁愿多花0.75元,也莫要让卖馒头的赚5分,多赚不如少花,省下的就是赚下的。我想了想,好像哪里不太对劲,但好像又没啥问题。2020.1.15


哈哈,多买是对的,馒头店老板也希望你多买

uqinzen at 2021-01-15 16:08
1

馒头店老板情愿少赚5分钱也想多卖你一个哈

鲁鱼 at 2021-01-15 21:58
2

失眠
失眠很怪异。失眠的当下并没有不爽的感觉,睡眠慢慢消失时甚至会很激动,那种感觉就像一块冰,正在缓慢的融化。
2020.1.16

黑梦骑士 at 2021-01-16 16:13
3


平常吃的肉无非就那么几种:猪肉,鸡肉,羊肉,牛肉,驴肉,鱼肉。如果再扩展一下,一般还能吃到马肉,骆驼肉,鸭肉,狗肉(当然,我从来不吃狗肉)。肉和欲常常联系在一起,想想其实不无道理,吃不到时天天想吃,吃到了也不过如此,吃多了甚至发腻,看到就恶心,现在,只要打出“肉”这个字,我就有种十斤的猪油沾到身上的恶心的感觉。
2020.1.17

黑梦骑士 at 2021-01-17 15:05
4


吃饭。我和我妈坐在餐桌旁。姥姥在厨房里做饭。没一会儿,她用食堂放菜的盒盛出来十余个肉卷,肉卷的旁边是五六个金黄的烤窝窝头,主食的底下压着培根卷金针菇。我妈说,半个小时后就要返校了,说完这句就开始唱歌,唱了大概两分钟,唱完了对我们说,哦,这是一部捷克电影的插曲,但我想不起来名字。
洗漱。吃完饭,我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想刷牙。
返校。回到了初中(?)坐最后一排听课,班主任从后门进来坐我旁边。英语老师带着扩音器进来,啥也没说就开始唱英文歌剧。
嗯嗯,我那时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梦,于是我默念——这是我的梦,我能让他们出现,也能让他们消失;这是我的梦,我能让他们出现,也能让他们消失;这是我的梦,我能让他们出现,也能让他们消失………
清醒。我醒来,头蒙在被子里,屁股露在外面,像一只没长毛的鸵鸟。
2020.1.18

黑梦骑士 at 2021-01-18 08:56
5

爱情优势
你如果不和xxx结婚,你就得和另外一个yyy结婚。无论如何你都得结婚。
我对姥姥说,我可能会结婚,但之前必须要先同居
姥姥沉思了一会儿对我说,不结婚就同居,犯法。
那就做个光棍,我坏笑着说。
在中国做个处男比处女容易。这是属于男人的爱情优势。
2021.1.18

黑梦骑士 at 2021-01-18 10:39
6

沮丧的时候看一部关于爱的电影
想起一部电影,《散步的侵略者》,2年前看过,非常喜欢,看过两次,两次都看哭了。pass掉了前几天下好的《拜访者Q》(沮丧时千万别看情色重口味,没一点发泄的作用且越看越难受)。又把《散步的侵略者》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还是很喜欢(坚持豆瓣打五星)但和两年前不同。两年前这部电影“折磨”了我好久,好长时间忘不掉。本来是想用它做引子发泄一下情绪,没想到很平静的看完了。
这篇随笔本来是想写点关于交流、爱情的渴望、自己的孤独等等一些陈词滥调,但看完电影好像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去哪儿、在哪儿、和谁、如何……这些都不重要了。没有啥是非做不可的,一想到这个我就发现自己那么自由。
2021.1.18

黑梦骑士 at 2021-01-18 22:51
7

馒头可以切成片,然后煎了吃,吃起香脆可口也

earthfly123 at 2021-01-18 23:04
8


和睡眠在湖中心划船,Ta自己划走了,把我一脚踢入湖底。
2021.1.19

黑梦骑士 at 2021-01-19 08:52
9

@earthfly123 #8 嗯嗯相当好吃!之前吃过烧烤店的烤馒头片,刷上甜辣酱相当美味

黑梦骑士 at 2021-01-19 09:26
10

发小发消息说,读到了我的诗,他觉得写的很好,一定要坚持写,多写。
好开心,好感动啊,我感觉又充满了能量。
今天开始做一个勇敢的人,努力向外界发射信号。
2021.1.19

黑梦骑士 at 2021-01-19 22:26
11

1:18我还没睡。主要是因为不想睡,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每天都在逃避睡觉。不需要睡眠同行?我已经把睡眠踢下火车,并且对Ta说,梦里见。
2021.1.20

黑梦骑士 at 2021-01-20 01:22
12

做爱是一种交流,那么生殖器就是语言。问题是,它们到底是能指还是所指?
2021.1.20

黑梦骑士 at 2021-01-20 10:28
13

对于现代艺术来说,做爱也是一种行为。
2021.1.21

黑梦骑士 at 2021-01-21 08:25
14

写句子是很好的写作,只有写句子时才不自觉的克制表达欲。我也想写写句子,因为这两天正在读司屠的《野餐》。
2021.1.21

黑梦骑士 at 2021-01-21 09:39
15

合上书,开始语气词练习实验。
主语与谓语间加:啊
谓语与宾语间加:呀
文字与标点符号间加:哦
定状补和被修饰词放在一起
举个例子
比如,我爱你。
我会说成,我啊爱呀你哦。
你回复时,不要回复,我也爱你
应该说,我啊也爱呀你哦。
2021.1.21

黑梦骑士 at 2021-01-21 10:45
16

女权主义的一种理解
做爱没有被动式。
2021.1.22

黑梦骑士 at 2021-01-22 09:36
17

它对主人说,我想和你做爱。主人没听懂。
2021.1.22

黑梦骑士 at 2021-01-22 09:37
18

其实今天本来,下定决心不玩的,没的办法,睡不着又不玩手机,我感觉浪费了好多时间。现在我被裹入蓝色的欲望中,睡不着时经常会这样。
(1:34分所写)
2021.1.23

黑梦骑士 at 2021-01-23 08:55
19

《人生的智慧》是一本高级的鸡汤。有人认为它是一本哲学书,而我认为是一本鸡汤(所以人生的意义取决于主体)。我对鸡汤没有偏见,只要好看,啥书我都喜欢。综上,我喜欢《人生的智慧》这本高级的鸡汤。
2021.1.24

黑梦骑士 at 2021-01-24 07:56
20

读完了司屠的《野餐》。豆瓣上没有条目(唉)。如果有的话(可惜没有)我会打五星。
“不要写诗,要成为诗”
2021.1.24

黑梦骑士 at 2021-01-24 09:17
21

水妖第一次见到上帝,她就知道已经爱上他了。他长的很普通,没有什么特点,甚至比一个普通人类还要差。可水妖知道,爱情是不会误认的。
可她知道自己一个妖不可能和上帝在一起。
上帝有管理地球的任务:地球人的出生、死亡、所有人的命运都需要上帝的调节。他的能力很大,权力却很小,他不能干预地球人的命运,他只能在宏观上保持地球的动态平衡。这让他痛苦,每当虔诚的信徒呼唤他时,他只能充耳不闻。
偶尔他有时间买菜,吃顿炒肝,喝瓶啤酒。他喜欢看地球人的电影,读地球人写的任何书。无聊的时候,他就附在人类天才的脑中,为人类的进步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当然是偷偷摸摸。过分干预地球人命运是九维的造物主明令禁止的)
他没爱过(爱谁啊?旁边一个有生命星球的上帝离自己几百亿光年。而自己又不能爱人类)当然,自己也没做过爱。有时,上帝会想,他妈的,当这个上帝有个屌用?(的确,没有“屌”用)
他第一次见到水妖时,他其实也爱上了她,只是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和一个妖在一起。
所以,他一口气向相反的方向跑了五十万里,直到爱意变淡才松了一口气。
水妖没有逃跑,她潜入万米的水底,用尽她的全力,开始吸收海水。一开始总是失败——吸收的海水很快变成了眼泪又流了出去。尝试了几次才最终成功,她把八成的海水全部吸进自己的肚子里(海水这么多她是怎么做到的?)第二天,臃肿的海妖带着一只小妖,抢走了人类的一个火箭。“去哪里?”小妖问她。“去太阳”“啊?为啥啊”“我要用眼泪熄灭太阳”小妖很震惊,但他没法阻止,只能目送搭着水妖的火箭越走越远。小妖用无线电问她“能成功吗?”“无所谓啦”那边的水妖听着很轻松。
自从八成的海水被吸干后,上帝变得焦头烂额。他发动所有造雨的机器(一定是把云变成雨),都无法填补大海的缺失。有一天,一个造雨机器坏掉了。上帝修了半天也没修好。“干,我要去买一个一号电池”

这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是L讲给我听的。我当然不信,可她却十分确定故事的真实。“现在水妖已经到了水星,用不了多久太阳就被熄灭了”她讲到这里居然开始流泪,而且哭的越来越厉害,甚至全身都开始抽搐。我很难过。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所以我的难过不停的上涨。
但我明白了一件事,这个故事的确是真的。
2021.1.25

黑梦骑士 at 2021-01-25 09:06
22

26号忘了写句子。看了一下时间,12:00,26号已经过去了,它不会等我。
2021.1.27

黑梦骑士 at 2021-01-27 00:02
2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