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感受对写作者的恶意

By chapter524 at 2020-11-21 20:23 • 229次点击
chapter524

今天孙智正的《史诗》到货了,我把它拿回寝室,有个室友问:“你这又是什么奇怪的书?”

在这之前,我还分别买了两本书,一本是颜峻的《外星人不知道它们不存在》,一本是伍小影的诗集。同样是这个室友,翻了翻,说这样的诗他也能写,这他妈也能出书。看到颜峻诗集的后记上说他的读者主要有以下四人,室友嘲讽道:“这下五个人了,又多了你。”另外一个室友看了,也说他也能写。我并不怀疑这种写作的原始驱动力,于是我说:“要是你们真写,那我掏钱买你们的诗集。”但他们没有写,而是继续嘲讽。

我把《史诗》给室友看,室友翻了翻说:“这尼玛也能出书?这作者就是个傻逼。”然后他读了几段里面的文字。另外两个室友也说:“这小学生也能写。”尤其当知道我是花了一百多块钱买的这本书以后,他们说要不他们每天写日记,让我来掏钱买。我说没问题,你们可以试试,你们这老不试,光说你们写得出来,我也没法反驳你们。那个骂孙智正傻逼的室友发现没有发行号,我解释说这是独立出版,他说这东西都没人看。另一个室友又对作者的写作动机表示怀疑,说二三十块钱还勉强接受,这一百多块钱,他怀疑这就是骗钱的。就这,凭什么卖那么贵?我说这不算贵,我觉得值这个钱。之前我买过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书里真就写了十万个为什么,三百块钱,我也没觉得不值。他们笑我人傻钱多。

最后有两个室友出门去了,剩下了一个室友,我跟他就《史诗》这本书展开争论。不了了之。


说实话,这年头可能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你在看这些比较好。说不定回头有人举报你。

uqinzen at 2020-11-21 20:37
1

还是低调点好,没必要在乎傻子的看法。尤其你把他们惹急了,他们很可能就会像疯狗一样举报

黑梦骑士 at 2020-11-21 20:49
2

他们是“无知”,但他们不能接受你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无知”,必然会攻击你,以维护他们的“无知”(无知也是一种安全感)。

uqinzen at 2020-11-21 20:53
3

就让他们站在愚昧之巅吧 不要推他们下到绝望之谷

uqinzen at 2020-11-21 20:56
4

其实我觉得我的室友们人品没什么问题,甚至有可能是那种见义勇为的人,只是很纳闷为什么会产生这些恶意——我认为已经算是恶意了。之前《天上的白云真白啊》出版以后网上很多恶毒的评论,我以为是网络环境放大了一些情绪,但这次是现实生活中,让我感到很荒诞。

chapter524 at 2020-11-21 21:49
5

@chapter524 #5 也好理解,攻击认知之外的事物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反而去接受和理解认知之外的事物是很难的。
就像让中国人坦然的道歉非常难。记得当年郭敬明被法院判抄袭成立要求赔偿钱并道歉,但他赔钱可以,死活拒绝道歉。

uqinzen at 2020-11-21 22:10
6

不要与人谈论超出他认知范围之外的事情

鲁鱼 at 2020-11-22 10:32
7

@chapter524 #5 想了想,其实挺正常。我初中读乌青的时候也是觉得自己能写出这种诗,现在开始尝试写才发现其实很难写。

黑梦骑士 at 2020-11-22 10:55
8

@鲁鱼 #7 道理我懂,就是有时候忍不住。。

chapter524 at 2020-11-22 16:53
9

@黑梦骑士 #8 觉得自己也能写是很正常的,但这种“因为认为自己也能写出作者这样的文字,所以作者是个傻逼”的逻辑我无法理解。

chapter524 at 2020-11-22 17:01
10

@uqinzen #6 这件事的关键在于,他们几个几乎没有读过什么文学作品,也就是说无论是现代的后现代的或是传统的作品,全都在他们认知之外。如果是哪个语文老师批评谁的诗谁的小说狗屁不通,那我明白这可能是迂腐,他可能隐隐感觉这样的作品的存在威胁到了自己什么的。但一个阅读面不广,甚至阅读量都没有的人,一方面会维护他认知之外的作品(我想他们对《尤利西斯》《万有引力之虹》甚至巴塞尔姆的小说是不会有什么恶意的,充其量只是吐槽一下),另一方面却又对另一些认知之外的事物表现出很大的敌意——而这一切,实际上都跟他的生活没有任何关系。这就很奇怪了。

chapter524 at 2020-11-22 17:28
11

@chapter524 #10 自证傻逼的逻辑

鲁鱼 at 2020-11-22 17:32
12

很多人认识不到自己的观念是被塑造的和可变的,而且是可以主动改变的。没有多少阅读经验的人对自己并不了解的作品的所谓认识和评判,主要也来自这种有意无意间被塑造形成的观念,而不是主动的认知。

鲁鱼 at 2020-11-22 17:38
13

不少人思维是固化的,所以他们很难理解,正常

earthfly123 at 2020-11-23 21:29
14

突破观念是很爽的,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

ttwalk at 2020-11-23 23:53
15

@chapter524 #11

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组团对一个现象/行为,进行攻击,跟我们现在组团对他们的这一现象/行为,进行攻击,其形式是一样的.而恰好"形式即内容".
个人看法,没有主观恶意^^

liugan at 2020-11-24 18:32
16

@liugan #16 形式根本不一样。

如果他们批评乔伊斯或者品钦,那我不觉得是攻击,是言论自由。因为乔伊斯或者品钦不在场,不会受到伤害和损失。
他们是直接的当面言语攻击了楼主,楼主受到了伤害,有权自卫。
你不能说主动攻击和自卫在其形式是一样的.而恰好"形式即内容".
而我们在这里批评他们,他们也不在场,甚至根本不知道,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和损失。

再举个例子,某人在空中挥舞胳膊是自由。但是莫名其妙到你面前抽你一个耳光,你当然有权自卫,比如抓住他的手。这时候有人走过来说,嗯,你们的形式是一样的……

uqinzen at 2020-11-24 20:42
17

你可能过于敏感了.

我修正一下我的用词,"我...对他们的这一现象/行为...进行评论和讨论".
我再解释一下我的思路:

某人写作或出版是一次某种意义上的输出,这个输出影响到了楼主,促使楼主发生了买书并带回住处这一行为,这一行为引发了舍友的吐槽辱骂(舍友对陌生他者且是所谓没有名气的人写作出版的这一活动进行辱骂自然也是归属于这些室友的一次输出)并导致楼主注意到一种"恶意".我通过楼主的叙述,认为所描述的恶意应该是在"普通或庸常或稍高于普通水准的陌生个体之间的恶意"范畴之内.

楼主把自身经历的某次事件叙述出来,这个事件于我有影响,因此我(主要针对陌生无名舍友的这次输出)进行了一番评论,这番评论即是我的一次输出.我所谓形式一致,即是指对"输出"进行"输出"在形式上是高度一致的.

这里之所以使用"输出"这一概念,因为我目前的认知,人类个体可以看作是一个程序,有"输出"自然有"输入".生活中发生一些事(输入),颜峻或孙智正写作和出版(输出),就是(他们作为)程序的一次运行;楼主买书带回住处(输入),舍友(不适当地)评判(输出);楼主叙述了这个事件(输入),我这里打了这些字(输出).

回到楼主所说的"恶意"上来,我认为加强自我教育可以削弱这种恶意(这种自我教育或许是指,加强作为程序的个体的计算能力-手动狗头).

liugan at 2020-11-24 21:51
18

@liugan #18 我差不多明白你的意思,当然也是一个角度

uqinzen at 2020-11-24 22:22
19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