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埃里卡

By tutuchi at 2020-08-11 18:27 • 66次点击
tutuchi

味增的味道和腐乳很像,第一个给我买腐乳的人是我阿公。类似的记忆方式……把新的事物和熟悉事物联系起来,以偷懒的方式存储,坏处是不想干的事情会被万能胶粘在一起,最好祈祷他们都好好的,其中一个腐烂会影响对另一件事情的嗅觉……
我又跑题了,特意找了个不会跑题的题目呢。
除了腐乳,还有游戏王的卡片。
“为什么他有,我没有。”
“为什么他可以有一盒的,我只能有一袋的?”
我很难过,因为我性别女。
“我也想要游戏王的卡片。”我一直哭,阿公拉着我的手出门,在报亭给我买了。
“不告诉他们,阿公偷偷给你买。”
我太难过了。
我不是想要游戏王的卡片,我是想要游戏王的卡片可以到处炫耀。
“我给阿公画李白,阿公给我五块买的。”我把卡牌一张一张摆开。
“那个是杜甫,不是李白。”
拆台的。

我很讨厌猫猫这种和我一样自赏的生物,友人提及猫猫,我示意她停止。
“我很讨厌猫猫的。”
“不是比起狗狗更讨厌猫猫,是讨厌猫猫。”
如果猫猫过于可爱,可以短暂地忽略。

“猫好贵。”
“小宝宝很便宜……小宝宝免费的。”
“可是,小宝宝竟然有人权?!”
“太贵了。不要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