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歇吧,我有事和你说。

By zhang100 at 2018-06-01 08:17 • 178次点击
zhang100

如果说人生是场马拉松,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在时间这条跑道上拼命的跑着,而且生怕那些曾经和我们一起起跑的人消失在视野里,我们坚持得不顾一切,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终点有多远,然后慢慢的越跑越偏。
不信,你可以抬抬头,不仅那个和你一起起跑的人消失了,可能就连终点也在你身后。
我们从小接受这样的教导——「长跑时候不要抬头,盯着脚下,一步一步,直道加速,弯道减速。」于是我们也把这些「经验」也用在了人生的长跑里。直到有一天,我听见有人叫我,我抬起头,他递给我一瓶水:「歇歇吧」。
于是我停住脚步,我听见树上的鸟叫声,我抬头,在云彩上面,看到了二十岁的自己,我恍然大悟,原来第二个终点在天上。
可是,它看起来和我「印象中」的终点不一样,那里就只有一个人,没有裁判员,没有一堆观众,没有爸妈,只有二十岁的自己。令我后背发麻的是——我已经二十一了,还没到二十岁的终点。
递给我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想问问他「我该怎么上去」,毕竟我「印象里」所有的终点都只能用跑。我急得满头大汗,我又渴了,我看到树上还有一瓶水,我用力一跳,没想到我居然跳得很高,这十年里,我甚至都没跳过。我更用力地跳了一次,这次更高了,高到树尖都离我很远,但始终还是没够到「终点」。
我拼命的练习,虽然我不确定它是否是真正的终点,但是我想和二十岁的自己谈谈。就这么过去了十个月,我快二十二了,终点的样子在我每一次起跳的时候变得清晰,甚至好几次二十岁的自己就在我面前,但是他也没有拉我一把,他面带笑容的看着我,他还是老样子,而我不知不觉又长大了一岁。这二十年的长跑告诉我「对于人生的关键问题,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我坚信这句话,并把它奉为真理,于是我跳得更努力了。终于,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我们站在了同一个高度。
「为什么我二十岁的终点会在这?」我问
「从你十岁起就在你头顶上了。」
「为什么是十岁?」我更困惑了。
「十年就是一辈子。」
「你为什么不叫我?」我甚至有些生气。
「因为对于人生的关键问题,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
「你不是我吗?」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逻辑错误——别人怎么可能会是我呢。
「我只是观众。而且,你还能问我最后一个问题。」
「我一直在往前跑,可是你为什么一直在我头上?」
「因为时间不会停止。」
他消失了,我知道他永远不会出现了,但是让我更焦虑的是另一个问题——我二十二岁才跑到二十岁的终点。
我想起十多年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跑到了第一个终点,在那里等待我们的是我们的爸妈。第二天清晨,他们帮我准备好行李,里面甚至有我爱吃的零食,我在他们的目光里踏上了新的跑道。只是赛跑的人换了一批,我认识了新的朋友,而上一个跑道里的朋友在记忆中渐渐变得模糊,开始我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后来只能记得他们的脸,最后,那一张张笑容也在我记忆中消失了。这次爸妈没有告诉我终点在哪,直到十多年后我才想通,原来他们也不知道。
在十一岁的时候大家还在跑道上打打闹闹,十二岁那年我们开始疲惫,有人索性找了个地方坐下了,这时候人群里出现一个新的名词——「坚持」,于是剩下的开始低着头,开始坚持,这么一跑,就跑了好多年。我们用同样的方式坚持着,我们累得不想打闹,更不想说话,我们渐渐跑散了,悄悄地超越别人也被别人悄悄地超越。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十年前那些停下来休息的人早早地超越了我们,我们还在为甩掉了他们而沾沾自喜,当然,也有可能他们只是短暂的休息然后继续上路,也有可能他们的终点不在头顶,甚至不排除他们一辈子都低着头生活。
此时此刻,我想知道下一个终点在哪,我想弥补那迟到的两年。
我想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二十岁的终点是在天上呢?」我自己想出了一个目前看起来比较合理的答案。
大家都「默认」了终点在地上,大家都「默认」了跑到终点需要「坚持」,大家更「默认」了一套「人生」。
最后,回到文章的第一句话,马拉松的跑道是固定的,而人生的跑道不是。
好了,水喝完了,我也要上路了,至于三十岁的自己在哪等我,我也不知道。

「有的人,注定是要飞的。」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