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去中心化写作

By earthfly at 2020-02-27 10:47 • 170次点击
earthfly

现在的电影啊什么的,主题思想什么的都比较重,我在想,能不能去掉这些。因为通常情况下,人们的思维总是非此即彼的,人们要赞美什么,就必须去否定什么。从现实来看,中国人的思维大底如此。从本身来讲,这种观念式写作,一般到最后,都会出现反生命的情况。这种写作主要以政治写作为中心,一个作家必须歌功颂德,歌颂政治家的伟大光荣和正确,但从历史上来看,政治家是人类历史上最搞笑的一群动物之一,凡是以政治为中心的国家,到最后都会腐烂透顶而崩塌之。

在此的写作也是歌颂英雄啊,英雄要有所成就就必须建立在部分人的牺牲上,或许这是人类几千来的一种毛病。去中心化写作,其实就是一种非目的地写作,就像以前的意识流写作,或者说,意识流写作就是一种去中心化写作。每个人都是有个性的,但是当我们强调这种个性的时候,人的个性也就停留在个性上,而得不到更强地生长,就像有的人永远停留在逆反思维一样。写作本质上就和说话差不多,很多人因为失去了学习能力,其思维开始逐渐僵化。说什么,写什么,人的思维到哪里,你就写到那里。长期写下去,你就可以自动写作了,如同泉涌之。

实际上,所有人都拥有潜在地写作能力,就像所有人天生拥有画画的潜在能力一样。我们都拥有眼镜 耳朵 鼻子,大自然天生就赠予了我们这些能力,因为人类社会长期以政治为中心,他们的能力就被统治者禁锢了,仔细想一下,你的眼睛之所以看到事物,这本身就是大脑画画能力的一种呈现吧。观当下中国文艺圈,其作品被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体制内的看不起体制外的,体制外的看不起体制外的。这两种人都比较搞笑,为什么说他们比较搞笑呢。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艺术创作其实天生就是去中心化的,人人都可以参与,人人都可拥有成就的。就像诗歌这种东西,所有人都可以写,所有人都可达成,不一定非要达官贵人写诗才是诗人,一个小孩也可以写诗,小孩子话更直接,他们受到社会干扰的少,但是当他们长大后,社会现实可能会压制他们的这种能力,从而使他们丢失了这种乐趣。因此,我觉得,一个拥有诗性思维的人,不管年纪大小,国家和种族,他们都是真正意义的诗人,当然一个诗人不一定要天天都写诗。

因此,我已经看见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未来,那就是人人都是诗人,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成了一种点对点直接模式,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从事创造性的创作上,或许这个想法还要等个几百年才能实现,但是我很荣幸,我已经看见这个世界在向我招手了,朋友们,你们也看见了吗?

未完待续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