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瞎扯淡的

By zhenzhuzhen at 2020-09-15 20:35 • 78次点击
zhenzhuzhen

1
是不是变成小动物以后才能——

我把图书馆的一间阅览室作为我的工作区,每天,我占靠窗一排的单人桌。坐累了以后,我都找一个偏僻的角落站会儿,玩手机。我发现,每天都会有个穿白体恤的人坐在我前面不远,常常站起来到书架跟书架之间游走,走到我站着的那个偏僻的角落后,他就转头走。每天都这样,我看不到他的正面,只看见他背面,驼背的,头跟脖子之间有个褶。有一天我很累很累了,我很累很累的时候,就会显出我的原型。没错,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一只蜜蜂精,我变成了一只蜜蜂,飞到他的桌前落在他的桌面上,我要抬头看看他的脸,我发现他也看着我,哇,他看着我,他还对我笑眯眯。


我不知道我是否常常在去厕所

隔壁店的工作服是藏青色的围裙,这个穿着藏青色围裙的人从我们店门口走过时,小边对我说,他又过去了。我说什么是“他又过去了”,她说这个人一天要过去好几趟,尿频。哦,我从没注意过。我有点难为情,因为我也常常要跑卫生间,我一直要常常跑卫生间,我一直以为,我是在常常跑卫生间的,我问小边,我是不是也老出去。小边说你从不出去,看你站在店里就像是当兵的在站岗一样,你看我们都很轻松,你紧绷着。
所以我到这儿来工作以后并没有常常跑卫生间,只是我以为我老在跑卫生间。
有一天,我带的包里的那瓶红色的水被小边发现了,她问我这是什么,我说这是红葡萄汁兑水,她问我为什么要兑水,我说因为纯果汁太甜了,我只要一点点甜就行了。后来有一天,小边又发现了我包里带了一瓶黄颜色的水,她问我这又是什么兑水,我说,橙汁。她问什么都要兑水吗,我说对,我只想喝一点点甜的东西,所以我要兑水。好奇怪,她说,从来没见过这样喝饮料的。又有一天,我躲在操作间把我带的有颜色的水一口气全喝完了,站着大喘气,这都被小边看到了。她说,你一口气喝完了,我说嗯,不够多,但我只带了一杯。她说好可怕。
一天一天的我感到小边看我的眼神有点恐惧了,特别是我躲到操作间里喝水那个时候,我会特意看一下小边,她一副知情者的表情,我感到难受。后来我每次上班之前就把包存在别处,到了喝水时间,我就出去拿包进卫生间关起来喝,喝完又把包去存好。现在我常常看到那个穿藏青色围裙的人了,每次我看到他,他都蹲在厕所门口抽烟。

zhenzhuzhen at 2020-09-15 20:36
1

3
白蛇传(一)

我是在西湖边认识老许的。下雨了,不太大,我去给蒂娜送伞,我有一把新的一把旧的这样两把伞,但是离蒂娜下班还早,我就在西湖边走走。那时我收到蒂娜的微信,她说她的同事会把她送回家的,不麻烦我去送伞了。于是我拿着两把伞,慢慢走回家,路上看到老许在雨中狂走,就叫住他把伞送他了。他要了我的微信,说下次要把伞还给我。
过了几天,老许说要还伞,我说不用了,那把伞我不要了,我有把新的。他说一定要还的。我就把蒂娜工作的店铺告诉他,叫他放在那家店里就行。后来,老许就跟蒂娜谈恋爱了。

(二)
老许的工作工资不太高,家里条件并不好,蒂娜的父母看不上他,不同意他们结婚,不但不同意他们结婚,还不让他们在一起,把蒂娜抓走,关进了雷峰塔,不让她跟老许见面,不让他跟老许联系,不让她想老许。老许边哭边问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跟老许认识,蒂娜的父母连我都不待见。
有一天,我决定解救蒂娜,我一定要为蒂娜做点什么。就在断桥绑一根线,然后牵着它,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了雷峰塔,这耗费了我一箩筐的线团。我跟在塔外站岗的蒂娜的父母说,我只是看一看她,求你们让我看一看她,我只说一句话。他们同意了,让蒂娜走到门口来听我说一句话。我走过去,把手中的线头交给她,我说,拉一拉,她就拉了一下,只见断桥飞了起来,飞到雷峰塔上空下落把雷峰塔砸坏了,现在断桥,雷峰塔,都没有了,蒂娜的父母当场就被吓死了,老许正在狂奔,赶来跟蒂娜相会。

zhenzhuzhen at 2020-09-15 20:38
2

牛x啊 白蛇继续

uqinzen at 2020-09-15 20:59
3

@uqinzen #3 明天吧。

zhenzhuzhen at 2020-09-15 22:16
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