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1207

By uqinzen at 2020-12-07 17:02 • 202次点击
uqinzen

现在是4:20
下午。
420我们多么热爱的数字啊。42和420我都爱。我今年42岁。马上我就要离开42岁了,变成了43
43听起来也不错,反正40+都不错,我喜欢4,中国人不喜欢4,因为谐音死。可是我喜欢死。所以我不是中国人,可以这样说嘛。其实可以的。
我曾经思考过很久一个问题,我和我认识的一些朋友写诗写小说这么厉害,为什么我们都这么穷困潦倒?到底是为什么?后来我在内心想明白了——因为我们不是中国人,但我们不知道,我们以为自己是中国人,我们用着中文写作,写给中国人看,可是中国人根本就不想看我们的东西。
简单说,就是我们使用中文写着非中国的文本,再推演上去,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我们当年被影响的文学,恰恰都不是中国文学,而是翻译的西方文学。我们不知不觉的把翻译的西方文学,当成了中国文学。我们在精神上就是外来的。只是没有意识到。
遗憾的是意识到也没办法了。使用中文已经拒绝了西方。这种感觉就像一个黑人的婴儿,被中国农民从小收养,长大后只会说汉语。但是他是个黑人,被周围的人歧视,然而如果把他送回他的母国他只会说汉语依然会被周围的人歧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

现在我要重新学习英语写作,显然几乎已经不可能了,毕竟我42岁了,我他妈的写了三十多年的中文。而且我英语很烂。

于是我想到了使用跨越语言的方式去创作。比如电影,电影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超越本土语言。当然,音乐绘画之类的可能更好,但我不会。我拍了几部电影,自己感觉还不错,但是也没法赚钱,因为没有渠道,让外国人接触到,比如要拿去参展什么的都需要门路,打通门路就需要搞关系,这是我最不擅长的。

最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彻底跨越语言形式的东西——就是加密货币。而“投资”跟写作非常像的一点,完全独立创作,不需要依赖人脉什么的。而且它很难,这是后来真正吸引我的一点,“很难”才刺激,就像写诗一样,很难才让我迷恋——那些傻逼们还以为我的写诗很容易。就像那些傻逼们以为投资很容易。

很难,真的很难,那些伟大的投资家,和那些伟大的作家一样,都是付出毕生心血,必须一直不间断的学习思考创作。比如乔治索罗斯的父亲就是一位作家,而且是一位世界语作家,索罗斯的目标也是成为作家和哲学家,他在英国的导师是著名的犹太裔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基本上一直受其影响。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与其说是一本投资书不如说是一本哲学著作。虽然反身性理论可以解释的很简单,但我觉得这本书真正读透彻是非常难的,至少我读了几遍觉得没那么简单。

目前来说对我个人影响最直接的是霍华德·马克斯,读他的作品,总是让我非常感动,有时候我甚至会读出眼泪。


电影赚钱也不容易,那些总去电影节的导演穷的叮当响的比比皆是。我以前也不解。不过现在想开了。赚钱其实就是一个利益的关系,我为别的人制造10万的价值,他分给我1万。而艺术不属于任何人,它就是客观存在的一个东西。

黑梦骑士 at 2020-12-07 17:39
1

@黑梦骑士 #1 这点我是完全不同意,你这个是基于马克思那套经济学。可以了解一下边际效用或边际贡献。

uqinzen at 2020-12-07 19:27
2

@黑梦骑士 #1 搜了一篇短文你可以看看 价值决定价格?——「这是一种病,得治」https://www.jianshu.com/p/4e7c15aaf0d1 9

uqinzen at 2020-12-07 19:28
3

“我为别的人制造10万的价值,他分给我1万”这是一种误解,ccp让你产生误解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你”和那个“别人”的矛盾。

uqinzen at 2020-12-07 19:31
4

@uqinzen #2 仔细想想好像的确受马克思那套影响有点大😅(毕竟从小到大就学这套经济学)

黑梦骑士 at 2020-12-07 19:47
5

@uqinzen #3 好的,我去看一看(自己的确知道的太少了😂😂)

黑梦骑士 at 2020-12-07 19:49
6

@黑梦骑士 #5 很正常我们都是,毕竟是中国义务教育嘛,我是三十多了逐渐学习发现到不对劲

uqinzen at 2020-12-07 19:51
7

“读他的作品,总是让我非常感动,有时候我甚至会读出眼泪。” 挺浪漫的

yapiantongzhi at 2020-12-08 14:27
8

@yapiantongzhi #8 他的叙述给我的感觉像一位值得信任的亲切的师长。你可以看看《投资中最重要的事》和《周期》

uqinzen at 2020-12-08 15:45
9

@uqinzen #9 好,目前经济学这块儿我就看了奥派的一些书籍

yapiantongzhi at 2020-12-09 12:23
10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