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薄薄的道德如同爷薄薄薪资

By anchoran at 2020-12-08 22:35 • 482次点击
anchoran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每天从坟里爬出来
我是为了打工
才走在打工的路上
难道不好玩吗
这很好玩
我坐在电脑前
非常严肃的阅读黄色小说
下午的阳光最终会照在我的脸上
而那一刻
我用心灵的力量通知
星球上的我的同胞
大家注意了!——我有一个潮湿的裤裆


我也有一个潮湿的裤裆

黑梦骑士 at 2020-12-08 22:40
1

情诗

虽然没有在一起
但是我们有
伟大的爱情故事
我对梦里的你说

anchoran at 2020-12-09 19:32
2

冰火岛传说第二集

我去冰火岛找妓女兰又七,但是没有找到,天很快黑了,我躺在石头上睡觉,有好多星光,我大概知道,不过我近视很严重,所以,那些也没有什么关系,我想到了她,同时也想到卧薪尝胆,突然我有了一个很苦难的想法,勾践也许最终没有复国,故事的结尾只是,一颗被尝到没有味道的胆。

"李知红!",做梦梦见她叫我,我想开口答应,结果一张开嘴就醒了,有一点难过,然后是觉得好冷,太冷了岛上,但我也没有办法说出来,我不能说"啊!实在是太冷了。",因为这压根就没有什么人影,我回去就把那个妓院老板杀了,操他妈的。

我生起火来,独自一人坐在火堆旁,我想给远方的兄弟发个微信,说我很孤独,但我没有手机,我只是一个用剑的武士。一阵冷风从海上吹到我的后背,我又能怎么办。

我快要睡着了,我眯着眼看着火光,忽然背后有嘶嘶的声响,我回头看,有一只黑色蟒蛇抬着头正看着我,它吐着信子,它的眼神看起来好难过,我想问它,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儿,你看你的皮肤很黑很滑,我能不能摸一下,我甚至想舔一下,很苦是不是,味道应该是苦的,它哀叫一声,然后重重的摔下了,一条黑色的巨蛇僵死在夏天的晚上,我举着火把看到它的腹部有些异常,它吃了什么东西还没有消化掉,月光下我举剑剖开巨蛇的肚子,发现里面躺着完完整整的一个人,我用火把探照他的脸,我看见了我自己的脸,躲在巨蛇腹部里的是我的尸体,退无可退,我出了很多汗,口很渴,我望向远处的大海漆黑一片,但我觉得海水马上要向我涌来。

anchoran at 2020-12-10 16:56
3

冰火岛传说第三集

"你痒吗,但是你会去挠吗,不一定对不对,即使你痒,你对自己说,我好像是痒的,可我要去挠吗,可我要去吗,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一遍又一遍,不过现在我还是要问你,你痒吗,你说你不痒,你站在风里,狠狠抱住了沉浸在世俗里的性情,我不痒,你说,可你怎么能够不痒呢?"

"我既没有耐心,也没有勇气,我总是觉得自己是匮乏的,除此之外,还能说些什么,我有一个方法,熟练的运用它去透支未来,明白吗?还没有到一个地方,就可以把它当做故乡去回忆,和一个女人还没唠多少,就替她可惜,我有什么资格去替别人可惜,可我真是这样以为的,所以你最好先告诉我,一件事如何发生,它才算是真实。"

"你喜欢自己生气时候的样子吗?我喜欢死了,一个人生气的时候毕竟是少数的时候,所以我是好不容易才生气起来的,怎么能放过,生气的原因一般是怎么可以是这个样子,然后事实确实是这个样子,它运转的不错,合情合理,但是我生气了,就像吃到坏花生一样生气了,总是有坏花生的存在的。"

"八百万年前的一道光把我劈成两半,一半飞到未来的某处悄然赴死,另一半用来解释死亡是什么。这是我写的烂诗,我的生活一团糟,我只能去写烂诗了,我想忽略糟糕的生活,也可以说是逃避,我不一定要去过,要过也不一定过得很好,我想鼓吹体验,我想我要完成的是体验,我所获得的感觉,我以为我看到了更大的背景,但是,不管我怎么聚精会神,它总是在我的身后。"

"你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传奇,你有种剧本感,仔细看的话,你身上有一种作品感,我要说的是,你过不好一般的生活,我不想说你是活在自己巨大的幻想里面,因为我没办法回答你的那个问题,而且,而且你身上展现出来的线索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我猜你一定像看广告一样,看着所有的事物,原本应该充实你的却令你空虚,你把空虚当做了最重要的充实,你躲在了巨蛇里面,可是时间,你躲在巨蛇肚子里手上拿着的时间,让你很难明白。"

"我不想承担任何一个由我自己创造出来的形象应该承担的任务,我总是憋着不说话,等到我说话的时候,就是我最不严肃的时候,他们以为我在移形换影,他们是对的,和这个世界互动最为激烈的时候,我总是在伤害人,我在伤害人,这让我很痛苦,我的形象被人抓到了。"

"你很少谈到细节,你脸看起来很紧张,只要有人去看你的脸,你也不爱护自己,你甚至不知道吃什么喝什么,有一天早上,你睡醒了,你会去想,作为一个人应该如何去醒来,开始的时候很紧张,你弄不好自己的姿态,后来也是很紧张,你破罐子破摔。"

"甚至不会多想,到了一个地方,或者遇到一个人,我以为我会匆匆的离开,我只能匆匆的离开了,但是每一刻看起来都是永恒的,我永远的留在那里了,我很被动,谁也不能凭自己的力量把自己提起来,我也做不到,所以我想过自杀,但是我又不能,因为我是自恋的。"

第二天早上,我在冰火岛上发现了兰又七,她变成了一个女野人,我以为我们会有像上面一样的对话,但是没有,因为她已经不会说话了,她只能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告诉我,她认出了一个老朋友,我拥抱了她,顺便摸了摸她脏兮兮的头发,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在拥抱一个有这样脏头发的人。

她对我说,呜呜。我说,什么?她说,呜呜呜。我说,你说什么?她说,呜呜。我说,呜呜,她说,呜呜呜,我说,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然后她就很生气的看着我,我说,呜。

她拉着我到海边,那儿有一块立着的石碑,她说,呜呜,我们走到石碑面前,上面写着"我以你看到的看到了你/你什么也看不到的时候看到了我",她说,呜呜,拉我到石碑的另一面,石碑的另一面写着"就在这时/潮水涌进我们住的房子",可怜的女人跪在沙滩上双手捶着沙子,她突然变成了一个疯狂的妓女开始嚎啕大哭,我也只好跟着她一起哭起来。

anchoran at 2020-12-20 00:19
4

喜歡這個故事!

hongzaor at 2020-12-23 05:35
5

写的真好啊

黑梦骑士 at 2020-12-23 10:56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