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0401

By uqinzen at 2020-04-01 14:09 • 356次点击
uqinzen

打字是一种自我头脑风暴,是一种思绪的漫游,大脑漫游指南,今天我们游到那儿去呢。脑海太大了,无边无际,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迷路,你是否有迷路过?我这辈子最有意思的一次迷路就在少年的时候。真是太神奇了,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爬的那座山叫田螺尖。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迷恋爬山,我写过一个小说叫《唯有爬山可以阻止我对自己举起枪》,后来我又把它拍成了电影,叫《爬山小说》,这个名字显然是致敬昆汀的《低俗小说》。而《唯有爬山可以阻止我对自己举起枪》这个名字是来自于梅尔维尔的Moby Dick,中文名叫《白鲸》的第一段。他说,唯有出海可以阻止我对自己举起枪。


我爬的山都是野山,田螺尖是当地最高的一座山,平时很少有人爬,我决定去爬一爬,并且提起做了准备,带了干粮和水。那也是我第一次爬那座山,当然也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我后来再也没有去爬过那座山。我记得如何走到山脚下,因为有一个朋友的家就在那座山的山脚下不远处,我去过那个朋友家。他给我指了方向。

然后我开始爬山,一个人爬山的时候我总是非常有信心,我神清气爽,脚步轻快,这源于我的基因,因为我就是一个山民的子孙,我爷爷就住在一个小山村,他们每天都爬山,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其实我们也靠海,他们也去海边讨海。但主要还是靠山,山上的果树是他们的主要财产。当然他们也有稻田,但稻田不是很大,而且在比较远的地方,而山,就在家门口。甚至也可以说,我们就住在山里。

我爷爷住的这座山叫梁山头,这是发音,或许是凉山头?总之梁山,让我想到好汉,而凉山,则让我想到大凉山,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吉木狼格,我对大凉山只有一个概念,一个叫lolo的音乐人,他出过一张专辑叫《倮倮摇》,那是1995年,一张非常迷人的专辑

uqinzen at 2020-04-01 14:20
1

uqinzen at 2020-04-01 14:21
2

这张专辑配我度过好多夜晚。这哥们后来再也没有出过专辑。据说多年后他已经做好了第2张专辑,当时他在喝酒的时候喝醉了,然后母带弄丢了。这个听起来很扯,但我相信,因为他是个凉山人,我后来听说过吉木狼格类似的事儿。我后来去过一次西昌,跟朗格在西昌喝过,那场面已经吓到了,何况凉山呢,我还没去过大凉山,有几年朗格总是说要跟我一起去凉山拍一个电影。后来我看过关于天菩萨的纪录片,那太吊诡了。

又扯远了,还是说回田螺尖吧

uqinzen at 2020-04-01 14:28
3

大约2小时,我就爬到了山顶,景色美极了,太美了。远处是山海。我决定翻过这座山,去往那座山。在两座山之间,我经过了一个山村,很小的小山村,感觉不到十户人家。村口晒着一些番薯干,不知道谁家的,看起来不错,我拿了一些吃,一般来说,村民质朴,如果你吃一些他们的东西,水果什么的,他们都不会介意。除非你是破坏性的。

我继续前行。山越来荒芜。最后我迷路了。是的,真正的迷路了。前后左右完全没有路,只有比我人还高的杂草丛生。这就是我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迷路。

我当时并不是很害怕,因为毕竟不是太可怕的地方。这些山总归是小山。如果我是在昆仑山迷路了,我可能就要自杀了。昆仑,这我这辈子见鬼最可怕的山。绝对不是地球人的山。

如果一座山一两小时就能爬到山顶,那根本不用害怕。我想办法扒开草丛,继续向上爬,爬到了这座山的山顶。然后站在山顶,可以观察地形,我看到了远处的一条路,于是我接着朝那个方向向山下爬去。这段路确实有点艰难,对于少年的我。我身上多次被杂草和灌木荆棘划伤出血。最后眼前出现了一片大石头堆,我翻过这片石头堆,是一片卵石滩和一条清澈的溪流。美极了。

只要穿过溪流,前方就是一片稻田,穿过稻田就是乡间小路了,沿着乡间小路就可以走到公路。然后可以搭车回家了。

我并不知道我在哪里。

然后我脱了鞋,开始涉水过溪流。山水冰凉。涉水到一半,没想到脚下一滑,因为水下都是鹅卵石,有的有苔藓,很滑。
我操,我一下子滑倒了,滑倒在溪水里。

这下可好,浑身都湿透了。溪水不深,但毕竟也有膝盖高,摔倒那就是浑身湿透透。而且特别冰冷。

太倒霉了太惨了我当时的感觉。

uqinzen at 2020-04-01 14:47
4

我湿漉漉的爬过了小溪,现在我不能这样继续前行。我得想办法把衣服弄干。好在那时候阳光很热烈。我出发的时候是早上,这会儿大约是下午三四点。

我找了一块大石头,把所有的衣裳裤子鞋子都脱下来,脱的精光。把衣物一件件摊开晾在大石头上晒。然后我自己赤身裸体坐在另一块大石头上。这个地方根本不会有人出现。我也用不着害羞或者担心什么。就这样大约晒了一个小时。

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一个多小时之一。太舒服了。最后衣物都干了我都不想穿起来。

我见到一种神奇的虫子,竹节虫,太他妈像竹节了。我当时觉得太神奇了。

后来,我穿好衣服,穿过稻田,沿着乡间小路走到了公路,在公路搭了一个面包车,回家了。我至今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显然我后来到的地方跟田螺尖也差很远了

uqinzen at 2020-04-01 14:57
5

昆仑山有多可怕

daisyjhj at 2020-04-01 18:28
6

美妙a

fyq88013420 at 2020-04-02 13:43
7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