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

By fyq88013420 at 2020-11-13 13:26 • 74次点击
fyq88013420

《初见》
好多年前的事了啊,高三时我有一个女朋友,其实当时我不怎么喜欢她,虽然她又白又瘦挺好看的,但她性格太闷了,整天很少说话,和我这种活蹦乱跳的实在不怎么合适,我没忍心拒绝她是觉得她孤苦伶仃怪可怜的,她家在几百公里外一个小城市,在本地考不上像样的高中,就走关系来我们这个县重点高中借读。 一个性格特别内向整天沉默寡言的女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一个没说过多少话的男生敞开心扉表达心意,我真怕拒绝了她之后会让她的性格变得更糟,翻来覆去的看她那封用垮得不堪入目的字体写出来的情书,我想了足足一天,决定当她的男朋友。 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是我学习成绩还不错,正常发挥可以考个985,而她是个绝对的学渣,大专都考不上,如果班主任知道了一定会拆散我们。所以我先去找了班主任,说明了我的用意,表示一定不会耽误学习,只是想让她在这个远离家人的环境里感受到温暖,能活得积极一些。班主任当时只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但本身也是特别善良、很注重学生心理健康的好老师,考虑了一会就同意了我的想法,但嘱咐我一定不能太明目张胆被校领导抓现行,毕竟我们这个学校的校风还是很严的。我当然马上答应了,其实我只怕班主任,根本不怕那些校领导(小县城关系好找,几个校长都和我家熟得很)。 然后我就给她回了纸条,说愿意和她在一起。之后整个高三我一直都很照顾她,经常传纸条哄她开心,水果和零食都会给她带一份,白天给她讲题,吃完晚饭和她压操场,放学后送她回宿舍,每月一天的假期里我还带她去爬过山、划过船,平安夜那天还逃晚自习带她去教堂,她肉眼可见的开始变得开朗,整天苦着脸一言不发的时候越来越少了,但我跟她的亲密程度只限于独处的时候拉过几次手。 1月份是她的17岁生日(我们两个都比同学小1岁,我只比她大1个月),我绞尽脑汁要给她过一个今生最难忘的生日,当时我家条件还不错,零花钱比较充足,两三个月省吃俭用攒了不少钱,在她生日一周前我拟定好了全盘计划,又请同宿舍的几个哥们帮忙,分成几个组各司其职,前一天统一开始行动。 其实我不是很能藏得住事的人,她过生日那天我艰难的憋住整个白天没说生日快乐也没把礼物给她,她可能觉得我忘了吧,一整天都闷闷不乐,在食堂吃晚饭时我一直盯着她,等她吃完我把她叫住,顶着寒风领她到操场说给她看点好东西,操场上黑了咕隆的,她正纳闷的时候,我一直盯着的手表到了6点整,操场外的马路上准时升起了几团焰火,持续了得有三四分钟吧,很多刚从食堂出来的老师和学生都停下来观赏,我看着她因为过度惊喜而喜笑颜开的脸,连自己都感觉心里暖暖的,亲手把送她的项链帮她戴好,然后笑嘻嘻的说了生日快乐,她感动得又笑又哭,一下紧紧抱住了我,我第一次感觉好像真有点喜欢上她了,情不自禁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但还是忍住没吻她,因为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把她的初吻留给她“真正的”男朋友比较好。 我们前后脚回到班里,同学们嗷嗷的起哄,像我这么厚的脸皮都很不好意思,更别说她了,小白脸蛋羞得通红通红的,我看着她脸上根本藏不住的开心和幸福,想着我为她做了这么多真是值了,又隐约有一些担忧,毕业后该怎么说分手才不会太伤人呢。 这就是我高中时期做过的最疯狂的事了,在高考前的几个月里,她对我越来越好,班级篮球足球比赛时她比很多女生喊得都大声为我加油,再也不会像之前一样总是默默坐在角落,不止给我准备饮料,我的球衣只穿一次哪怕没怎么出汗,她都会喜滋滋的抢过去拿回宿舍洗干净,她说她能为我做的不多,帮我洗衣服是让她觉得非常开心的事情。 可高考还是很快就来了,她要提前半个月回老家,虽然她的成绩略有提高,但我们都清楚我们不可能考到同一个城市,这三年来她父母也非常想念她,坚决让她回老家读个专科,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真正的分别。我们没有计划过高考结束之后会怎样,我猜她心里也明白我真实的想法,而我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说分手的勇气,于是我们只是平静的道别,那天送她到火车站,当火车开走时,火车带走的不仅是她,好像也带走了我的大部分青春。 我考到了省内一个城市的985大学,距离她300公里,当时还没有微信和qq,我整个夏天只给她打过两个电话,没有约她出来玩过。 上大学之后的事再写就跑题了,打住。


《转变》


当时的闪光雷大概就是这样的。 隔壁宿舍有个隔壁班的哥们家里做小买卖,优惠价卖了我几十个闪光雷,前一天他蹬家里的三轮车把货拉到学校门口的小饭馆,这饭馆是我班一个女生家开的,我们逃宿看世界杯时常去,跟她家人也比较熟,之前跟这女生打过招呼,闪光雷就都放饭店的小包房里,女朋友生日那晚班长带着宿舍另几个男生没吃晚饭就直接去搬货点火,每次想起来这些事,都很感叹当年同学间的深厚情谊。 后来想想我们高中也挺有意思,升学率很高,对打架的处分特别严,但因为谈恋爱被处分的只有一对儿在学校里特别过分的,从校领导到老师都是你们别太招摇我们就当没看见的态度。我们班50多人,快毕业时大家都知道的就有8对儿,暗恋的情况更多,以至于毕业后每次聚会都能挖出不少新鲜的陈年八卦。但因为有前车之鉴,可能也都不好意思,情侣们都不会在学校里有超过普通同学关系的亲密行为,而且我们互相之间也从来也不会沟通处对象时的尺度问题,以至于当时的我以为其他情侣也跟我们一样,顶多在没人的地方拉拉小手而已。 除了我事先跟班主任请示过,班里其他的情侣都以为班主任不知情,结果多年之后聚会时班主任能一对对儿的点名,她说差不多都知道,但看我们没怎么耽误学习,又怕硬拆开反倒容易引起抵触情绪,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说到班主任,其实她才是我高中时期的“女神”,在省城读完师范大学又回我们这个小县城,据说她老公是她高中同学,我们一直怀疑她就是为了她老公才回来的。当时我还不明白班主任有哪些地方吸引我,后来我才想明白是大城市年轻人身上的那种“洋气”,我们常年穿着校服,早上能按时爬起来上早操就不错了,哪懂什么穿衣打扮。班里男生之间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就是不管学霸还是学渣,一到班主任的课或自习都抢着请教问题,高二春游时我骗班主任说她脸上有树叶,假装拿下来时趁机摸了她一把脸蛋,让我班一堆男生高呼牛X牛X,多年之后聚会时我把这个事也跟班主任坦白了,她哭笑不得的看了我半天然后让我自罚一杯。 很多同学是下面的乡镇考上来的,有的脸上还带着高原红,相比之下我女朋友身上也有那种吸引我“洋气”,但她是公认的难接触,高二重新分班后第一个学期我坐她前桌,连我这种全班最能跟女生扯淡的跟她说话都得小心翼翼,整个高二我可能是跟她说话最多的男生了,加一起估计都到不了一百句。所以在一起之前我对她是没多少想法的,但如果是一个长相普通又这种性格的女生给我写情书,我可能只会考虑怎么委婉拒绝,所以我只是个不怕死的颜控而已,并没有评论里说的那么善良。 “烟花”事件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班长他们去小饭馆取烟花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不难猜出这是我为女朋友生日准备的,提心吊胆了好几天,结果直到放寒假前都没人找我谈话。事后我才知道,这事不止学生在八卦,年轻老师们也没少议论,用我班主任后来的话说就是她当时特别自豪,说我们班的男生够浪漫吧?学习委员搞对象,班长带头放烟花,好几个年轻女老师表示羡慕极了,怪不得我们历史老师(也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后来那么喜欢上课提问我呢,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下面开始就是上大学之后发生的事了-------------------- 从一个10万人口,最高楼只有6层的小县城,来到了当时的1.5线城市读大学,我的思想不受到冲击是不可能的,上大学之前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家长惯着、老师哄着,校长不是叫大伯就是叫二舅,从小到大没挨过欺负,连在学校食堂都是走后门进去自己给自己打饭菜,来到大学之后突然一下变得啥也不是,我本来就是压线来的,同学里大把比我聪明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大城市来的,人家穿T恤牛仔裤旅游鞋,我穿衬衫(不系裤子里)+水趟趟的西裤+皱巴巴的皮鞋,不止穿衣打扮土,连口音都有点土,在繁华的城市中心,我看着满街性感时尚女郎的大白腿彻底的震惊了,嘴角不自觉的流下了自卑的泪水。 不仅仅是自卑,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些事更是把我稚嫩的三观震得稀碎,上大学前我觉得你看我一眼笑了,我看你一眼脸红了是最甜蜜的事,接吻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结果宿舍一哥们和一个学姐只见了几次面就“那个”了,之后没多久就如无其事的分手,我看俩人谁也没伤心难过什么的,更过分的是这个学姐又来约我,我还以为让我帮她说好话,结果人家摆明了是来泡我的,我可去你妹的吧,完全接受不了,在那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对这种温柔学姐敬而远之,而班里的女生就有点惨不忍睹了,当时我坚定的认为长得好看的都早恋了所以很少有学习好的,师兄们传下来的“XX女生一回头、吓倒一排教学楼”那些段子我学得贼溜。 于是我把自己封闭起来开始反省,之前积累的世界观、爱情观是不是幼稚的?甚至是错误的?不好意思请教老司机,就泡在图书馆里寻找答案,挑了一堆世界名著,QTMD根本看不进去,只有一些类似《永不瞑目》、《尘埃落定》这种现代小说还能读得津津有味,成宿成宿的看,什么社团活动和社交根本不参加,女生们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冷冰冰,感觉自己接收到的新东西太多了,每天忙着消化,以至于很多时候我都快忘了在300公里之外我还有一个女朋友。 有一个到现在我都没法想明白的问题,我们大学建校50年,结果宿舍12人一间,连电话都没有,我女朋友读的专科建校3年,6人一间还有电话,这是为什么?当时还买不起手机,只能用电话卡排队打电话,我最讨厌排队了,开学3个月只给家里和女朋友打过3次电话。 偶尔想到女朋友的时候当然也会伴随着反省,我喜不喜欢她?好像不怎么喜欢,因为我不怎么想她。她哪里好?长的挺好看,手特别特别好看,对我嘛,跟其他情侣中的女生相比也没什么特别的,其他的好像没了。她喜不喜欢我?可能也不那么喜欢,因为每次打电话她语气都很平淡,没说过想我之类的,也没问过我想不想她,她高中时为啥给我写情书?可能我看起来最阳光最外向,能哄她开心吧?到后来我甚至怀疑高三时期我们那种相处算不算谈恋爱?与其说是男朋友,好像我更恰当的身份是“学习或者兴趣小组组长”? 最后一次给她打电话时她问我要了地址,说要给我邮点东西,我马上想到她是不是要把我送给她的项链还给我,再附上一份分手信?如果真是这样我难过吗,好像还真不难过,现在的她对于我来说仿佛有种“过去的包袱”那个感觉,也许甩掉了我才可以轻装前进。 12月份是我的18岁生日,我收到了她的生日礼物,一条和她的字一样垮的围脖,一边紧致一边疏松,无论如何都摆不成一条直线那种,一张很香的粉色纸上写着她的垮字,说她亲手织了一个多月,改了好多次,虽然还是丑,但确实尽力了,落款还画了个❤。这和我预想的差得有点多,让我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在那几天里还真有点想她了。 平安夜那天我排了好长时间的队给她打了个电话,她问我喜欢那条围脖吗?我说喜欢(其实我嫌累赘从来不带围脖手套之类的,正好我一直觉得枕头有点矮,就把围脖垫在枕头下面了,就当是白天不戴晚上戴了),她问我没约女生出去吗?我说哪有女生搭理我,我都快半个月没和女生说话了,她说不信,然后终于问我想她了吗?我停了一下没说话,她说我就知道你不想我,我说哪能呢,刚才旁边吵没听清你说什么。 快放寒假时轮到她的18岁生日,生活费早就被我挥霍光了,只能把刚开学时为了安慰自己的自卑心理买的那堆无用的东西翻了出来,望远镜和文曲星她好像没啥用,实际上我买来之后也没怎么用过,有个爱华随身听她应该用得上,我买来之后装B听了几天后街男孩就扔柜子里了,好好擦擦跟新的没啥区别,打包邮给她了。 寒假回家,双脚刚踏上家乡的地面,在大学时感觉离我那么遥远的家乡回忆突然在脑海里奔涌起来,几个月没见的父母和小伙伴们,我迫不及待的想见他们,这半年来经历过的失落沮丧和叛逆的情绪好像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约了高中时最好的几个哥们撸串,班长提出年后把班里同学聚一聚,再一打听,高中时有对象的几个大部分都因为异地黄了,我说你们真是垃圾,找的都是什么对象?他们说你和女朋友咋样了?我说挺好的啊,他们说过几天咱同学聚会你把她叫来?我说没问题啊。当天我给她打电话说了聚会的事,她说你希望我去吗?我说来呗我接你,她说好。 火车站等她的时候说一点不紧张是假的,一晃半年多没见,我有点自责自己这男朋友是怎么当的,她下车时盯着我愣了好一会儿,再次见面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陌生,她好像一点没变,还是那个生人勿进的模样,但我总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半年前的自己了,毕竟我现在拥有的是咖啡色的谢霆锋同款发型。 所谓的聚会就是找个大点的饭馆大家聚在一起边喝酒边吹牛X,几个最能装的还旁若无人的点起烟来抽,其实我倒没什么,大学宿舍里也有抽烟的,可我女朋友有点受不了,我上去抢过他们的烟说别TM抽了,他们几个说人家女生都没说啥,你小子管的可真多,我说我媳妇呛得慌,他们几个看了我女朋友一眼连忙说卧槽惹不起惹不起。回到座位之后女朋友笑的很开心,在饭桌下又握了一下我的手,我收到鼓励,突然感觉有个女朋友好像也挺好的,虽然老也不见面,但她可能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愿意主动摸我手的女生了。 女朋友的同桌问她哪天回去,我以为她会说当天就回,没想到女朋友说再待一两天,她同桌问她一起过节呗,女朋友脸红着点头,我纳闷还要过什么节?元宵节都过去五六天了,想了想今天几号,我去,明天是情人节啊。 晚上吃完饭散伙,有几个不争气的玩意还喝多了,吵吵了半天你送我,我送他的,我酒量很垃圾,但胜在脸皮厚就是不喝,所以感觉还算良好。出门之后领着女朋友去广场看花灯,一路上都在想着她晚上住哪,人多的时候拉了她的手,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手,有一种终于长大成人不怕被老师看见的感觉了。 看完花灯我说晚上到我家去住吧?她说你跟你爸妈说咱俩的事了吗?我说没啊,她说那怎么去啊,也太突然了吧,我说那只能带你去小旅馆了。然后找了个小超市给家里打电话,跟我妈说在同学家住,假期几天和同学一起玩、夜不归宿的事我高中时没少干,所以我妈也没多说什么。最后找了个民宿,就是那种个人家里开的只出租一间房的,进屋一看,这小屋也太小了吧,只有一张床一个凳子一个衣架,连个电视都没有,不过也逛累了,实在懒得下楼再找就交了钱,她脱了羽绒服就说要去洗漱,留我一人坐在凳子上陷入了沉思。 其实这半年来我被宿舍里的老司机们言传身教学会了不少,反正是匿名不怕各位笑话,上大学之前我连打飞机都不会,老司机们第一次带我去录像厅看HP的时候我恶心的第二天都吃不下饭,那些个内容对我这种萌新来说过于劲爆了,到现在我还抗拒一切串成串的肉枣类食物(手动狗头),但我的承认教育终归还是在18岁前完成了,如果说半年前的我单独和她相处时拉拉手还是出于“好像应该这样”而不是“我想这样”,半年后的我实不相瞒,已经满脑袋都在想着要不要趁机GHS了。 她洗漱完回来看我一直霸占着凳子,就只能坐在床上,那天她穿的是紧身的白色毛衣,如果说半年前的我看女生只关注脸和高矮胖瘦的话,半年后的我对年轻女性身材的认知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提高,哇,以前从来没注意到,她的腰怎么那么细?多说也就1尺9,吼吼,这个胸,妥妥的A+,比我的大点但也有限。 她见我一直不怀好意的盯着她,就瓮声瓮气(她说话一向这样,语速也慢悠悠的,所以她静静坐在那里时还有点高冷少女的范儿,一张嘴说话就马上破功)的说我累了,要睡觉了。在这个关键时刻,我觉得我应该有所行动,于是站起来向她走过去,脑子里两个小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邪恶小人说自己女朋友你怕什么,摸两把她又不见得不乐意,正义小人说摸完了你能负责到底吗?走到她面前时我感觉她屏住了呼吸,但我脑子里的两个小人还没分出输赢,所以我又转身走了回去,第二圈转回来的时候邪恶小人稍占上风,我摸了一把她的脸蛋,问她怎么这么热,感冒了吗?她低下头不说话,拉住我的手把我拽到她旁边也坐在了床上,之后顺势搂住了我的脖子,一年前她过生日的时候抱过我一次,但那次我们都穿着厚棉服,这次可不一样,虽然只是A+的胸,但杀伤力对于我这个18岁小男生来说还是过于强大了,我脑子里的正义小人高喊着别慌稳住,于是我跟她说,我要去洗漱。 回到房间时她已经侧躺在被窝里,背后给我留了一半的床,我观察了下,地板上只有两件羽绒服和她的一件牛仔裤,根据分析她没脱毛衣毛裤,我感觉放松了不少,蹑手蹑脚的来到床边,慢慢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然后就开始和她闲扯,什么高中哪个同学怎么怎么了,我们大学宿舍里有个南方兄弟洗澡时穿一身内衣之类的,她有一声没一声的答复我,可能真的好久没和女生这么说话了,我滔滔不绝的瞎扯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困得舌头都不利索了,于是我也不吱声了。 我说关灯睡觉了,她说嗯,我有点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她突然小声的说了句有点冷,你抱抱我呗。我擦那一瞬间我感觉邪恶小人小宇宙爆发一拳KO了正义小人,右手嗖的一下伸了过去摸上了她的腰,不由感叹小女生的腰胯比例真是惊人,再往前伸摸到了小肚子,呵呵,弱鸡一个,软乎乎的一点腹肌都没有,跟我差远了。还没等我继续探索,她就向后靠了过来,这么一挪位置,我的手就停在了A+的边缘,黑暗里两颗心怦怦乱跳,我的鼻子里全是她头发和身上的香味,但我在紧张之余并没有放弃思考,这样她都没拿开我的手,看来应该不会抗拒我下一步的行动,于是我勉力控制着发抖的手摸到了A+上,哇塞这个手感,啊我死了。她的呼吸愈加沉重了起来,而我只沉迷于那个柔软无比的手感,隔着毛衣在她上半身打了几遍太极之后,困意剧烈上涌,我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早上起来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昨晚我连外裤都没脱,半夜热得把被子都蹬到她那边去了,我看着躺在旁边的她,闻了闻她的头发,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想到昨晚睡前那一幕,差点笑出声来。 吃完早饭就退房走人了,总不能大白天的都趴在被窝里对吧,情人节快乐啊,我的女朋友,手挽着手领着她在街上闲逛,我问她几点的车,她说还是下午1点多,我说那还有几个小时,干什么去?她说咱俩去教堂逛逛吧,我说不是平安夜那里都不开门的,我带你去打游戏吧?她说嗯?我说我初中时打游戏可厉害了,就这家,那时总在这里玩的初中生几乎没有不认识我的。 进了游戏厅,我以为游戏币还是像初中一样1块钱4个,就说来10块钱的吧,结果老板给了我80个,几年没怎么来,便宜了这么多。其实我最擅长的是街霸,不过和她对打好像没什么意思,就带她去玩三国,我说初中时游戏币很贵,这个三国我从来没通关过,你来陪我玩吧,她说我不会啊,我说你就边往前走边两个一起按就行。但她还是死的稀里哗啦的,我从来没有过这么菜B的队友,只顾着看她,连自己都没发挥好,好几次差点挂了,她按到第4关就说累了按不动了,我说那你就坐我旁边看着吧,然后...我就一直玩到了12点,最后用币子堆死了吕布和曹操,又打通关了两次街霸,还剩了一堆没用完,我就叫住几个身边路过的小学生,把游戏币分给他们了。 还是那个车站,还是那班火车,再次送她走的时候,心里好像多出了一点不舍,和她拥抱告别后我走出了火车站,突然觉得刚才她在身边没玩爽,想了想直奔初中最铁的小伙伴家里,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再次杀奔游戏厅,把里面所有的游戏都干通关了一遍,晚上又约了几个初中同学在他家打了大半夜的扑克。 早上我邋里邋遢的回到家里,我妈笑嘻嘻的问我这两天干嘛去了?我说找XXX和XXX去玩了啊,我妈说还骗我,昨天上班时同事跟我说了,前天晚上你带着一个可好看可好看的小姑娘在他家开的小超市打电话说妈我晚上不回去了,那小姑娘是你对象啊?啥时候处的?我说就高中时候呗,我妈问是高中同学吗?啥时候领回家给他们看看,我说过阵再说吧,现在就领回家也太早了吧,我妈说你俩都住一块了还不往家领?我说你怎么这么封建,住一块就得那样吗?然后就回房间补觉了,隐隐约约听到我妈跟我爸说,你儿子会拱白菜了。 睡醒之后想着昨天只顾着玩,还没问女朋友到家没,就给她家打了个电话,她说挺顺利的,我说嗯,那你想我没?她笑了出来,然后小声的说:想了。 -------------这是一条为了避免被催死所以搬砖时间拼命摸鱼终于写了很多但发现自己越来越墨迹的分割线------------另外我想说会尽量只写甜的部分应该一点都不虐-----------结局可以先剧透反正周末我就都能写完了------------白菜在我手里又茁壮成长了20多斤有嫌墨迹只想知道结局的可以不往下看了------------本想爆她近照但想想还是要低调毕竟有些事不让她知道会比较安全--------------- 放下电话,我妈凑过来要看照片,我把毕业照翻了出来找了半天没有她,才想起高考前几天照毕业照的时候她已经回老家了。我妈说她不是咱这的啊?我说是L市的。我妈又问她在哪上学,我说她们市的职业技术学院,我妈说大专?我有点不乐意说大专怎么了?我妈琢磨了一会,问你们想没想过你毕业之后是她找你还是你找她?我愣了一下,好像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妈说你们年纪还小,但要处就好好处,将来你们总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最好先有个初步打算,要不俩人感情越来越深,最后走不到一起那得多难受。 晚上打麻将时越想越觉得我妈说的好像挺有道理,聚会前我觉得离分手不远所以没考虑那么长远,可聚会之后好像又分不成了,就开始琢磨要不要听我妈的话好好拱那颗白菜,我把正义小人单独叫出来,说我好像真喜欢上她了,正义小人说什么叫好像?我说有点拿不准是不是难得有女生跟我这么亲密所以现在才这么想她,正义小人说那你想想如果别的女生也跟你这么那样呢?我把这几年认识的好看女生差不多都YY了一遍,肯定的对正义小人说好像都没什么意思,我只想和她切磋武功。 想到切磋武功,在脑子里翻滚了好几次的画面又自动播放起来,这小女生怎么那么软乎那么嫩还那么香呢?跟臭烘烘的半大小伙子是不一样,一颗牌在手里扒拉了半天也没打出去,坐在下家的我爸实在等不及我的长考,问我你瞅着一颗牌傻笑半天干啥呢?在那做麻将呢?被打断了思路的我意犹未尽的靠在了椅背上,说哎呀,有点想我大姑父了。 我妈听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你可真能扯,前几天过年时不还见过吗?你就说你想对象得了。我爸有点懵,问我妈啥意思,我妈说你儿子处那个小对象也是L市的,他想去看人家。我爸说那就去呗,爸给你拿路费,我说不用,男子汉得自力更生,看我好好打赢你们几百。他俩的水平一向很臭,又可能故意放了点水,不到12点我就揣着一沓钱回房睡觉了。 有点兴奋,睡了五六个小时就说啥也睡不着了,我爬起来把同学录翻出来背下了她家地址,早早来到火车站,结果发现直达的还真只有中午1点那一趟,在候车室里有点坐不住,来回晃悠了好久终于等到检票,车上人还挺多的,我只能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车上算不上暖和,鼻子里充斥着烟和方便面的味道,她3年多来独自经历的旅程一直是这样的吗? 想到大冷天的,一个不到90斤的小姑娘在这样的环境里来回站了六七个小时,就为了和那个一直预谋在跟她分手的男朋友见一面,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突然揪了一下,继续下去的话,这种自己坐车的事对我和她来说恐怕都是常事,我们能坚持4年吗?我们的未来又会在哪里呢?出发前挺好的心情变得有点沉重起来,只想见面时好好的抱一抱她。 下车直奔她家附近找了个公用电话,问她干嘛呢?她说在看电视,怎么了?我说来L市看大姑,顺便看看你,你下来找我吧。打完电话我边在马路边等她,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就是她上高中之前每天生活的地方吗?没过一会就看到她一路小跑着过来,本来今天就冷,她的哈气更明显了。我问她跑什么?她说怕你等时间长了冷呀,我说确实有点冷,她说往前走走吧,那有一片商业区,可以找个暖和地方待会。 刚拐过路口,我就发现了一个规模不小的电玩城,刚说了个哎,她就打断我说前面前面,不远就有个咖啡厅,我说我没想进去玩,就是想和你说这个电玩城看起来很高级啊,我们大学附近好像都没有这么大的,她看了我一眼没搭理我。咖啡厅里面暖洋洋的,装修风格还挺温馨,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咖啡厅点咖啡,不会点就随便指了个,她晚饭吃过了,我就又点了糕点当晚饭,然后问她在家看啥电视呢?她有点不好意思说,我说咱俩这么好你有啥不能说的?她扭扭捏捏的说《将爱情进行到底》,我说啊挺好看的,我喜欢“跑”,她说文慧好看,我说那倒是。 她把羽绒服脱了下来,于是我又看到了那件白色紧身毛衣,要不是旁边有人真想活动活动筋骨打打太极啥的,感觉鼻子有点痒痒,怕万一鼻血流出来显得我太色就先把手指放到了鼻子下边,跟她说我爸妈知道咱俩的事了,她说你主动说的啊?我说没有,那晚咱俩给我家打电话说我不回家住的时候,超市那个女的是我爸妈同事的媳妇,认识我的。她一下子慌了,说完了,那咋办啊?我说啥咋办?她说你爸妈会不会觉得我很......那个.....嗯......随便?我说不能,我说了咱俩啥也没干,就是你晚上来不及回家我陪陪你。 然后我又问她跟她爸妈说了吗?她说还没,我说怕啥的,就我这么帅的发型不至于给你丢脸吧?她说还是等过一阵稳定点了再说吧,又岔开话问我在这待几天,我说明天就要回去喽,大后天表哥结婚让我当伴郎,哪有冬天结婚的,是不是有毛病?她说你可不能看到人家伴娘好看就惦记啊,我说放心啦,再好看能好看到哪去,还能有你好看? 开心的事说完了,该聊点闹心的事了。我说来时在火车上我数过了,咱俩快8个月没见,中间我一共只打过8个电话,从没过来看过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那个......那个觉得你不太重要?她低下头看着杯里的咖啡,说你们学校学习应该很紧张吧,而且刚开学肯定事情比较多,抽不出时间也正常。我很想和她说对不起不是这样的,但又觉得说出来会让她难过,只能说其实后来也没那么忙,就是我们学校打电话太不方便了,开学回去我就买个汉显的BP机,你想我了就给我留言,或者让我给你回电话,我一定尽快回。她一下抬起了头,咧开嘴笑着说真的啊?我说来拉钩儿。 从咖啡厅出来都七点多了,天气更冷了,我把手放到她羽绒服兜里攥着她的手,俩人一路小跑送她回家,进了楼道感觉暖和不少,我说我走啦,她说嗯,把她抱在怀里说我觉得应该亲亲你,但嘴好像冻的快没知觉了,她笑着说那就缓一会儿,我正专心致志的闻她头发香味时,她突然问:你,真的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准备好好调动一下华丽的词汇来表达我的诚意,先想想上次说喜欢她是什么时候?好像一次都没说过...我擦处了1年半我连喜欢都没说过,这什么狗屁男朋友?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姑娘主动呢,等等,好像不对,她也没说过喜欢我啊,情书里先扯了半天我在足球场上多么多么英明神武魅力无限,然后来了一句对我有特殊的感觉,要不是我阅读理解能力不错,搞不好还以为是让我转交给罗纳尔多的呢,想到这个罗纳尔多......世界杯决赛时他到底怎么了? 然后我就感觉到她好像哭了,赶紧召唤出邪恶小人和正义小人两兄弟,说我要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立刻马上给我答案,两个小人难得的迅速达成了一致意见,于是我把她从怀里推开,亲了亲她还带着泪花的眼睛,说白菜(化名,大家都懂的),我喜欢你,之前可能有觉得你可怜的地方,但现在是真的只有喜欢,非你不可的那种。 她抬起头,哽咽着说半年不见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会说好听的了,是不是没少勾搭小姑娘?我说天地良心,这半年我连小姑娘的手都没碰过,话刚出口就想起迎新晚会的时候好像没好意思拒绝一个邀请我跳舞的女生,不由得有点心虚,赶紧说别哭啦,回家让你爸妈看出来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她擦了擦眼泪平复了一下心情,说你记住这句话啊,到什么时候也别忘了,我听这话感觉有点不对,又不知从哪安慰起,只能继续抱住了她。想到我带给她的种种委屈,愈发的心疼她,越抱越紧恨不得把她塞进我心里,她一声不吭也只是紧紧搂住我的腰,感觉抱了好一阵,她挣脱出来问我,你缓好了吗?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吻了上来,我还没来得及体会是什么感觉,她就缩回去了,说我也喜欢你,然后就小跑着上楼了。 这个初吻结束得也太快了,还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呢,不应该是那种咔咔的一顿亲吗?出门一看时间,都快8点了啊,再不去大姑家就太不礼貌了,但那个电玩城......算了下次来再说吧,反正以后机会多得是。 回去当伴郎,我还以为有好几个,结果一打听,原来就我自己。二姨觉得我这个发型不咋地,我妈也表示一直看我这个跟长毛鞑子似的头发不顺眼,于是我进化成杀马特始祖的机会就这么被残酷镇压了,摸着我的毛寸,我表面不敢BB,心想都盯着我干什么,结婚的又不是我,同时也打听到了冬天婚礼的原因,表嫂怀上了。 还是很顺利的,除了去接新娘时稍微使用了点暴力,其他的力气活也就是在台上讲几句话,跟来宾挥挥手什么的,但有一说一,那个小伴娘长得还真可以,也不知道表哥表嫂两口子咋想的,我妈说台下的不少亲戚朋友都在议论这婚礼哪都挺好,就是伴郎伴娘比新浪新娘好看得有点多。我妈问我对象和小伴娘哪个好看?我说切,你就这么不相信你儿子的眼光啊?我妈说你又不往家领,又不给我拿照片,我不着急吗?我说对啊,总觉得去了趟L市忘了什么事呢,忘朝女朋友要照片了。 第一次在台上近距离感受婚礼,表哥表嫂在主持人的带动下抒发情感又哭又笑的,我觉得不至于哭成这样吧,俩人相亲没几天就好上了有啥可哭的?可看着看着又觉得有点发自内心的羡慕,如果穿上礼服站在中间的是我和女朋友,这个滋味好像真挺不错的,表嫂这身婚纱穿在女朋友身上应该特别漂亮吧,脑子里两个小人开始疯狂搭建相关画面,不过我还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可哭的,到时候是不是得全靠拼演技了?事后我们这边的亲戚都说我在台上表现得特别自然,一看那表情就知道跟表哥表嫂感情很好,恐怕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眼睛里看着新郎新娘,可心思全在几百公里外一个小姑娘身上了。 我觉得我完了,几天之前在我心里只能占一个小角落的她,已经急速膨胀到我心里快放不下别的了,摸两把、亲几下的威力有这么大吗?我甚至感觉现在看什么都是重影的,她的一颦一笑就像印在我的视网膜和眼皮上,睁开眼睛脑子里面全是她,闭上眼睛脑子里面还是她。我这个人虽然口号经常喊得挺响,但其实没什么雄心壮志,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科学家,中学时的梦想是考清北,其实这些都是我爸妈的梦想,但现在我好像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梦想,这辈子一定要娶她当老婆,好好看看她穿婚纱时有多好看。 开学之后感觉自己的发情期好像过去了,我可能有至少两套处理系统,一套处理老家的,一套处理大学的,两者很少产生关联和交叉,当然这学期和上学期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现在明确的认知了白菜得好好拱,她咋就那么可爱呢,憨憨的样子想起来就美滋滋,但真的没前些天那么想了,先买个BP机,晚几天再去看她,不过电话可真得勤着打几个了。 网络上终于出了点新玩意,仿佛一夜之间学校里的机房由游戏机打字机变成了网聊中心,校外的电脑房也开始改名叫网吧,不过学校机房的网速确实太坑爹,某个室友跑去163的聊天室,好像叫缘分的天空之类的,单看人家聊天就乐得不行,找了个女生私聊打了个你好,等了10分钟才显示出来,让他当场大声爆了粗口。这样下去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学校机房迅速升级,同时也搭建了自己的网站,里面还有一个“文字江湖”,就是可以在里面打工赚钱嗑药练功然后互相PK的,一时风靡全校。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想出来的馊主意,因为学校机房经常爆满抢不到地方,就抠下鼠标球带回去,于是我们经常面临着找到空位但鼠标不能用的情况,不可避免的在上机之前要多转几圈找能用的机器,那天我转着转着就发现了一个画风跟我们学校女生完全不符的女生也在玩文字江湖,我在背后偷偷看了她的ID:花间一壶酒。 我跟宿舍哥几个说,别说小弟有好事没告诉你们,江湖里的花间一壶酒是个大美女,据我目测身高都快赶上我了,他们几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在里面搭讪人家爱理不理之后本着得不到就毁灭的心理开始疯狂PK花姐吸引人家注意。 我们曾经发现过一个超级BUG,就是银子存到银行之后只要两台机器数123同时按取钱就能取出双倍的,只不过账户会变负数,为了避免露出破绽需要尽快把号销掉,用这种方法我们在一夜之间刷了天文数字的银子分散到几百个小号里,从此彻底告别了打工生涯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而且这个BUG很快就被修复了,除了管理员之外我们就是老大。 一个兄弟发现来狠的不行开始疯狂用银子砸,终于和花姐建立起了不错的友谊。然而还是没有我和她关系好,能扯淡的人无论在现实还是网路里都能如鱼得水,不过我对她兴趣不大,毕竟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远没有几个室友那么饥渴。 第一次从学校出发去看女朋友,路线就比较难受了,需要坐5小时火车+1小时火车+1小时客车,不过想到能好好稀罕稀罕她就感觉一点都不辛苦了,我又来了,我的白菜,准备好被拱了吗?

fyq88013420 at 2020-11-13 13:27
1

挺好看。很细致地像咱们读书事。不过只读了第一节。

huaqiu at 2020-11-17 18:55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