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噼里啪啦

By daisyjhj at 2020-04-01 19:35 • 228次点击
daisyjhj

看人家打字真的很爽,不知道打字的人会不会爽,我想那种不按删除键的打字应该是会挺爽的,当然错字还是要删掉重新打,其他的就不要删除了,打出来什么是什么,思想是无法被删除的吧,得阿兹海默的人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还是记忆藏在哪里或是被蒙蔽了。我外婆就得了阿兹海默,老年痴呆。是胆结石,做手术的时候医院打错针了,诱发了老年痴呆。每次想到这些,就会觉得命运是真的很不讲道理,也没有道理可言,但是不想的时候,人就顺着命运直流而下。我想我外婆就是直流而下的时候翻车了,翻船了。但直流而下的时候,人人都很有可能翻船,所以翻船并不奇怪。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太容易,太多可能让你挂掉的因素了。读大学的时候跟小罗去滑雪,我们从来没有滑过雪,那是一个滑雪胜地,有一年冬季奥运会就在那里办的,去的人都是挺厉害的,不厉害至少也会滑。我们买了上山的缆车票,上山以后想都没想就开始滑,那应该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恐怖的事了,当时没有觉得恐怖,只记得风和速度带来的冲击马上就要盖过脑子里的声音了,声音就是,不要怕,冷静。记得那天我上了四次山,滑下来四次,有一次差点撞到一棵树上,撞上去估计就半死不活了。之前听说学校里有人滑雪出事故死掉,第一反应是很理解。以后一定要学一学再去滑,我想知道怎么滑的人应该会很享受那种速度带来的赤裸的美。
刚看到有人说山,我也很喜欢山,虽然没怎么爬过,但如果要去哪里,我想我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山,我的老家就有一座山,白天的时候人非常多,因为它在大学城附近,老老少少都会去那里,我几乎没有白天去爬过山,都是晚上。高中的时候跟两个朋友半夜去爬那座山,太开心,下山的时候还侧躺下来滚了一段。在地上滚真的太痛了。特别是水泥地,那之后再也没有滚过地。
最近一次爬山是和凌子一起,我回家了,那天我们还有党一起去喝了点酒,又跑到山附近的一个小店吃了小火锅,那时候凌晨两三点了,那个火锅店居然还开着,街上都黑了,巷子都黑了,那对夫妻坐在那,像是专门等着我们一样,见到我们进来非常开心。我记得那个锅底好像是五块钱,每人一个小锅,素菜好像是一块还是多少,有很多我从来没吃过的东西,是老板老家的食物,有一种红薯打的粑粑,非常好吃,现在想想真不可思议,那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吃完之后我们还不想回家,凌问要不要去爬山,我们立马同意了,于是我们去爬山,走到里面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开始的,应该是我,开始说鬼故事,大家都有点害怕,走了五分钟党就说不行了要回家。我们又返回把他送到车上。凌说鞋子打脚,我们又找了很久,附近有一个小卖铺还没关门,老板娘刚洗完澡,我们寒暄了几句,那时应该是四五点,老板娘说等天亮了再去,我说为什么,她说你听我的没错。可我真的很想爬。凌买了一双棉拖鞋,我们又上山了。因为走的是盘山公路,转折处是没有一丝亮光的,我们都怕得不行,凌说我们回家吧,太黑了。
第一次去暗房里洗胶卷,拆交卷的时候要去一个全黑的屋子里把胶卷卷在一个圆盘上,第一次卷的时候心跳得超级快。几乎是慌乱的。后来卷着卷着就比较适应了。现在的人如果不是有意几乎不可能进入到全黑的环境中去,就算是夜晚的天空也因为光污染什么的总是橙色红色的。完全的黑暗会触发一些开关,或者说过滤掉干扰,然后人会看到恐惧和自己其实没有区别,就是一体,我就是恐惧恐惧就是我。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暴力。
不知不觉打到这里,其实是有知有觉的,我也还是没忍住改了一些词,但整个过程还是蛮爽的,谢谢第一个发起的人,下次再见!


看着就爽

uqinzen at 2020-04-01 20:23
1

你的uqn地址呢

earthfly at 2020-04-01 20:33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