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 写作马拉松

By senmu at 2020-04-11 23:27 • 171次点击
senmu

我一般在这里不转发,但是这个写作马拉松也很有趣。论坛一直以来不也是在进行着写作马拉松吗?
节选自《心灵写作》,作者娜妲莉.高柏。

  1. 写作马拉松
    为期八周的写作研习会,每周聚会一次,一次两小时。通常在最后一次聚会时,我们会举行四小时的写作马拉松。不过,要举行马拉松,不见得非得参加写作研习不可。我就曾只和另外一个人写了一整天。过程是这样的:每位成员皆同意从头到尾全程参与,接着我们拟出时间表,比方说,一个十分钟的写作时段,接着另一个十分钟的时段,然后是一个十五分钟的时段,以及两个廿分钟的时段,最后一口气写半小时,马拉松宣告终止。第一个时段展开后,大家都埋首写上十分钟,然后在房里走来走去,并且朗读方才所写的东西,可是谁都不作评论。
    如果成员人数太多,会占掉太多时间。所以我们会分批轮流朗读,不是每个时段结束后都读,而是每隔一个时段朗读一次。一有人朗读完毕,自然会有片刻的停顿,不过我们并不会说「写得很好」,或甚至「我知道你的意思」。没有优劣之分,没有赞美或苛责。我们朗读刚刚写出的稿子,接着由下一个人朗读。有人要是不想读,或者不愿意在一次马拉松里朗读两次,这些都是被允许的,当然要有这个弹性,要是有人想要多朗读或少朗读也可以。写稿,朗读;再写,再读;通常你会停止束想西想,变得越来越不自觉。每个人都在同一条船上,而且因为没有人会在旁批评议论,你会觉得越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地写。
    过了一会儿,你的声音开始会有种脱离肉体的感觉;你不能肯定究竟是你说了某段话,还是房里另一个人说了这段话。由于没有人提出评论,如果你想回应某人写的东西,你可以在下一个写作时段提笔向此人致意:「贝芙,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的父母也会在晚饭吃到一半时,在厨房的灯下开始吵嘴。地板上铺着绿色的油毡。」不批评别人的文章能让我们产生一种想要发言的健康欲望。你可以在下一回的写作时段中,尽情地渲泄那股能量。
    写、读、写、读,这是一种让你得以不受内部检查干扰的绝佳方式,让你享有宽阔的空间写出你心里的话。
    我们也在房间中央摆了一个盒子,大家把想到的写作题目写在纸条上,折起来放进盒中。每一回写作时段展开时,有人会抽出一张纸条,唸出上面所写的题目。你不见得一定要写这个题目,不过要是你没有灵感,便可从这里着手来写。你会很讶异,一旦你进入那种自动状态,你什么题目都能写。或者,你可以以这个题目为起跳点,让你的手开始挥动。「『游泳』,我泳技高超,而且很有自信。现在我真正想写的是,有朝一日我终将变成一抹白光……」或者你可能以为自己对游泳没啥好说的,可是开始写了以后,你却想起了小时候在电影院里,坐在爸爸身旁,爆玉米花的奶油从你的小手上滴落。当时你是多么崇拜伊漱.惠莲丝啊!【译注】人们头一回参加马拉松时都很紧张,害怕自己没什么好写,或写不了那么久。结束时,他们都很讶异时间竟过得如此飞快「我可以写上一整天!」有一次,我在明尼苏达大学教为期一周的写作班。第一天早上,我请十二位学生试试看马拉松写作。一开始,他们老大不情愿,并对我冷嘲热讽。马拉松结束以后,一位男士插嘴说:「我们先吃午餐,下午再来马拉松写作吧。」那一整个星期我们都没有做其他事。有几个回合,我们试着从晚上十点开始,写到凌晨一点,或从早上七点写到中午。
    在那个星期当中,有人从题目盒里抽到「你的第一次性经验」。有位女士自此在剩下来的几天里没写过其他题材。她写她第一次的性经验,还有第二、第三次……等等。我相信这会儿她仍坐在明尼苏达州丘市的彩虹酒馆里写她的第七○八次性经验。几位高中生正在她附近打撞球,而她不断地点百事可乐,以便继续占有酒馆里的那个雅座。她弄不清楚此刻是日还是夜,手不停地在纸上移动。无疑地,她现在随时可能悟道,而我们会纳闷:「她还会不会回来呢?她还会不会回来……」马拉松是非常开放的经验。刚做完一次马拉松写作时,可能会有种赤裸裸、失去控制的感觉。我有时会觉得有点生气,可是我没有理由生气。那好像是你自我防卫的肚子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突然间,你赤条条地站在那里,暴露真我的本色。完成马拉松后,你试着和另一位马拉松选手做正常的交谈,谈谈天气或是当个写作人有多么好,但是你心里却感到好没面子。放心,这个阶段一定会过去,你会恢复全身的防备,又变得顽固刁钻。

有意思

hongzaor at 2020-04-12 03:39
1

姑娘家的心思很细密啊

earthfly at 2020-04-12 08:20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