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热干面

By anchoran at 2020-11-14 18:57 • 158次点击
anchoran

我,张有年,李知红,周门祈南,还有赵密共五人,坐在一起,而不是躺在一起,平时是躺在一起,现在我们坐在一起,这一次我们需要这样,我说,先把灯打开,赵密开了灯,结果就剩下我,张,李,和周门祈南,赵密消失了,我们四个很惊讶,有件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没有人敢说什么,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们继续假模假样的坐着,突然周门祈南说,饿了,点外卖吧,我说好,他说,你们吃什么,我说随便,张和李也说随便,周门祈南就自己翻着他的手机,没人知道他最后点了什么,我隐隐约约知道我们这么坐着到底是要干什么,然后李知红掏出了一幅画出来,画上面有三个人,两个对坐在石桌,一个在远处背靠着树坐在地下,石桌的那两个人一个年轻一点,一个年老一点,我大概知道了那个年轻一点的就是我了,然后我发现李知红不见了,周门祈南还在看手机,只剩下张有年和我,我说,我们坐在这里,像这样坐在这里,其中的原因是唯一,确定的吗?张有年说,可能吧,我已经很老了,我快要死了,这件事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这样老去,这样死去,是唯一,确定的吗?应该是吧。他说,周门祈南呢,我回头看,周门祈南也不见了,他说,我快要死了,我对我的记忆很没有把握,他说,你是谁啊?我发现张有年的脸在刚才像是瞬间度过了几十年的时间,而我的时间只有十几分钟过去,我知道他,他是我的朋友张有年,我说,我是你年轻时候的朋友,那个时候你经常东张西望,我经常百无聊赖,所以我们就成了朋友,记不记得当时电影里面学的那个玩笑,一个男人的关口是在32岁,你告诉我,你32岁那年发生了什么?他笑了起来,他记得那个玩笑,但是什么也没有说,他干枯的脸,干枯的手掌,他的皮囊和骨头稳当的堆在椅子上,张有年已经死了,我接到外卖员的电话,她说我的外卖到了,让我出门去拿,这个外卖员是个女的,她像认识我一样一直看着我,我从她手里接过饭的时候,她低着头小声的问我,我爹是不是死了?


这个很厉害👍

uqinzen at 2020-11-14 20:19
1

哪里厉害了?

omge at 2020-11-15 00:17
2

@omge #2 像梦一样厉害

uqinzen at 2020-11-16 23:14
3

哇⊙ω⊙

黑梦骑士 at 2020-11-16 23:23
4

味道怎么样

earthfly123 at 2020-11-16 23:30
5

@earthfly123 #5 好难吃啊!

anchoran at 2020-11-16 23:47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