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淡篇目2

By zhenzhuzhen at 2020-09-16 21:27 • 48次点击
zhenzhuzhen

这次是坐在肯德基用手机写的


1.你以为是爱情而它不过是一只鸟
你以为是爱情而它不过是一只鸟
你以为是爱情而它不过是一只鸟

zhenzhuzhen at 2020-09-16 21:27
1

2.有一天,奥特曼快要被打死了,他只能使出他的必杀技,这个必杀技,我查了一下,叫梅塔利姆光线,他用那个手势,把光线射出来,哔哔哔哔哔,怪兽就被射死了。

zhenzhuzhen at 2020-09-16 21:27
2

3.我的爷爷叫做普鲁斯特,不管他是不是你们知道的那个普鲁斯特,反正他就是普鲁斯特。他教给我一首歌,叫做《东方红》,那是我人生中第一首能完整唱下来的歌,东方红的旋律,如今成为各个教堂钟声的音乐。教堂的钟声,一点钟敲一下两点钟敲两下三点钟敲三下四点钟敲四下五点钟敲五下六点钟敲六下而住在教堂边的人只听到钟声。街道洒水车的音乐,是(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想象一下,如果把这首《兰花草》改成《南泥湾》,是没有人会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没有人会察觉,没有人关心。如果洒水车在某个整点经过教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方红》依旧《东方红》,《兰花草》还是《兰花草》。另外,我的爷爷普鲁斯特过得并不顺利,他的童年一直在要饭,把要的饭拿回家给我太奶奶吃,我的太奶奶是慈禧太后。爷爷常常从绍兴的小村落要饭到县城然后一路要到杭州的临平,他觉得这个地方真大,结婚后就把他的大儿子取名叫临平。他一直在干农活,结婚后也一直干农活,偶尔打打麻将,然后倒在麻将桌上,死了。他很懂《封神榜》,是个不错的看得懂戏曲剧本的穷苦农民,是当年的乐队(草台班子)里一名能把关的重要人物。他死的时候1998年,没有在这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迹,没有追忆似水年华。

zhenzhuzhen at 2020-09-16 21:28
3

2.(2)
有一天,奥特曼快要被打死了,他只能使出他的必杀技,这个必杀技,我查了一下,叫梅塔利姆光线,他用那个手势,把光线射出来,只见他射出了一首诗,打在怪兽脸上,怪兽没有死,他只能用另一个必杀技,这个必杀技,我查了一下,叫做冲击镭射,他把两只手托在脑袋上,脑门上就射出一道蓝光,哔哔哔哔哔哔哔,这道蓝光瞬间化为一首诗,打在怪兽脸上,怪兽还没死,他没有办法,又只能使出别的必杀技,这个必杀技,我又查了一下,叫做奥特断头刀,在发力之前,奥特曼对怪兽说,这个绝技你要是还不死,我就去死,于是,他的脑门上炸出一道光,手上也炸出光,光与光之间相互连接,哔哔哔哔哔射向怪兽,怪兽说,如果这还是一首诗,我怎么还好意思不去死,我愿意被诗杀死,虽然你的诗很烂。于是他就死掉了。

zhenzhuzhen at 2020-09-16 21:29
4

一口气读完了,爽

earthfly123 at 2020-09-16 22:26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