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视障人士

By woobyone at 2020-08-19 20:29 • 67次点击
woobyone

用书面的“盲人”代替瞎子这个古老的说法,会造成某种微妙的、气质上的冲突。例如小时候见过一些算命的瞎子,如果改成算命的盲人,那听起来就算得不准了。

瞎子还有个常见的工作是按摩,有专门的学校教他们。我上中学的时候,从东街的小路回家就会经过一间盲人学校。路口有个卖板鸭的,当街一个被熏得乌漆嘛黑、烟凝成油的灶台,但味道却好好闻,因为烧的都是松柏枝,而且他们家号称永不放硝盐。虽然多年以后也越做越水了,但是当年只要路过都会多吸几鼻子。而盲人的嗅觉更灵敏,闻着香香的味道,学按摩也不累了吧。

他们的爱好是拉二胡,最有名的一个叫做阿炳。一度以为他叫什么炳,后来才知道本名华彦钧。他本来是个大户人家子弟,后来吃喝嫖赌欠下了三点五个亿,还得了梅毒解放前又没有青霉素,眼睛就瞎了。家徒四壁,只剩下一把二胡伴他走天涯。他的艺术成就太高了我不懂,现在听二胡的人也少了,但他终究让人记得了名字,为瞎子们争了一口气!

也有弹吉他的。金门王和李炳辉,还有内地的那个谁。

最后我要呼吁:已经很久没看过盲人走在盲道上了,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乱停挡路的自行车、电动车太多了,我曾经都差点被绊个扑爬,何况还是瞎子。所以在此郑重呼吁:再见到这种,大家就打电话13980505387给收废品的,或者直接扔进河里。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