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多多之坠

By anchoran at 2020-11-26 21:21 • 169次点击
anchoran

我们去哪?我问张丽,她说,什么去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我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跑到我脖子上,这很好玩吗,你最好快点下来,她没有说话,我能感觉到她在偷偷笑,她一定是觉得好玩才骑上去的,而且不愿意下来,她是这个样子,于是我说,那我们去哪啊?她说,去哪都一样,现在外面全是冬天,我说,我受不了寒冷,我不喜欢冬天,我在冬天里喜欢上的女生不知道跑到什么鬼地方了,我还有点生气,她说,你咋这么多话,你收拾好你自己行不行?我说,你给我下来!她说,我不。

我很好的配合她洗了头,我说可以了吗,她假装没有听到,她有一些想法,我说,这很危险,不要觉得在上面的感觉很好你就不想下来,也别指望着我带你出去,不然人类迟早会灭亡,她说,什么人类灭亡,这有什么关系,我说,你不知道那个小说吗?她说,哪个,我说,我之前写的那个,一对男女出于好奇,女人骑在男人的脖子上,结果感觉太好了,女人感觉很好,男人感觉也很好,所以女人就不愿意下来,男人也不愿意让女人下来,他们就这样生活,有一天,他们若无其事的走在街上,被人看到了,一些人跟着模仿,到后来,所有的女人都跑到了男人的脖子上,他们再也没有意愿繁衍后代,结果就是人类灭亡了,她说,这有什么不好,社会是空虚的,我说,你懂社会吗,她说,懂啊,我很懂,我有一个神奇的能力,我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历史,我说,这么厉害,她说,是的,是很厉害,我说,你能看到我的吗,她说,你不是无有此岸吗,你不相信历史,我说,有的时候我也相信。

我驮着张丽去工商银行取钱,我驮着张丽走在冬天的规划路上,有些时候,张丽是我非常便于携带的道德观,让我在想放屁的时候不至于肆无忌惮,在想放屁和放屁之间挂着一张战略示意图,她让我有无尽的充实,她突然说,你在想什么,我说,我在想那个人在干嘛呢,你看,她说,哦,那个人在墙上写字,我们走过去的时候他发现了我倆,回头看着我笑,他的脸在阳光下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他笑的很开心,我也冲着他笑,可能就只是因为我们是同胞,然后他就像賊一样溜走了,张丽说,走,过去看看他写的什么,我倆走到墙边,他写的是"爷薄薄的道德如同爷薄薄的薪资",我有点难受,是羞愧,我问张丽,你看一个人,首先是看到什么?不是想看到什么,是你首先看到的,是美丑,善恶,还是富贫,她说,没有首先和后来,我是一下子就全看完了,我有点难受,是羞愧,我说,我不能,我做不到,我说,他脸上的疤是怎么回事,你能看到他的过去吗,她说,那个啊,是他年轻时候自己往墙上撞的,我说,他是不是喜欢墙?拿头往墙上撞,还在墙上写字,她说,他和你可不一样,他主张实现,他长着一张写满"实现"的脸,年轻的时候害怕过不好这一生,所以就撞墙,意图像屠龙刀与倚天剑互砍能得到经书,他希望照此方法可以得到生活的经书,我说,好狠啊这人,她笑说对啊,好狠,我说,既然你这么喜欢他,你去骑他的脖子啊。她说,你说啥呢?

我把卡插进工商银行的取款机里面,输入密码,提示我密码输错了,我又输,又错了,又输,又错了,输不了了,她拿着卡看了看,这张不是你的,我说,不是我的是谁的,她说,是莫多多的,我摸了摸兜,我的卡还在,我说,莫多多是谁,他的卡怎么会在我这里,她说,是我在树上捡到的,我放你兜里了,我说,树上捡的?啥树啊?她说,反正就是树上捡的,我们取完钱找到张丽捡到银行卡那个地方,原来在那棵树底下还躺着一个人,一个黑衣人,我想看看他怎么样了,张丽说他已经死了,我说要报警吗,她用垂下的双手使劲搓我的脸,说不用报警,我说,哦,那他是怎么回事,怎么躺在这里,银行卡还长在树上,她说,我做过一个梦,一个人在很深很深的洞里坠落,他一直在坠落,他是在坠落中度过一生的,我看着他坠落中的生活,刚开始很有意思,后来因为无聊我就醒过来了,我说,但是他现在摔死在这里了,她从我的脖子上跳了下来,蹲在地上仔细看着莫多多,就像看着她的儿子,我说太冷了,我要回去了,她没有理我,我说我要回去了,她说,你走吧。

我独自一人走在风里和阳光里,我觉得我脖子上还有人,但是没有了,我突然很不想放屁,很多时候一个人是很不想放屁的。张丽大声在后面叫我,我看到张丽和复活后的莫多多笑着站在一起,我说,干嘛?!她跑过来说,我见过你的衰老,有一次在河边,你的衰老走在河边的夕阳里,它笑着跟我打招呼,当时我在河里游,我从河的某一处开始游,一米一米的游,在去找你的路上碰到了你的衰老,我乐意跟它玩,我们有过一些时辰,你应该知道那些时辰,另外,莫多多不属于他自己,他属于我的梦境,你也不属于你自己,你属于除了你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所以,你去实现啊,不过要注意你身体的健康,时时刻刻!我说,我们是不是分手了,她说,是的,你想报警的话可以报。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