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马斯喀特

By 田一朴 at 2020-04-20 20:54 • 107次点击
田一朴

一个巴基斯坦人穿过
挂满手鼓的乐铺,对我说:
“你的父亲在地平线另一边的沙漠,
那里的太阳受了伤
挣扎着爬进一条杀死海洋的丘壑。”
于是我沿着流星哭泣的泪痕,独自
寻找大地那干涸却依旧丰满的胸乳。
我听见有人在风里歌唱
嗓音带着刺破黑暗的尖锐沉默
“猩红的燧石烧伤一只
匿名的信鸽,雪白的信纸
掉落出十年前一枚凝固的秒针,
挡住了我心爱的孩子的小小身影。”
骆驼队从撕碎的歌声里走出
吹着长笛的饲蛇者递给我生锈的
指南针和开斋节的坚硬羊角。
于是我的手掌上长出了森林的年轮
被砍伐的古树成为利剑,血泊里
睡着童话城堡里的苍老国王
他枯瘦的手边是杜鹃花的瀑布,
而靠近赤道的地方满是冰封的烈火。
我就是这样在马斯喀特看见我的父亲
他挥起锄头,从火红的岩层里
开采出远古动物乌黑的流体头骨
和无数曾经被遗忘的月亮。
我静静等了数十年,
在一百万个太阳熄灭后
走上前去,微微弯下腰
看着年轻的父亲把一朵沙漠玫瑰
编做花环戴在我正在被吞噬的墓碑。
于是一个又一个巴基斯坦人穿过
布满微弱星辰的海洋,对我说:
“你的父亲在地平线那一边的沙漠,
那里的太阳包扎好流血的伤口
纵身跳入了交映死亡的永生。”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