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霉

By tutuchi at 2020-09-23 01:35 • 38次点击
tutuchi

他发霉了……耳朵尖,手尖,仔细看,眼周,脸,也有大片发霉的痕迹,其实很明显,我不应该是“刚刚”发现,只是每次接触的距离太近,没有好好看过。
洗不掉,工具使用过魔力擦和牙刷,洗涤剂有中性碱性酸性,到最后也不能把霉块除掉。还好,只有我自己是不会那么介意他的发霉。
他晒不到太阳,空气湿度大,这大概是发霉的原因,被子枕套床笠还享有两周一次正南阳光暴晒的福利,我喜欢的亲爱的疼爱的时时刻刻惦念的小可爱只有享受我的义务……他是故意发霉的吗?想到这个可能,我难过起来。
他会给我托梦:“畜生!”
有这个可能,失眠的我兴奋地想继续睡下去。
他还是干净的小可爱的时候,我曾高兴地将他分享给友人y,教她揉他的屁股,她说好舒服,我写过帖子,这事情竟然快有一年了……
这一年,他被我揉得蓬松,揉得形变,揉得发霉……最近友人l常来,看我爱不释手抱着他,提出也想抱一下,我不给。太害羞了,不想给她发现他发霉的事实。
我抱着他在床上打滚,把头埋进他的肚皮狠狠吸一口自己气味和汗味:“不给!就不给!”
她啧我。如果告诉她,他发霉了,他还能得到一个陌生的拥抱吗?
友人z说,在屋里抱抱就好,不要出去晃,因为我抱他的样子太变态了。为了阻止我的变态行径,她把他塞进某种圆圈电器内,企图谋杀,是我手速快,救他于水火。她还是提醒了我,虽然我也只是个普通人拥有的普通的变态一面,可一些人有意无意把变态当成我,所以,在不太熟悉的来客面前,克制着,心里骂他快滚,也会克制好面部表情。
友人n和几个人来访,我把他放在沙发上,去做菜,布菜时发现友人n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抱住,还夹在腋下压,抱在怀里放在大腿上捏。
“快别玩了!放下!”
我内心吼他。他听不到。
吃饭时,他总算松手,把他丢到一边。可是饭后喝茶吹牛时,他又抱了起来。
他评价道:“好软。”
继续评价:“旧了。”
我没阻止他。
喝完茶,他说困了,他抱着他在沙发躺下。
我抱着ipad玩通天扫雷,时不时偷瞄。无法抹去内心的小火苗和隐秘的快感。
“霉块要被发现了。”
扫雷最后二选一,我踩雷了,这是对我三心二意的惩罚,我恨恨地再开一局,势必要夺下作为奖励的称号。他不合时宜醒来,说回去了,然后把他丢在沙发的一边。
“再见。”
“再见。”
送走他后,我关掉新开的一局扫雷,抱着发霉的他揉,他的屁股柔软,棉花蓬松,灯花下连片霉块,眼睛圆,眼眶凹陷,鼻子脱线,牙齿乌黑,嘴角缺口。这样丑,又楚楚可怜。
“原来你这样丑啊。”
把脸埋进柔软的屁股,身心都被治愈,比夹娃娃还治愈。他夹娃娃技术糟糕,趁人不注意抱着娃娃机猛摇,摇掉个可怜的丑货送给我的变态。哎。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