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恶魔

By chapter524 at 2020-08-04 21:30 • 153次点击
chapter524

事件起因是一坨大便,非要继续追究的话,那得怪学校厕所的排污系统。还没进厕所呢,邱吉验就闻到了一股屎臭味,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一个一个检查坑位,很快就找到了臭味来源——那坨最大的屎。一般来说,上厕所的时候,碰到这样的坑位,大家只会远离它。但出于礼貌,邱吉验还是站那儿撒了泡尿。尿完以后,他跑向教室,教室后门锁着,他从前门进,发现教室里没有一个人。他慢慢走向自己座位,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突然,他听到一声喷嚏,从教室后面传来的,他走过去,发现有好几个同学都蹲在那里,再仔细一看,几乎每张课桌下都躲着一个同学。他忍不住问道:“这是在干嘛?”还在教室后面蹲着的郭迪让他小点声,于是邱吉验也蹲下,轻声问:“你们为什么都躲起来了?是要玩吓人游戏吗?”郭迪说:“怎么可能,我们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不过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进教室的时候也这样。”邱吉验说:“那你干嘛也躲起来?”郭迪说:“钟毅让我躲的。”
钟毅解释了整个过程。起初他在教室里看书,然后班主任进来了,但他没怎么在意,因为早读课还没开始。班主任说话的时候,班上同学也就来了一半左右,他推测班主任应该是在安排值日生什么的,不关他的事,他继续看书。回过神来,他听到桌椅挪动的声音,大家都往课桌下躲,班主任已经不见了。
“那你听见老师说了什么吗?”邱吉验说。
“没听见,我看书太入迷了。我只听见老师好像说出什么事了。”
“嗯,这就够了,我已经弄明白了,趁现在还没打铃,你们俩赶紧跟我走!”
“去哪儿啊?”
“我带你们去看证据。”
“你等会儿。”钟毅说,“凶手是谁?”
“我哪知道。”
“凶手是谁你都不知道,你给我们看什么证据?”
“你们俩都等会儿。”郭迪说,“什么凶手?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凶手?”
“对,我就是给你们看凶手存在的证据。”
所谓的证据,毫无疑问就是那坨大便。要是厕所排污系统没出问题,那坨大便就会在他们到来之前进入下水道,邱吉验看不到它,就会怀疑自己之前看错了,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校园暴力、学生自杀和儿童走失事件发生。很可惜的是,当他们赶到厕所的时候,那坨屎还待在那个坑里,并且被他们看见了。
郭迪说:“这是什么?”
邱吉验说:“大便啊,大便你都不认识了吗?”
“大便我当然认识,然后呢?”
“你不觉得这坨大便太大了吗?你见过比它还大的大便吗?”
“我没见过,钟毅你见过吗?”
“我也没有——我们先出去好不好?这里太臭了。”
离开厕所以后,邱吉验说:“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我们学校出现了恶魔。”
“恶魔?”郭迪说,“你是说那坨大便是恶魔吗?”
“当然不是。”邱吉验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大便,因为这不是人类拉出来的,而是恶魔拉的。”
“不对吧。”钟毅说,“我们没见过这么大的大便,可能只是因为我们没见过世面,说不定等我们长大了,这种程度的大便根本不稀奇。”
“那我换个角度吧。”邱吉验说,“我们正在回教室的路上,刚刚耽误了很久的时间,可是上课铃还没响。我是在这之前来上厕所的,说明我今天来得非常早。我还没进门就闻到臭味,说明屎已经拉完了,但是我进去的时候没有人,考虑到要拉这么大一坨屎需要很长时间,说明这个人要在很早很早的时间过来拉屎,但是再早一点校门都没开,根本进不来。除非是门卫,可是门卫室本来就自带卫生间,没有必要大老远来我们教学楼。再加上班主任告诉我们出事了,让我们躲起来,所以我断定,有恶魔潜入了我们学校,并且在厕所拉了坨屎。”
钟毅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该怎么做呢?马上就到教室了。”
“下了早读课以后,我们去各个班找找吧,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意义。”钟毅说,“我们又不认识所有人。”
“我说的不是人,是东西!”邱吉验说,“恶魔肯定不是人的样子,因为要是人,那它连校门都进不了。值日生每天都要在校门口查校牌,恶魔没有办法混进来。所以,恶魔肯定是东西。我们就去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东西以前没在学校见过。找到了就肯定是恶魔。没找到就再说。”
从结果来看,他们真的找到了,不是在课间找到的,而是放学后,每个班必须举着班牌排好队,按顺序离开学校。他们在班级队伍里等着,郭迪无意中瞄到有个男生很特别,脑袋上裹着白布,布上有一块血红色的大圆点。他问钟毅那是什么,钟毅说是绷带。
“bēng dài?”邱吉验说,“那两个字怎么写?”
“绷字我也不会写,带是皮带的带。”
“是做什么用的?”郭迪问。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缠在受伤部位,伤口更快好吧。”
“我觉得很可疑。”邱吉验说,“我没在学校见过绷带,说不定那个东西就是恶魔。”
“不会吧。”郭迪说,“那绷带的体积比大便还小,怎么拉得出这么大的大便的?”
“这我哪知道。不过我觉得,不是因为那个人受了伤才缠绷带,而是恶魔缠在他头上害他出血了。对了,有可能是缠了绷带的人能拉出更大的大便!”
“我觉得不对。”钟毅说,“之前我们没有找到他,做广播体操的时候也没看见他,很明显他是另一栋教学楼的,那他就不可能来我们这儿上厕所。”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除了监视它,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嗯……我想不出来,郭迪应该有办法吧。”
“啊?我?”郭迪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搞明白状况。”
“行吧,那就只能这样了,我们三个盯着那个——啊!恶魔要出校门了!”
“不要慌。”钟毅说,“出校门不是好事吗?”
“我是担心它还会再回来。”邱吉验说。
“那也没办法。学校外面的事我们管不着。”
“行吧,那就先观察一段时间。”
果不其然,下午绷带也来了。邱吉验说的观察一段时间,就是在每个课间休息时间,他们三个轮流监视那个绷带,这样的生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们都感到很充实。其他同学扔沙包、踢毽子的时候,他们脱离了这样的低级趣味,带着使命感前往另一栋教学楼。有时候他们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对象,因为自从大家那次躲在课桌下以后,校园里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邱吉验说这反而证明他们没有搞错,正因为恶魔一直被他们监视着,才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们商量。”郭迪说,“你们还记得那个绷带男在几班吗?”
“不记得。”邱吉验说,“我只记得他们教室怎么走。”
“我也没去记这个。”钟毅说。
“既然他们班跟我们不在同一栋教学楼,而且放学后比我们班先离校,说明他们班跟我们不是同一个年级,而且比我们低年级对吧?”
“没错。”邱吉验说,“原来你明白状况了啊。”
“这就说明我们会比他先毕业。”郭迪说。
“你想说——”
“对,我们迟早要上初中,不可能永远盯着恶魔,到时候怎么办?”
“还早吧。”邱吉验说,“以前我们算术方法做不出的题目,学会设未知数以后不都很快就做完了吗?到时候我们就知道怎么办了。”
“我觉得已经没时间了。”钟毅说,“邱吉验,你没发现你已经长胡子了吗?”
“诶?”邱吉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好像确实长胡子了。“这么说来,钟毅你没发现你长高了吗?”
“不是跟你差不多高吗——诶?我声音好像变粗了。”
“是喉结吧。”邱吉验说,“那么郭迪也——郭迪倒没什么变化。这么说来,这里是哪里?”
环顾四周,可以肯定里这里还是学校,因为他们一路上看到的人们都穿着校服——只不过是高中的。来不及想那么多,他们只关心绷带去哪儿了。他们在校园里四处乱转,校园很大,突然,上课铃响了,在校园里走动的学生都回到各自教室。这样一来,除了田径场,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在田径场外的栏杆边上,邱吉验指着坐在绿茵场上的一个男生,说:“那个人是不是缠绷带的男生?”郭迪说:“太远了看不清,可是那个人很明显是高中生啊。”邱吉验说:“我们不也是高中生——哦郭迪还是小学生。”郭迪说:“那个人没缠绷带。绷带男不缠绷带长什么样子你知道吗?”邱吉验说:“我不知道。总之绷带现在已经消失了,我就当那个人是原来的绷带男了。”说完,邱吉验下楼梯,朝绿茵场走去。
“你去干嘛?”郭迪说。
“我去揍那个人几拳。”邱吉验一边走一边说,“揍到他缠绷带为止。”
郭迪望着邱吉验身影发呆,钟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之前你不是问应该怎么办吗?我已经决定了。”郭迪仰视着比他高一大截的钟毅。钟毅继续说:“我不赞成邱吉验的做法。就算他把那个人揍到缠绷带,那也不一定会是恶魔变的绷带。听好了,我的办法是——自杀。自杀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可以让问题变得不重要。待会儿我会从那栋楼跳下去,你离那栋楼远一点,免得砸到你。”
“那我怎么办?”郭迪说。没有人回答他。他的两个同伴一个正在往下走,一个正在往上走,只有他停在原地,像个真正的迷路小孩似的,蜷着身子哭出了声。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