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1216

By uqinzen at 2020-12-16 17:12 • 172次点击
uqinzen

打字是一种什么感受,我此刻在打字,我试图非常专心的打字,就像打坐一样。
专注于打字是一种什么感受,这非常奇妙,我的手指在键盘上移动,敲击。屏幕上出现一些字,我的眼睛有时候看屏幕,有时候看键盘。
我需要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吗?这很难。为什么我敲打键盘,屏幕上就会出现一些字,而这些字竟然还形成意义。而且是非常复杂的意义。

很多意义都来自于敲击。比如说打击乐,或者更加极端一点的木鱼,一个和尚敲击着木鱼,它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能理解吗?也许这个和尚能理解,也许他也不能理解。他可以一直敲下去。发出的声响似乎很单调,节奏也很单调,但这里面可以有复杂的意义,我相信。

非洲人更擅长敲击,那些土著人似乎拿到任何东西都可以敲打出意义,他们可以敲打出复杂的节奏,复杂的意义。石头 木头 骨头 皮囊 塑料桶 。。。他们都能敲出他们的快乐和忧伤。

人类最初把敲打和文字结合在一起应该就是打字机的发明,从此敲打的意义变得更丰富,无穷无尽。敲打彻底替代了笔刷式书写,笔刷式书写更像绘画。文字离开笔刷来到敲打,意味着象形文字的没落。

敲打,我的感受是它实际上是敲在脑子里,而不是眼睛里,即使闭上眼也可以打字,这就是所谓的盲打。盲打更接近于打坐禅修——打坐一半就是闭着眼。

键盘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它最初应该来源于钢琴,钢琴的本质是打击乐。手指和键盘接触,快速移动敲打,蕴含着意义和情感。此刻,我想打进我的梦。

在梦里,我住在一个海边的小村庄,常年独居,但是这一天,突然来了很多客人,他们都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我很开心,他们带来了很多好吃的还有叶子什么的,于是我们办起了派对,烧烤,喝酒,飞叶子,跳舞,在沙滩踢球。有人问,你为什么呆在果阿?
果阿?我这才意识到,我所在的地方叫果阿。果阿在印度。
我突然隐约觉得我好像有什么事儿需要去办,但我完全不记得了。
我晕了很久,后来发现那些朋友都走了。
我走到村子里找他们,在一个酒吧只找到了其中一个朋友。他说其他人都走了,他决定留下来。
外面的风很大

我是说,我现在外面的风,我戴了顶帽子,风吹动树叶,吹动海面,在未来,人们都很忧伤,像大海一样忧伤,全世界都人都很忧伤,很多地方已经停水停电,到处是废墟,大海已经被彻底污染,我在海边经常听到某种鲸绝望的呐喊。
互联网也是时断时续,一天中只要不到一个小时可以上网,全世界的人们只有这一小时能联系。
这个时间通常是下午4点。

到了第二天下午4点,我终于清醒过来,我打开了手机,看到了微信,上面有人给我发了很多消息。时间是昨天下午到4点。那时候我正在派对飞。

对方说等了我一小时,我没有来,她就走了。

我突然恍然大悟,难怪我昨天觉得有什么事儿没办,原来是和这个姑娘约好了一起私奔。我们计划了一年多,约好了在昨天下午4点在村口某个地方碰头一起私奔。我竟然完全忘了。我想再联系这个姑娘,发现她已经把我拉黑了。她是个比利时姑娘,她已经独自去了某个山谷,那里据说是人类的避难所。

人类的避难所,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明白了一点什么,哦,人类已经接近灭亡。绝大部分都死了,而昨天来找我的那些客人,其实都是早就死去的人。死去的朋友又回来了,他们来找我玩。所以我那么开心。那个唯一留下的朋友呢?可能他是活人。我跟他好像还发生了一点争执,不记得为了什么。

继续看微信消息,我操,我发现我还更令一个姑娘约了私奔,也是在昨天下午4点。我靠,这怎么回事,我居然更两个姑娘统同时约了私奔。我真是太渣了吧。
这个姑娘是个印度姑娘,住在贫民窟,她跟我道歉,因为她失约了她没有来,不过她不知道我也没有去啊,她说她的计划被她父亲发现了,被暴打了一顿,从此不能再联系我了。我回过去也是被拉黑了。

我站在村口,风很大,让我越来越清醒,我希望比利时姑娘能找到避难所,希望印度姑娘幸免于难,但我猜她可能已经被打死了。我知道村子里每天都有人死,饿死的,打死的,很多,尸体随便就丢在海里,就跟丢垃圾一样。听说有一些化作僵尸又到村里咬人。关于我自己,我没有太想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是活人还是死人,我也没有搞清楚。

#打字


专心打字的时候就是清醒造梦的时候

daisyjhj at 2020-12-16 21:09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