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发了

By kirisu at 2021-01-01 13:07 • 109次点击
kirisu

我仍然不知道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在一次采访中,
赖声川谈到了
《如梦之梦》的创作来源
一次车祸,
不算严重
在消失的乘客中,
有一部分人
选择了出逃

六年前
我在台湾 ,
赖声川在哪里?
他肯定喝了咖啡,
不可能两个星期都不喝一杯咖啡。
是在卧室里,卧室里,或是咖啡馆里
要不然,
就在坐飞机,坐火车或者开车

情歌

玛...玛...玛...玛丽!
结巴丈夫在呼喊玛丽,
在我看来,
这是一首浪漫的情歌
这个故事来自阿巴斯的
《合法副本》
我像是受到召唤,
借着愧赧的白光,
在厕所里,
为这首短小的情歌做了个副本

一个停水的晚上

(一)
打完壁球,在出租车上听完了
余下的网课,下车
寒冷的天气堵塞了汗液的表达

(二)
被开水保暖的脚
讥刺的向上望着身体的
其他部分,
你可以说
这是来自底层肢体的
窃喜
但我认为,
他们更像
生殖器

(三)
打开手机,
刷到今年的主城区
可能会下雪

MV真好看

上上周刷
b站,
看到一首rap,
叫《豫盖弥彰》
不得不说,
mv很酷炫,
虽然不懂rap
但确实很cool

我家的狗突然
双脚站立,
走到我面前,
对着我的手机
拉了泡稀屎(diss back)
respect you,dog
my fucking dog

《燃烧》(内嵌中英双字幕)

她的剪影还在舞蹈
她的身体正在燃烧
她的灵魂是悴的
Her body is languashing
Her soul is delicate

四年后

我向她表白,
坐在老爸车的后座上,
蒙着层被子。
一天后的早上,
我和她升旗都
迟到了,
坐在教室里,试着聊几句
她的眼睛很小,
总是两条细缝般
舒展的挂在笑脸上
她很早就长了青春痘,
于我而言,
是可爱的点缀

下午第一节写作课,
我再次想起了那个早上,
想起与她的微信记录,
寥寥几句寒暄,
花了几年
我不是一个喜欢感伤的人,
只是一瞬间,
孤独无法排泄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