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喜剧15

By 共识度夫 at 2020-10-04 11:25 • 81次点击
共识度夫

我不知道它怎么开始
我不知道怎么结束
已经没有语言属于我们
已经没有语言适合我们
除非他们能够描述
圣火在机械恶魔的同情漏洞里
编织着冠状动脉的妊娠纹
除非他们能够表达
冻结的落日闭上双眼
替我们忘记所有的污点
我的躯体是疾病的方舟
同室操戈的兵蚁在我的关节筑巢
寄生虫监视着我们走进,我们离开
每个早晨剁碎我的肉
所有的光线将垃圾传染
传染给所有活着的人
我们曾经是朋友
曾经有另外的关系
我不知道它怎么开始
我不知道它怎么结束
我没有语言上的忧愁
没有情感上的超能力
去让每个人快乐,或者在乎彼此
包括你,我,所有陌生人
即便迷路的罪恶在我的灵魂里生息
这些不是关于如何吸引陌生人的注意
不是关于如何把敌人诱导为朋友
不是关于如何爱别人
不是关于如何跨越生物的和灵性的
将真实的吻留在世界的额头
我是量产的袋子,装满夜晚的碎片
我们的身影,声音
对立和温度
都是袋子里纸屑和砝码
随着我的生命过程而跳动
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人
没有任何人
只有殊途同归的机器玩具
和在街上揽客的道德妓女,政治娈童
不仅在工厂和医院
也在幽会的角落,在酒店的房间
你的大脑和心灵就是你的控制器
你的傀儡大师,你的主宰
我们已经能足够轻易地
说出孤独和仇恨
因为它们是那么常来常往
我们所有的愿望都与我们自己相悖
我们想成为天才的垂钓者
但那笨拙的手脚和神经却只会
毁了这个周末,毁了这个秋天
我们想让所有人快乐
但只有魔鬼在陪我们走过城市
我们也许是连体的树瘤
也许是顺延的错误和
松懈的社会机器所褪去的旧壳
我们有自己的爱,爱上帝或者高楼
我们有自己的语言
关于死亡或者神秘主义
我们有肢体,病灶和凋亡的老化单行道
即便曾经抚摸过乳房的荔枝果肉
也被粗壮的手所抚摸过
我们有各自的存在
就像我不能以你而活
你不能以虚无而活
但我们之间没有爱,没有语言
没有肢体,也没有存在
我们就如同互相暗杀的刺客
也像互相躲藏的孩子
我们释放出爱,但它不在了
我们说出,写下语言,但它不在了
我们展示,触碰肢体,但它不在了
我们立足于存在,但它不在了
我不知道它怎么开始
我不知道它怎么结束
虽然我经历过一切
虽然你的无奈表情
和我脑海内的残酷潮汐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新奇
我带着你看了一圈所有的垃圾
所有的植物,液体
静物,模型,动态的群体
我没有悲伤,我更不愿去用任何方式
做出任何改变
上好发条,加满无铅汽油
按下按钮
继续做我们自己的奴仆,折磨者
持续下去,斗争,阴谋,慢性的隐形屠杀
我们经过别人的死亡和出生
最后我们也死了
永别,永别


读的时候有一个想法,如果配上电子音乐诵读出来,会很棒。

yuanzis at 2020-10-04 12:17
1

@yuanzis #1 我的专业正好是音乐制作,很有可能会有这样的计划

共识度夫 at 2020-10-05 01:23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