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尸体

By tutuchi at 2020-08-17 21:24 • 64次点击
tutuchi

我想,做的梦可能和很久很久很久之前一位作家有关,是“虽然被捅刀子,肢解,但是我没死,还感到幸福”以及“太过幸福而醒不来”这样的设定。
“醒来之后,才一点点开始害怕,我看着以及的腿被截掉,卵巢被挖出来,从肺部一刀砍下去劈开,胸廓的脏器被从中剥离……”
“最害怕的脖子,和手腕都没能逃过,我看不清他的凶器,醒来后,我推断他是多种凶器分尸的。”
我是看着自己被肢解的,并且感受到虚无缥缈的幸福。持续平静的幸福感……
“我太难过了……我竟然醒来。”
有时候,做好完全的准备,又忍不住留出漏洞,奇妙地渴望着万分之一的可能,不会像在梦里“幸福”,会很疼,会恐怖,会吓死,会哭,会颤抖。
“太渴望了,奇妙的死法。”
“别想了,满脑子不切实际的浪漫,真有那样的情况,你只会鬼哭狼嚎喊救命。”
“先麻醉吧。局部麻醉做手术的时候……大概是那种感觉,指甲陷进肉里毫无知觉。有没有专业的人搞这个?”
“想太多。”
“……我太难过了。外科医生真是天使,他们会很痛快吗?”
“呕吐多了就麻木了。”
“外科医生真好。”
好难过,“幸福”可以鲜活地保存,这样的技术,只有外科医生可以做到。


cult

uqinzen at 2020-08-17 21:41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