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2020408

By chujiu at 2020-04-08 20:47 • 115次点击
chujiu

语言是个好东西。语言不但是文明的基石,也是个人存在的凭证。所以语言是权力,所有的独裁者都会想办法控制语言。主动放弃语言的行为是一种反存在,类似一种宗教修行,或一种可以形而上的反抗。失去语言的群体是无法存活的。反智或者愚民就是在严苛的控制下最低限度的使用语言。使整个社会的信息处于一种最低限度的流动,仅仅不至于死亡。失语是可怕的,会导致整个文明的退化,以至于变成猪圈。除了一些杂乱的哼哼和嚎叫,无法说出屠刀也无法说出饲料。被严苛控制的语言就是规训,被定向编码的机器。人工智能就是为了一定程度的解放这种控制,机器类人化。
语言是思维的具象。失语如同脑死亡。
诗是最自由的语言,是不可规训的。因为它除了自身外,没有任何目的。意识本身也没有目的,除了它的存在本身。试图认识无序的活动。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