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0407

By uqinzen at 2020-04-07 15:53 • 122次点击
uqinzen

开始吧,不要停。打字,打字,打字。我可能要死了,这种感觉最近有点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疫情,如果我得了这个肺炎,然后因此死掉,简直是一种完美的死亡。完美的死亡就是在一次大规模的群体死亡中死去。个体不再重要。死亡本身就是消灭个体。如果它消灭的是一个整体,那么整体中的个体就非常不重要。

Zooey走过来,他说,我真的好像你,我真的好像你爸爸。这其实是他的口头禅,他的确是一种情感表达,但这种情感跟字面意思并不太相同。他甚至不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真的不理解嘛,或者说我真的比他更理解这句话吗。他的理解或许比我的理解更完美。或者说没有谁的理解比谁更完美。对于情感就是这样的。

如果在这次群体死亡中,我和孩子同时死了,那么是不是他的死亡比我的死亡更那什么呢,更悲剧吗?更令人唏嘘吗?有什么区别呢。

有时候我想到我爷爷,他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因为我没有在他临终时在他旁边,我也不知道,在,我也不知道。他这一生,经历了那么多灾难,寿命却很长,九十多岁算很长了,问题是他是一个偶然现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能活这么长。

让我喝一口咖啡,手冲。春意盎然?类似的名字,这款豆,混合豆吧。手冲也有人指手淫,打手枪,之类的吧。手淫是一种什么行为,我的意思是他的历史如何,我完全不了解,比如说,我爷爷有没有手淫过?我不知道,我父亲呢?我也不知道。有一些农村的男生,我以前小时候的一个玩伴,他似乎不太了解手淫,当他有强烈的性欲时,他想到的是女人,而不是手。但是如何得到女人呢?他想到的肯定不是约炮,在几十年前的村民根本就没有约炮的概念,他想到的是娶媳妇。讨老婆。讨老婆就是为了解决性欲,甚至在解决性欲这个大前提下,老婆的外貌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只要是女的就行,真的。


Zooey突然要跟我玩石头剪刀布,他赢了几次输了几次,输了几次以后他哭了,他说他想赢,我说你有赢啊,他说他想赢的更多。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基本上就是整个人生的问题。石头剪刀布这个游戏,基本上是一种随机游戏,胜负的概率是一样的,你要想赢的更多输的更少,如何实现,除非对方出手有一定的规律,而你发现了这个规律,那你可能赢得更多。但是他一旦发现你掌握了他的规律,他可以调整,甚至可以反过来利用你的这个发现。

事实上,这个规律很难出现,或者说正常人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不被人掌握规律,于是这个游戏相当公平,随机碰随机。

我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是他怎么理解这句话呢。一个四岁的孩子如何理解胜败乃兵家常事。在一个随机的世界里,胜败根本就不重要好吧。为什么一定要赢。为什么输了就不开心呢。不都是游戏吗?这个很奇怪。

如果我输了,我不会不开心,因为我不在乎,但是由于我不在乎,这个游戏变得非常无聊,我也就不想玩了。游戏也就结束了。这就是人生,你不在乎,你就结束了。你在乎你就面对随机的结果,一次又一次,喜怒无常,悲欢离合。

uqinzen at 2020-04-07 17:27
1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问我老婆。老婆,我是不是已经死了。你和Zooey是不是都是我的幻觉。老婆说,你别胡思乱想了。
我开始仔细观察自己和周遭事物,试图找出一些破绽,来证明我不是真实的。我是一个虚拟人而言,也许是我已经死了,我老婆制造了我的虚拟人,但是我自己并不知道,我以为这就是生活。这当然就是生活。或许我老婆知道,她不想告诉我真相。而我儿子不知道,因为他太小了,他无法理解真实和虚拟有什么区别。等他长大了,有一天,我老婆会告诉他。然后他会不会告诉我呢

uqinzen at 2020-04-07 17:34
2

这是要疯的节奏。

chujiu at 2020-04-08 20:47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