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之争

By 情瘦 at 2020-03-10 03:02 • 84次点击
情瘦

不!不!先生,我尊敬您,但您这么说就不够厚道了!这幅弗朗西斯《裸体的哈马》怎么比不过您手机那副《圣方济各的腿》?就算如此,您也实在不该说我这幅是裸体的蛤蟆!我太生气了。

欧,我亲爱的先生,是我出言不逊,有眼不识泰山。在我的审美观看来,哈马小姐的鼻子确实令我想到了蛤蟆,蛤蟆多好啊,多美!来,别生气了,抽支雪茄消消气!为我这拙劣的、低俗的比喻向您鞠个躬,您瞧我这嘴巴。百度一下就知道弗朗西斯的大名,我真不该以知乎大v自居,我的不严肃令您伤心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