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手臂

By zhenzhuzhen at 2020-11-24 21:53 • 218次点击
zhenzhuzhen

薛定谔的手臂
我的手臂很长,双手垂下来已经过膝了,我妈很头疼,因为我的衣服都不合身,特别是冬天,没有一件衣服的袖子可以伸到我手腕的。所以,我妈给我的每一件冬天穿的衣服都额外拼上了一截袖子,她从旧衣服上剪下一块布料,缝到我的衣服上,我觉得每次的拼贴都好,不是说她缝得好,是她选择的布料的颜色刚刚好。她完全可以去做一个服装设计师,特别推出这种拼贴类的式样。但随着我长大,我对我的手臂越来越恨,所以决定去截肢,把手臂截掉一截再安上去,我希望我的手臂是正常的长度,可是去了很多医院医生都说不能做,他们觉得我异想天开,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对我说,姑娘,要认命知道不知道。我说好的好的好的我知道我知道,这是我对长辈教训我的时候的一贯态度。但转身又去找别的途径了。有一天,我的一个当码农的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个人,他说他想试试你的手,我说能成功吗,他说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我说那没问题来吧,大不了废一只手,他就给我动手术了,动完手术以后两个手臂都包着,他让我休息一百天,一百天以后,就能看出有没有成功了。我就休息了一百天,那个人来给我拆线,他让我试试动一动,我就动了动,左手能动右手不能动。我说这就是百分之五十对吧,我认。他说你再休息几天,说不定右手也能动。我就继续休息着,第二天我醒来,我发现我的右手能动了,我很开心,但是想抬左手臂的时候发现左手不能动了。到第三天,两只手都能动,我以为我完全好了,但是到了第四天发现两只手都不能动感到特别绝望。然后第五天,你可以猜猜我的哪个手可以动了。在接下来的人生里,每天我的两只手都处于不一样的状态,有时候左手动有时候右手动有时候两只手都可以有时候两只手都不可以。有一段时间,我的朋友们拿这个事来赌钱,久而久之,我自己也往他们的赌桌上扔点钱赌一赌我的手臂。我渐渐年纪大了,朋友们都回去过各自的生活,我也习惯我的生活了,我不会在每天早晨期待哪只手可以动了。如果要用手,就用能用的那只,没什么,我想。我有时候看着我两根下垂的手臂就说,姐们儿今天谁来陪我呢,然后试图抬一抬,有一只手就抬起来了。这样过了一生,我要死了,我躺在床上,我已经患病躺了很久很久,这一天是我要死的一天,我躺着,我可能要死了,也可能不会马上死,在我病的日子里,我无数次感觉我要死了,在这无数次中感觉中终会有一次我要死,我要死了,我想知道这时候是我的哪只手可以动一动,正当我要抬手的时候,我死了。


真好玩儿

admin at 2020-11-25 10:58
1

"我死了。"

anchoran at 2020-11-25 11:22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