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

By RnmX at 2020-08-26 14:11 • 73次点击
RnmX

我看她那两团特想从领口子跳出来,那领子箍得紧,两团肉紧挨着并出一条细缝,都快要揣不住了。她弯着腰捡地上散落的杂物,铅笔裙包裹的臀部往上翘,两条大腿的间距一只手都可以伸进去,心里头老想往里头拽出好东西来。她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看,不以为然,嘿,一起帮帮我呀。我只好也弯腰帮她,还想帮她那儿。

老婆还没有回家,这位女性是她好友,据说是她好友,我打算给老婆打电话被这女性制止了,她那双眼睛真大,大得像两个乒乓球,再大也没有她奶子大,跟小白兔似的老往上窜一点也不安分,就坐着的时候挺好的挺听话的窝在领子里,想想就觉得软,可能吃起来跟豆花似的。

我老婆是个男人,不是说真男人,是说她胸部跟男人一样,那时候都挺保守的,结了婚才让碰,亲嘴了摸手了就是没把手放进去因为怕呀,即使处对象也不能碰,这是耍流氓,只要是没结婚就不能碰。所以说,当初结婚我就为了碰她那儿,好不容易除了小时候吃过的奶现在又能吃上了别提多高兴。可真没想到,衣服一撩,乳罩里放了三四个垫儿,就因为没有,心虚才不让碰呐,可把我后悔了。还好她特能吃,就算没有,她嘴舌挺有力,吃起来感觉特有经验也许是我想太多了,能吃是好事,可以补缺对她上半身的遗憾,下面嫩滑也是好事儿。但是吧,老有遗憾,今天说是她朋友的这位可真够了不起的,能大都了不起,天天揣着得多累啊。

话说回来,这女性叫露露吧,这名字听着爽,听着软,吹弹可破。我发现我认识很多女性都叫露露,也不乏有男性,但这些人一点儿也不露,没有这个露露露。她大胆,前卫,穿低领,套着只到大腿根的裙,这样的女性我身边少有,可能和我们从事的工作有关,也是,我就一工人,身边都是些保守的阿姨大姐,能有多前卫多性感?也没空前卫、性感。没空前卫性感的肯定都是没钱的,有空前卫性感就是有钱,露露绝对比其他露露都要有钱。

露露说,我给她打过电话了,还得有俩小时回来,你甭打了,我等等就行。她说的等挺有意思的,她直接躺在我和老婆的大床上,打开电视看,时而侧卧,时而仰着,甚至快要从床上掉下来。要是别人,我肯定得说,你丫也太随便了。但是露露就不行,她身材好,长得好,随便怎么躺,就算在那儿自己做自己,我也不说什么,因为人类美学的角度,这可以说是美丽的风景。因为是美景,我得观赏呀,拿了本书装样子,眼珠子早就忍不住想挖下来直接放她乳罩里,底裤里也行。

露露的视线投放在我身上,我赶紧正色看手里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小说,那些字看着怎么一个也不认识,这个长得像什么“我”字的字怎么念来着,哎哟我的天,一时看傻了想不起来了。露露从床上下来坐在了我旁边,因为穷,买的沙发小,就只能坐两个人,我俩挨着紧,她的屁股也挺大呀,我都感觉到她的屁股贴着我了。她说,你看的这书我看过,没什么意思,最后男的死了,什么也没做成。我说,你干嘛说出来呀,我都没看完。她说,怎么了,我不就是希望你看快点儿,能看点别的吗?

我不知道她啥意思,就算是那意思我也不能做那意思的事,我没说话,心里想着我老婆扁平的胸,大集卡开过去都不会颠两下。她说,哎,这书我一直想看。她越过我的头顶,去拿我旁边书架上的书,我想她绝对是故意的,两团肉直接顶着我的头,再往下一点,我舌头一伸就能舔到。她说,哎,不好看。再一次越过我的头,把书放回去,这回真是把小白兔贴我脸了,我忍不住舌头蹭过去。她啊的大叫,站了起来,你耍流氓!我愣了,我怎么耍流氓了,是你贴过来的。她说,你放屁,你为什么不让开呢,你就是耍流氓。我说,我没有,真没有,我不是故意碰到的。她说,你就是故意碰到的,你一直有看我。我说,真的不是故意的,任何人都会被你碰到的。她生气,啊,你这样说我是想碰你咯?我说,我可没有这样说。她说,臭流氓,我要告诉你老婆。我说,我真没有,你别和我老婆瞎说。她说,你等着吧,她回来我就告诉她。我说,真的吗?她点头。

我猛的上前,推倒她在床,两只手各摁一只抬过她头顶,把头趴进她奶子里的那条缝,啵啵啵亲了好几口,说,老子无论做不做都要说,不如直接把你干了。她一下不做声了,手劲儿都没有,我犹豫一下放开了她。大家都没有说话,她低垂着眼,刚刚那一挣扎,领子的扣子都散了,一半的奶子跑了出来。我觉得有点尴尬,她说,你怎么不继续了?随后拉着我把我的头摁回她的奶子里,我一下就懵了,幸福来得太快完全招架不住。我早就直挺挺的,蓄势待发,这一股热情劲儿完全把我点燃了。我说,我要搞你,搞死你个臭婊子。马上把自己的小伙计掏出来,这短裙方便呀,脱都不用脱,直接往里塞。我的小伙计被她下面的嘴巴含着,湿漉漉的水从黑色的阴毛流到了床单,露露皱眉,微微张开嘴巴一副痛苦又爽得控制不了自己。

我正搞她,像是往车胎里打气似的,使劲儿往里干,这露露沉得住气,叫也不叫的,看我怎么个快法。突然门就开了,我老婆,小伙计看到她一下子变成了腌黄瓜。她说,你怎么对着枕头干呐。我一瞧,天哪,我的露露呢?我的露露,去哪儿了?老婆看着我,特别疑惑,怀疑我脑子出问题了,看了我许久说,我不在家把你憋坏了?看你那样,要不要我来?露露的突然消失变成一个枕头,确实把我惊吓到了,但也特别感激,还好老婆没看到。我指了指小伙计,说,你看他现在能成吗?老婆一看,小伙计垂头丧气的,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她也有些遗憾地走开,去做饭。我看着绣花大枕头,心里犯嘀咕,怎么搞的?

到夜里,准备入睡,老婆推推我,你困了?我点头,不早了,明儿还要上班。她说,别睡,搞一会儿。我拒绝了,真困了……还没说完,下头被手里一握,搓了搓,一下就鼓起来了。我气急败坏,看你那样,老子干死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婆的奶子真大,跟露露一样大,我狠狠捏住这两团肉,妈的,太逼真,捏得快要爆了一样。

2017


哈哈

chujiu at 2020-08-26 15:16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