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高校学院诗歌的观察

By kongxinhui at 2020-09-17 00:21 • 145次点击
kongxinhui

以前读中文系的,耳濡目染,也参与过,后来脱离。只说几个现象。第一,高校诗歌奖越来越多,成为大多学院诗人(本科+硕博)的目标,得奖意味着被认可,奖主成为下一届诗歌奖评委,以此循环。2诗歌奖请几个有门面的评委+一点拨款就可以举办一次,这已经成为高校诗社扩大影响力的重要途径,只要那些教授愿意评审,诗歌奖可以在任何学校举办。3以前还没有太多政治介入,现在已经有安插作协担任评委的倾向了,换句话说,学院已不是放风之地。4奖主毕业后,有很多都不大写作,这是事实。5学院几大国内模仿对象:张枣、朱朱、肖开愚、王敖6个人观点:腐朽而不自知。自建权力圈层而不自知。7这个话题放这儿来讨论太掉价了,主要是突然想到了,有感而发。


跟这个朝廷一个样呗。越来越傻逼。
说实话我那年头还略好点,我上了个烂大学,那是1998年,我们学校离浙大本部(玉泉校区,那时候还没紫金港校区)很近,我就把我那几个地下诗刊寄给他们的诗社,那社长看了我的诗很快就给我回信,一帮校园诗人盛情请我这个隔壁烂学校的大一无名小卒吃饭,此后见天跟他们混在一起,而且他们的诗刊很快就发了我的诗,如今回忆还挺感动的(那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被陌生团体认可的感觉)。

uqinzen at 2020-09-17 01:12
1

@uqinzen #1 你上大学我差不多刚出生。我也上了个烂大学,烂到没底了,全校就我和我朋友两个人写。那时候不懂,没什么渠道,不认识几个人,偶然认识了一个学院80后带我入行(这个人估计是得不到承认,没分到一杯羹,最后被诗歌权力体制逼疯了),然后开始狗血的文青旅程。反正我逐渐受不了了,里面的气氛很怪异,感觉有某种圈层等级秩序。还有一个就是,我发现我乱写的诗他们觉得挺牛逼的,我认真写的他们说我在乱写哈哈哈。

kongxinhui at 2020-09-17 02:32
2

只要(中国)人聚集到一定规模都这样

ttwalk at 2020-09-17 13:22
3

@kongxinhui #2 哈哈 你提到“诗歌权力体制”的概念有点意思。小的组织体制就是大的组织体制的缩影,就像几何中的分形。所以在中国的任何组织体制就是这个朝廷的体制缩小版(看看天朝逼疯的自杀的变态的官员有多少)。如果意识到这一点,再去观察那些组织就容易理解了。当时此一时彼一时,状况是在动态变化的。我的观察就是,当下的情况是越来越糟糕,正在逼近最糟糕的情况。等过了最糟糕的时候多多少少又会有所反转。

我大概是从大一那时候开始算逐渐开始混入所谓的“中国诗歌圈”,那个时期,正逢“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大战的后期,“民间写作”似乎在整体上更占有了优势。我记得那时候那些浙大的校园诗人崇拜的杭州诗人是梁晓明,更倾向于民间写作,而并非学院派。

uqinzen at 2020-09-17 16:06
4

说到梁晓明,我自然就会想起一位音乐人叫尹吾,梁晓明的代表作是《各人》,尹吾的改编是我听过把诗改编成歌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https://youtu.be/zDD35ydT_5k 2

这张专辑发表于1999年,是当时麦田红白蓝我最喜欢的一张。2001年我见到梁晓明,跟他说有这么一首歌,他非常惊讶,完全不知道(所以其实也没得到授权)。我说唱得很好听,梁很好奇就让我唱一下,当时在一个酒吧里,我只能厚着脸皮唱起了我的五音不全

uqinzen at 2020-09-17 16:22
5

@kongxinhui #2 哈哈,上大学时,班上有两个同学跟着我一起写,其中的一个现在偶尔写,另外一个已经不写了✌(̿▀̿ ̿Ĺ̯̿̿▀̿ ̿)✌,而我一直还在写

earthfly123 at 2020-09-17 17:00
6

昨天刚读完杨黎的《灿烂》,很想去看看上个世纪的诗歌运动。

chapter524 at 2020-09-17 17:58
7

@chapter524 #7 哈哈。那可真是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我也没赶上。只是感受到一点余温。

uqinzen at 2020-09-17 20:11
8

当年读大学时,诗歌论坛很热闹,特别是乐趣园,里面有诗江湖,北京评论等论坛,经常有人在上面论战,砸坛,很热闹的

earthfly123 at 2020-09-17 20:35
9

@earthfly123 #6 好样的!

kongxinhui at 2020-09-17 21:28
10

@uqinzen #4 嗯呢,现当代文学史是我老本行,这些我都比较清楚。你的出场时期应该是伴随着梨花体、汪国真、打工诗人、韩寒那时候吧?反正是2000年之后,我读初中高中那会儿,天上的白云真白啊已经在我班上传开了,当时是作为段子和笑谈。但说实话,当时的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新千年的朝气能够感受到,韩寒的杂文放今天是没法出版的。我记得我文学院教授讲诗歌史的时候,到80年代“第三代”就提了几句韩东于坚,解构云云,颇有不屑,然后第三代之后,他直接跳到“机器人诗歌时代”,讲到小冰,一副很悲观的样子。现在因为教育产业化,大学生特多,整体诗歌气氛也很差,学院派因为有组织、有奖项、有平台,渐渐多起来了,至少比以往多得多。

kongxinhui at 2020-09-17 21:46
11

乌青到哪,哪就活泼,哈哈。我上学那会儿,喜欢的外地诗人是韩东,安徽本土诗人是杨键,然后合肥有一刊物《诗歌报》月刊,同学姐姐是编辑,常上她家混饭,所以我好象开始与诗有了交集。后来还与她丈夫编北大四才子《海子骆一禾西川老木诗选》,编完了没出版哈。这个姐姐2017年跳楼了。毕业后我就进了一企业,很快下海,然后彻底不写了,直到几年前重拿笔。好象从来没踩上各种诗歌运动的点儿,倒是那些下了列车的诗人把我等这些刚发芽的小杂草踩扁了,呵呵。

猪不弗 at 2020-09-17 21:46
12

@earthfly123 #9 那你应该是80后?诗江湖很有名,但离我已经很遥远了。现在没什么诗歌论坛了,都是微信公号。

kongxinhui at 2020-09-17 21:48
13

@chapter524 #7 那本书我也看得热血澎湃,那年代写信,打架,走街串巷,现在都没有了。杨黎写他坐火车上厕所,外面一个人催他,他打开厕所门一把抓住那个人的脖子就开打,笑死我了

kongxinhui at 2020-09-17 21:55
1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