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打一打

By zhener at 2020-04-15 01:02 • 177次点击
zhener

我看到你们在打字,我也想打一打。我刚开始想的,是打字是不是就是在打一个叫字的人。我从来没打过人,但是我常常对我朋友说,我要打你我打死你。
大半夜的,我订了只烤鸡,我在等它,我虽然困了但是我不能迷糊。我本来想吃烤鸭,可是烤鸭店都关门了啊,我就吃烤鸡,我明天还要去买鸡,买鸡就是买一整只鸡。还要买鸡腿,意思不是买了那一整只鸡的鸡腿而是买完那一整只鸡以后还要另外买鸡腿,我还想买点猪肉,我还想买鸡胸肉,我快要疯了,我的朋友她吃着素一天天就过得挺好,我吃不到肉焦虑啊,我必须吃它。


对于表达我总是含着,含着就是把话含在嘴吧里不吐出来,我总是害怕表达得不好,自己不满意,不理想,所以我就憋着,可是,对于我这样的人,不表达就跟不吃肉一样难受,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可以,一个月就费劲了。

zhener at 2020-04-15 01:07
1

刚刚看了一下外卖的情况,显示骑手正在店内取餐,这个骑手的车,在店铺标志旁边停着,车上居然没有人,我就奇怪了,这个也显示出来的吗,还是以前就这样的,取餐的时候车上没人送餐的时候就有个小人骑在车上。我以前没注意过。

zhener at 2020-04-15 01:11
2

现在我吃饱了。真是快,刚刚想到自己会不会吃着吃着就会变成猪头了,就停了下来。我真是不太健康,半夜吃鸡,还喝了冰牛奶。我今天给了一个室友一个牛奶,她说放冰箱吧,我就把它放进了冰箱。我感觉她很高兴我主动给吃的了,因为平常我不搭理她们。不是我不搭理,是我害怕跟人交流,我就溜,溜来溜去。刚刚我把这盒给她的牛奶拿出来喝掉了,因为这个鸡有点辣,然后我又去房间拿了一盒冰上,我想她明天是绝对不会知道这盒奶已经被掉包过了。

zhener at 2020-04-15 01:44
3

洗了个澡,我要继续。
这几天看了那本书,《断裂-世纪末的文学事故》,我才明白哦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就了解了,哦,明白了,哦,哦哦哦,,原来这么厉害的,哦,,。这是二十一年前的事情,我那时候刚读小学,现在我这么大了,我了解到了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某些地方某些事情上发生的事情,现在他们活着我也活着,越来越觉得与年长的人们也身处于同一个时代,同一片荒漠了。我觉得我完犊子了。

zhener at 2020-04-15 02:26
4

这几天性侵那个事情。微博上有个姑娘贴的那个表哥的帖子,我看了,下面的评论也看了,我就想这他妈地球上表哥真的太多了。这么多相似经历,怎么从来没听到有人喊过防火防盗防表哥,每天有多少表哥出生知道吗?我看我的外甥欺负我外甥女,我就难受,男生不要惯着他欺负妹妹,真的,一直欺负着,你看他们到了青春期的时候会对谁下手。
教他们保护妹妹不行吗?

zhener at 2020-04-15 02:38
5

现在2:41了,我昏昏沉沉的,以前看戏文有些桥段就是,女生醒来开唱:昏沉沉啥啥啥啥啥,啊,我这是在哪里啊?然后开始回忆:记得那,啥啥啥啥啥。颤颤巍巍的站不稳,然后来一下:啊呀呀。恍然大悟了哦原来是这样。锵锵锵锵锵,一幕就完了。
戏文分场,第一场第二场第三场很多场。以前我们家乡的目莲戏要连着做三天三夜,不停歇的,有文的板块武的板块,我没见过,我在戏曲小考里面看到的。

zhener at 2020-04-15 02:52
6

然后还有个事情要打,现在打字变成了打事情。这个事情打起来要很长很长,它这个长不是一般的长,我可能打着打着就睡着了,我得先睡一觉才能打出来,睡一觉以后可能也打不出来,可能要睡两觉,我不知道。我最近在练一种神功叫做憋憋神功,就是憋着不表达任何东西,但是练了四天就破功了。现在我可以练另一种神功了,叫做打打神功。

zhener at 2020-04-15 03:13
7

打打打,打一个字

uqinzen at 2020-04-15 20:54
8

@uqinzen 啥字啊~

zhener at 2020-04-16 15:21
9

我没有去买鸡。我到今天也没有去买鸡。一个礼拜过去了,我们天天在讲去买鸡,但我始终都没有去买鸡。有一天我在房间里说,我们去买鸡吧,她说什么?我说我们去买鸡吧!我也意识到了,我又喊我们去买鸡吧,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zhener at 2020-04-16 15:23
10

我通常只是在看鱼,如果十次来到湖边,那么七次在看鱼。两个小女孩在我面前吹泡泡,风往我这边吹,泡泡都飘到我这边来。有一个泡泡,就从我打字的大拇指边这样游过去,又从木栏缝隙里这样游出去游到了湖面上,它是不是长了眼睛。

zhener at 2020-04-16 15:31
11

二月底湖边基本上没有人,我们来逛,在一棵光秃秃的树边坐了一会儿。这棵树是斜向湖面生长的,样子就像《唐伯虎点秋香》里面周星驰那两个一仰一驼的小弟中仰着的那个,对,我觉得所有的树都挺有人形的。我妈妈右手刚刚被烫得只剩两个手指的时候,我看到每一个树杈都觉得像她那只手。到四月初我又来到湖边,路过了这棵树,发现它居然开花了,但是旁边坐了个人,我就没去仔细看。我回去以后想着这棵树,想知道它开着的是什么花,第二天就专门去看了这棵树,我看出这是一棵桃树,开着白花。回去以后我想,我已经第三次看这棵树了,我居然会为了搞清楚它是棵什么树而跑来看它,我离它足足有八公里。我既然来了,要不然,就天天来看它吧。

zhener at 2020-04-16 15:47
12

第八天了,我天天到这棵树旁边,待一个小时。有时候这里坐了人,就到对岸去,远远看过来也能看到这棵树,我看着它待一个小时。我原本的打算,是待一个小时,写首诗。但是三天下来,我写地烂七八糟,我索性都不写了。我最原本的打算,是秘密地进行这件事,我谁都不告诉,就好像在进行一种隐秘的对一棵树的暗恋,可能我是个急性子,我喜欢不起来这棵树,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干嘛呢。可是我已经决定干这件事了,我就得干下去。每天坐公交,有时候坐地铁,有时候骑自行车去。一个小时满就走。我对我的朋友说了,她们说我跟这棵树,就好像在相亲。我现在已经感觉累了,太远了,我每天到达的时间从下午一点慢慢拖到了下午三点,我有时候一点劲都提不起来,因为每天要出门我感到紧张。
我朋友说,你有个lover 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zhener at 2020-04-16 16:00
1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