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 临睡与醒来

By daisyjhj at 2020-04-16 13:54 • 178次点击
daisyjhj

最近我很早就睡了,今天算是最近睡的很迟的一天,最近就是大概一两个礼拜吧。打字,其实我每天都会打很多很多字,我的工作就是打字,但我工作的那种打字和现在这种打字是不太一样的,或者说完全不同,我的工作是把从别人脑子里蹦出的字用我的脑子转换成另一种语言,现在我是在把我脑子里的字转换成我的语言。其实也都一样,就是打字。我的脑子,或者说我的思想,和我的语言之间。我本来就很嫌弃我的脑子,但我的脑子不就是我吗,我的思想不就是我吗,我的嫌弃不也是我的脑子在嫌弃吗。所以我的脑子在嫌弃我的脑子。它怎么屁事这么多?

总之,把从别人脑子里蹦出来的字用被我嫌弃的我的脑子转换出来这个活,目前还能够接受,也许是因为目前我的脑子还没有嫌弃过另外哪个脑子,又或者我的脑子自动把所有嫌弃的矛头指向了它自己。

其实我的脑子,我就称它为脑a吧。脑a经常嫌弃其他的脑子。只是脑a又觉得它和脑b或脑c的处境其实差不多,不管它们的基调是什么样的,其实都差不多。比如脑b是个连环杀人犯,那脑b应该总是在想着,到哪去搞几个人杀杀。脑b应该总是以杀人为乐的。杀人取乐对于脑b来说就是它的事实。就像脑a无法不嫌弃它自己的事实一样。脑b觉得从外面搞几个人杀能满足它,脑a觉得不管杀几个人也满足不了它,而且这种事很大概率会让它更厌恶自己,所以杀人这件事不在它的考虑范围之内。我想,如果杀人能够满足脑a的话,能够让它从对自己的嫌弃之中稍稍抽离开那么一会的话,那脑a也会去认真思考一下杀人这个问题的。你怎么看呢?你觉得脑a和脑b有什么不同吗?你觉得它们有高低贵贱之分吗?我不知道。所以我想问问你。

今天起床,又煮了一大碗面。已经吃了一周这种面了。每天起来吃一碗,剩下的一天就吃点水果什么的。面非常简单,但很美味。先打开冰箱,拿出一个或两个鸡蛋,如果想吃一个,就拿一个,想吃两个,就拿两个。然后拿出一个西红柿,三分之一截剩下的西葫芦,一点蘑菇,一根葱,有时候我也不会放葱,娃娃菜揪三片,味增酱,上面有一个小孩的那个牌子。然后打散一个或两个鸡蛋。打散鸡蛋后放多点油,把鸡蛋煎成黄澄澄的蛋饼,然后放在案板上。接着往煎鸡蛋的锅里倒水,大概三四碗水的样子,我一般用打蛋的那个碗装水。因为锅已经热了,所以水会烧得很快。大概一两分钟吧。这个时候把之前放在案板上的蛋饼切成条,冲一冲西红柿,把它切成很多小块。水已经微微冒泡了,把切好的蛋和西红柿放进锅里,然后洗蘑菇和娃娃菜,洗好后把蘑菇放进锅里,然后再把娃娃菜切成丝放进锅里,这时候还有一节西葫芦,西葫芦切成丝,切好以后也放进锅里。这个时候我会想起来,噢,忘了放海带,或者叫裙带菜,然后把干的裙带菜放一点进去,不一会裙带菜就舒展开了。然后挖一大勺味增,在锅里匀开,放一点生抽。最后抓一把细面,散在锅里。大概一两分钟以后就可以关火了。如果那天拿了葱,就切一根葱放进去。如果做的酱焖黄豆还有剩的,就再放一点焖黄豆。今天我没有吃焖黄豆,因为昨天吃完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