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某个丑的女孩突然变漂亮了是什么体验?

By fyq88013420 at 2020-06-16 08:38 • 201次点击
fyq88013420

我见过最丑的女孩。 叫胜男。 是我同桌。 初三转来的。 我从不用恶意的词汇去攻击一个人。 这个所谓的丑,真的是很客观的评价。 胜男不仅矮,而且胖。 浑身黑乎乎的。 一口大龅牙,每隔十秒,就要吸一下鼻子。 否则就会有黄色的粘稠液体,缓慢滑出。 做她的同桌,我倒了七辈子血霉。 至于为什么不是八辈子,因为更倒霉的在后面。 她爹是我爹的高中同学。 我被特意叮嘱,要好生照顾。 于是我忍辱负重,开始了护“花”生涯。 虽然她刚被安排在我旁边时,周围一阵起哄。 全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 但,日子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堪。 因为从她坐下的第一个瞬间。 她便偷偷递来了一个小礼物。 是一张三十块钱的梦幻西游充值点卡。 在那个时代,那个年纪。 犹如一道圣光,闪到了我的眼。 家里有很多,感觉你会喜欢。 请多指教。 她说话轻柔,克制有礼。 我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慌慌张张的回应道。 指教,指教,没问题,以后作业给你抄,有事帮你罩。 然而,对于前半句,明显是我想多了。 随后的考试,她拿了全班第一。 从那之后,作业只有我抄她的份儿。 班主任曾亲自问她。 要不要换个位置,坐前排。 她想了想,微微一笑。 不用了老师,后面挺好。 全班又是一阵起哄。 强行给我俩配对。 只有我知道,她为什么坚持跟我坐同桌。 因为在我这儿,她纳了投名状。 起因是一本日记。 再准确点。 是因为一首诗。 我年少不学好,总爱搞点歪门邪道。 写诗填词,是一大块。 打油诗,藏头诗,情诗,手到擒来。 为显才华,还专门搞了一个密码本,上面题字: “狂风不催我心,若屈岂是龙头。” 密码就在诗中,本子从来不藏。 谁若破得,且看且翻。 不成想,第一个破我功的,就是她。 只用了三秒。 “若屈岂是龙头,龙头不屈,意为龙抬头,二月二龙抬头,那就是0202喽。” 我目瞪口呆,心有不甘。 想扳回一局。 她倒也大方,拿着自己的日记本,甩给我。 上面也有密码,也有题字。 “灯火阑珊,百转千还。” 字迹清秀,比我的,好上太多。 只可惜,小姑娘,终归是小姑娘。 不懂人心险恶。 我从课桌里取出一枚曲别针。 掰直之后,捅进密码锁的小眼里。 三下五除二,本子就打开了。 “你…” 她不知说什么好。 毕竟我小时候也是在古城路,跟狗哥混过街头的人。 对付文人这套,还是耍流氓好用。 只是不曾想,这套流氓耍得,把我俩的人生彻底捆绑。 日记里面,写的是她的情愫。 一个学长,她暗恋了三年。 后来那个学长转学,来到我们这里。 她便对着家里,软磨硬泡,也跟了过来。 通篇下来,我看的目瞪口呆。 这也太劲爆了。 那个学长我知道,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又高又帅,成绩也好。 最关键还是校篮球队的,身后迷妹无数。 这日记里的东西,要让同学知道了,会把她笑死 要让她爸知道了,能把她打死。 就在我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 一张五十块钱的点卡递了过来。 我瞬间脑子不清醒了。 一句我帮你追。 脱口而出。 从那之后,我俩的人生,被捆绑在一起。 我成了恋爱军师,外加大将。 不仅出谋划策,还身体力行。 为了她,准确的说,为了她的点卡。 我扎过学长的车胎,偷过学长的课本。 跟踪过学长回家,甚至记录过学长所有的行踪。 现在回想起来,我整个年少青春,仿佛浪费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一样。 当然这么做,也不是没有收获。 收获就是,学长知道了胜男这个名字。 而胜男知道了,学长已经在谈恋爱的事实。 那个女生,是学长隔壁班的班长。 我见过,怎么说呢。 要我,我也喜欢。 长相没的说。 关键性格还好。 温润如玉,温柔异常。 一看就是那种踏实努力的好学生。 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任谁都讨厌不起来。 胜男不可能赢的。 这点,我俩都心知肚明。 但,要不说胜男这个名字取得好呢。 胜男胜男,我是男的,她胜我一筹。 我万万没想到。 她竟然跟学长以及她女朋友都混熟了。 平日里,还充当起了两人的信使。 学长是个直男,总惹女朋友生气。 于是胜男忙前忙后,帮忙哄人。 甚至节假日送的礼物,都是胜男精心挑选的。 至于学姐呢。 可能是性格好,也可能被胜男打动了。 亦或者,胜男的长相实在不构成威胁。 总之,也欣然接受了胜男的好意。 于是三个人形成了奇怪的组合。 她在学长那里,充当起了我在她这里的角色。 不仅帮学长出谋划策,还身体力行。 我曾经趴在课本下面,偷偷问过她。 图什么。 她想了想说,觉得她俩很般配,他们开心,她就开心。 我估计,这就是所谓的cp粉雏形。 只不过,在我看来,这也太惨了。 要说人间惨剧这块,老天爷必是胜我几分的。 我以为胜男这样就够惨了。 但真正的惨,在后面。 那个学姐家里比较穷。 可能也正因如此,她读书格外刻苦。 别人的早恋,都是风花雪月。 她的早恋是习题试卷。 互相提问,讨论习题,是他们做过最浪漫的事情了。 这个学姐,还有一个弟弟。 感觉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一样。 从小不学无术,是个无赖混混。 在外面招惹是非,总是闯祸。 结果,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某天晚上,学姐的家里闯进来一个人。 拿着那种自制的火枪,大杀四方。 三死一伤,几乎灭门。 在当地是很大的新闻。 学长一下崩溃,彻底消失了。 胜男也不知所措。 后来不知为什么,胜男喜欢学长的事情,被人爆出来。 因为这个新闻的加持。 她遭受到了前所有的校园暴力。 所到之处,皆是非议。 他们认为,胜男丑人多作怪,是绿茶婊。 甚至,他们造谣,凶手就是胜男雇的。 她杀了学姐,好自己上位。 初中,几乎是一个人最混乱无序的阶段。 倘若作恶,会令人发指。 在胜男的课桌里,经常会有死老鼠,死鸟出现。 最过分的,还有大便。 虽然胜男长得丑。 但毕竟是女孩。 我都受不了,何况是她。 于是她退学了。 临走前,什么也没说,塞给了我一个空白信封。 她走后,我打开。里面厚厚一叠点卡。 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淌。 很多事情都在慢慢变的平静。 大家照常生活着。 直到中考来临,如期而至。 我侥幸上了本地最好的高中。 一进校园,就感受到了美好,与压力。 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但又确确实实比初中更加多元与自由。 每天不用再穿校服,学校里面就有超市。 每逢开学,还有各种社团的招新活动。 至少对于那个时候我而言,是大开眼界。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高中的女生,普遍都要更好看些。 不仅在发育上,穿衣打扮上也更接近成人审美。 我们这群高一新生,就像一群乡巴佬一样。 站在校园里,张着大嘴,流着哈喇子。 看来来往往的女生,出神不已。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几乎点燃了所有男生的视线。 白衣飘飘,一袭长裙。 近一米七的身高,比例近乎完美。 耳旁的一缕发丝,随风飘动。 整张脸透着一丝古典的气息。 这是哪家仙女,落入凡间? 通过旁人的议论才知道。 这是我们这一届的新生代表。 在最牛逼的尖子班当班长。 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诚不欺我。 我从来没有那么感谢过,之前努力学习的自己。 考上这所高中,真的值了。 如果再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甚至想再多写几套卷子,多做几分习题。 最好也能去那个什么尖子班,那就完美了。 结果,就在我做白日梦的时候。 这姐们径直朝我走来。 拍了一下我的脑袋。 哎,怎么也不打个招呼? 蛤? 我满脑子问号? 一旁新认识的朋友,纷纷吹口哨起哄。 弄得我又尴尬又得意。 我虽然刚刚从大家口中,知道了她是谁, 但,她是谁啊? 我就掰断了手指头,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号人物。 结果她说自己是胜男。但现在改名了,单字一个笙。 都说女大十八变,但胜男这一手,是孙悟空八十一变。 后来叙旧的时候才知道。 从学校退学之后,她修养了一段时间。 去北京做了颌面手术,解决了龅牙问题,顺带治好自己的鼻炎。 因为不怎么出门,加上各种护理,休息得当。 她不仅变白了,个子也一下长起来。 之前我只知道她富。 不成想,她靠着富,把白和美也搞到手了。 我无话可说,且目瞪口呆。 但还有一个疑惑笼在心头。 之前都传言她们家搬去了外地,为什么又会回来上本地的高中? 结果并不意外。 她通过一些手段,查到了那个学长的踪迹。 他在这所高中,于是她也跟了过来。 我心想,你这都这样了。 哪个男的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学长的脑回路不这样。 他又谈了个女朋友。 这回是日系甜美型。 身材娇小,可爱爆棚。 妈的,我不禁暗骂一句。 以前觉得胜男惨,现在发现最惨的是我, 她帮学长谈恋爱就算了,我还得帮她帮学长谈恋爱。 这么看来,学长比我高了不止一个lvevl啊。 我哪受得了这个? 可胜男,哦不,笙,不管。 平日里,动不动就从班里面给我揪出来,给她出谋划策。 一开始我还鞍前马后,毕竟她来找我,是给我长脸。 但时间一长,问题来了。 为了她的桃花,我把自己的给掐了。 姑娘们都觉得我已经有主,纷纷礼让三分。 我一肚子憋屈,无力言说。 但憋屈的不止我一个。还有胜男。 哦不,笙。 学长自从那件事之后,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开始游戏人间,雨露均沾。 已经朝人渣的方向发展。 却唯独不碰胜男。 胜男几度憔悴。我亦反复奔溃。 这么看来,我的青春,实际上,是被一个男人折腾的够呛。 但胜男还得是胜男,哪怕改了名,也胜我一截。 突然有一天,她就开了窍。 下定决心好好学习。 后来才知道,学长告诉她。 有些事,等你考上北大再说。 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怎么见过她。 后来我休了学,闭关写书。 和常人的人生,正式脱节。 再听到胜男的消息,是高考出成绩之后。 她说她发挥失常,我瞅了一眼。 嗯,是失常,没拿状元。 是第三还是第二,我忘了。 总之上了北大。 就在她风光而去的时候, 我写书失败,默默滚回学校。 没多久,又折腾起了艺考。 去北京参加考试的时候,她全程接待,带我参观了校园。 一路上美女不多,帅哥不少。 我问她生活如何。 她说学长又恋爱了。 然而,依旧不是她。 我拍拍她的肩膀,笑笑说。 等哥考上电影学院。 明星任你挑。 她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我有分寸,亦不再问。 再后来,我走了狗屎运,考上大学。 兜兜转转,几年下来,也见识不少人和事。 她在我前面毕业。 毕业之后,就回了家乡。 顶着北大的学历,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只有我,一点都不意外。 用脚后跟想,也知道。 学长肯定回家乡发展了。 但我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胜男会那么绝。 直接找了一份上下班路线和学长重叠的工作。 不计报酬,不计发展,不计一切。 只为能守着时间,跟学长偶遇。 我有时候会怀疑,这么恋爱脑的女生是怎么考上北大的。 有时候又觉得,她这个韧劲,怎么可能有干不成的事。 七个月。 她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偶遇了学长九次。 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学长终于妥协了。 他第一次向胜男抛出了橄榄枝。 邀请她去自己家坐坐。 很正式。 一听就是那种,会给名分的邀约。 那你怎么说? 我夹了一口海底捞的涮羊肉。 期待着,这场马拉松式暗恋的大结局。 对面的胜男穿着职业装。 不带情绪。一脸精致。 我拒绝了。 然后告诉他,以后都不用联系了。 我听罢,没说话。 点了点头,把啤酒满上。 来吧铁子,走一个。 我知道,胜男终于想明白了。 一直以来,她追的,其实不是那个人。 是一场镜花水月,是她的青春。 当美梦成真的那一刻起,梦就不再是梦了。 那个人抛出的从来就不是什么橄榄枝,而是一把大锤。 锤碎了她的水月,锤碎了她的青春。 那一刻,他还俗了。 而胜男的心结,也就此断了。 一切圆满,不必回头。 我把啤酒一饮而尽。 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胜男想了想。 其实这次是来跟你告别的。 准备留学。 这个月就走。 嗯,挺好。 我有些失落,但也没说什么。 哦,对了,临走前送你个小礼物。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本上了锁的日记。 和小时候的一样。 上面题字 “灯火阑珊,百转千还。” 这回可别刷无赖。 打不开,你就憋着吧。 我哈哈大笑。 看来,到底,我也是没逃过这一劫。 我收下日记本。 一脸老父亲般的神态。 胜男啊,哦,不,笙 嗯? 出国以后,照顾好自己。 哈哈,放心吧。 尤其挑男人,可得长点心。 啊,点心,什么点心? 胜男故意打岔,我俩会心一笑。 整个饭局,气氛欢快,开心异常。 根本不像离别的局。 临到最后。 在海底捞的门口,马上分别。 我陪她等车。 胜男啊,哦,不,笙。 这回,就不去机场送你了。挺忙的。 嗯,别送了。 哎,你这名字改的真麻烦。 我还是喜欢叫胜男。 她半晌没说话。 临上车了,才回头来一句。 嗯,我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琢磨过味儿来。 一串密码,像闪电一样,出现在我脑海。 0000 一试,果然开了。 里面是大片空白。 只有一句话。 “兜兜转转,回到起点, 谢谢你,陪我折腾过。” 然后一张卡片从里面滑落。 我弯腰捡起来,是一张五百块的点卡。 嚯,这回大手笔啊! 我拿着点卡。 喃喃自语道。

copy from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634504/answer/1279638557 5


还以为是你的体验呢

uqinzen at 2020-06-16 08:51
1

@uqinzen 哈哈哈,有点好看就转了

fyq88013420 at 2020-06-16 13:13
2

伤痕文学

Deckard at 2020-06-16 13:51
3

好假啊

ttwalk at 2020-06-16 21:05
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