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松R7- Z

By zhener at 2020-01-23 20:28 • 215次点击
zhener

去年是这时候参加僵尸松R1的,一年了

1
#

大家戴好口罩
我以为这种事情发生
卫生部门是会挨家挨户发口罩的
昨天看到卫生局的一辆车停在我家门口
往村务公开栏贴了张纸
就开车走了


2 #
昨天去要了五个口罩
放好
他们不会戴的
我就知道
他们不信
他们现在开始看春晚了
奶奶是聋的
她把电视声音调到很大

zhener at 2020-01-24 20:27
1

补昨天的
#3
下淫雨
他带一把亮黄的伞

。 。。伞。。

。。。
。伞

。。

。 伞 。 。

。。

。伞 。。和伞。。
。。。。。。。。。。。。。
走前面

zhener at 2020-01-26 18:21
2

4
# "好的我们好好来一盘"
他们放了一张乒乓桌乒乓桌一头一块乒乓板
我跟我妈站两头她甩球非常猛
我打不过她

姐姐我们坐下来聊一聊我弟弟说
然后他开始刷抖音我说我们来翻画册好吗
承接词依旧是"然后"然后然后我弹琴
然后我蘸画笔在画上涂我问要怎么画
然后我翻画册然后我去拿书翻然后然后然后
(他像只巨大的熊坐在一条沙发凳上)
我吼你滚开滚,滚,滚,滚
滚开,妈的滚上楼你妈的滚

zhener at 2020-01-26 18:59
3

7#九死还魂草

我妈说
这种草
叫做九死还魂草
拿回去种
不会死的
于是我们
挖了五棵回来

zhener at 2020-01-27 21:16
4

6#
满山的桃树桃树枝拉出来一坨一坨桃胶
我没吃过这个东西
但是这山上很多很多
一坨一坨的
都掉到地上去了

zhener at 2020-01-28 20:50
5

7#
今天发生了两个事情,我现在把它写出来:
第一是我去把有湖北亲戚在家隔离观察的同学喊出去爬山了,回家路上被说了,我脑子有泡,我脑细搭牢。我回来以后瘫在床上自闭了,我想了一下这个事情无论如何都是我的错,我就是无知,我就是愚昧,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第二个,我发作了,哪里控制得住,咣咣咣把我奶奶的不锈钢水勺敲扁掉了,这是我弄坏的我奶奶的第二个水勺了,我奶奶很心疼她的水勺,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敲这个不锈钢的我要敲那个塑料的,我拿菜刀柄又把水勺敲回去了,我爸来看我,他拿榔头又帮我敲了一遍,虽然又可以舀水了但是磕磕巴巴的了。

zhener at 2020-01-29 22:49
6

#8
盯着电热水壶
它在某个时刻声音突然变大
我等着水开
但还不知道把水烧开来干什么
本来要灌热水袋
没有热水袋了
我就这样站着
静止,水在响
我搜寻一个塑料瓶
在搜寻当中又不知道为什么要烧水了
我盯着那个被风稍微有点吹斜的灯笼
挂在电线上,过期了,至少两年(水在响)
灯笼下的黄须在飘
灯笼已经是淡淡的,破的,银灰的,暗的了
是风把它吹淡的,吹破的,吹灰的吹暗的
现在我坐在走廊上
好像一切都过去了,那些过去的包括
在我烧热水的时候盯着煤气罐看
盯着煤气罐看的时候想起昨晚上盯着煤气罐看
昨晚上盯着煤气罐看的时候想到这个罐
是不是盯着盯着就会爆炸
这是一
二,"站在别人的角度,你是不应该出来,憋死不是理由",我对家里有湖北亲戚的同学讲。
我打响了一个恶毒的马后炮
马后炮后面有无数个马后炮
完全有可能一一打响
"要是真出事,村里这波人能把我们家弄死"。她讲。

现在把冻疮放在太阳下面晒一晒
太阳光移得很快
我坐在阳台上了
冻疮晒着晒着会痒
在山区,你是女儿
你要洗碗洗菜洗衣服,被冷风吹
这些女儿里面你是要得大面积冻疮那个
这个是逻辑,逻辑不是你因为要得大面积冻疮而什么都不用干
我们买回两台洗衣机搞革命
没用的
革命是你拿着捣衣杵在池塘边敲冬衣的时候
坐下来叫可怜哇哇哇大哭大骂
机器没用的

现在那个远道而来的城里来的妹妹在吼,哭吼
她要回去
她不要在这样不方便这样冷的卫生间洗头她要回去洗,可她回不去
"回去洗,回去洗!"真绝望。
我也很绝望
我没有办法让水龙头出来的水不是泥水
我也吼了
于是今天这口井的饮用户聚在一起
重新挖开,抽水,清理
远远望去
我爸和我妈在一起
他们掏泥倒泥
我想把我奶叫来一起看他们
对她说你看他们正在改善你的生活
可她扛着锄头干活去了

我把三写上
三是我想起我倒了一碗水放在桌上
我在去往桌子的路上感觉手张开都困难
于是转到卫生间擦护手霜
回来我依旧站在水壶边,水在响
我忘了我倒了一碗水放在桌上。
我现在又想起来我倒了一碗水放在桌上
同时想起来我在烧水的时候想起我倒了一碗水放在桌上而后又忘了那碗水
太阳已经没了
山区里,冬天,南方,信仰太阳能热水器
在阴雨连绵的时空里不是扯淡吗
这么别扭
不是我这一代人就能扭转的
我妹妹已经不哭了

zhener at 2020-01-30 16:57
7

#9
太阳特别好
我不弹送别了
学会弹虫儿飞
我把妹妹拉到阳台来
没想到她愿意出来
我好些年没跟她说过话了
八天了她几乎没出过房门
一句话也不说,我们是有点像的
我问她读几年级了
初二了
我问她不出房间是不是因为哥哥太凶了
我猜是的,她连我弟弟的椅子都不要坐
我说没关系,哥哥们都是傻逼
我们可以一起打他
以及我说我们都忍一下吧
我也出不去
病毒挺厉害的

zhener at 2020-01-31 20:00
8

9#记价格
1
塔牌绍兴加饭酒
三年陈
七块钱一瓶
我决定记住
七块钱
瓶颈处收拢得比较突然
细长
瓶身上三年陈和绍兴加饭酒和塔牌
这三组词
不在一起

2
玫瑰米醋,五块钱一瓶
娃哈哈乳酸菌饮品,两块钱一瓶
九块钱一打(五瓶)
美味鲜大壶扁平装酱油,生抽,十八块,
涨了一块
软利群,二十一,有人会付二十二
很自由,可以付二十一也可以付二十二
山药七块钱一斤
四季豆十八块钱一斤鸭蛋六块五一斤
砂糖橘四块五一斤
乡下妹榨菜丝五毛钱一包
榨菜片一块钱一包,看了看过期不能卖了
软的阳光利群三十五一包,玉溪二十二
雄狮变成五块五一包了
长管泡泡三块钱一个
豆腐干七毛钱一块油豆腐七块五一斤
豆腐三块钱一斤
年糕两块五一斤潮面两块五一斤
挂面三块一捆分碱面和没碱的面
白砂糖四块钱一斤
金桔饼十块钱一袋
香肠九块钱一包
抽纸两块五一个
金典纯牛奶六十块钱一箱
云南白药创可贴一块钱三个

zhener at 2020-02-01 22:44
9

浙江人啊 老乡

fyq88013420 at 2020-02-01 23:45
10

11#要是搞rai ve 撸 熏 你们参加吗

有没有人
在深深地🤔🤔怎样撼动他们的
甚至搞掉他们的,扒喔儿
或者敲着他们的脑袋
逼他们改一改这个 sei si tem
(让你嘚瑟,让你嘚瑟
要么滚要么改)

zhener at 2020-02-02 10:57
11

@fyq88013420 是。

zhener at 2020-02-02 10:58
12

12
#只有难过的事随身带着
不是随时都有琴可以弹有画可以画
不是随时都可以把诗写出来
不是随时写出来的诗都很好或很坏
只有难过的事随身带着
随时拿出来难过随时放回去随时随身带着

#我是一定要死的
把一把剪刀放在桌子上
我画那把剪刀
先把白色的硬壳纸涂成黄黄的
蘸着水彩颜料一条一条涂过去
涂的时候想到我是一定要死的

#我是一定要死的2
我想到各种各样的情况
想到各种各样的与这世界的联系
最后还是想到我是一定要死的

zhener at 2020-02-03 20:59
13

13#皮包骨头

皮包骨头就是
皮包着骨头
骨头包在皮里
皮看上去在压迫骨头
骨头在不在反抗
我不知道

zhener at 2020-02-04 22:01
14

14#
我像往常一样起床,吃饭
这天会不会有天大的事发生
我不知道
突如其来
并不一定是能承受得住的
像往常一样这一天结束了
甚至都回忆不起来具体度过了这一天
没有天大的事降临在我头上
可每天都在发生天大的事

zhener at 2020-02-05 21:09
15

15
#缺失
我眼睁睁看着
我妈端着一大碗汤
从煤气灶走向餐桌的时候
烫得嘴里发出嘻哈嘻哈的声音
穿过我爸和我弟两人的缝隙
把汤端到桌上
先放下
挪摆一下桌上的几盘菜后
又把那碗汤挪好
我爸在喝老酒
我弟在吃肉
他们各自从那碗汤里
夹出青菜塞进嘴里

#
妈妈说
你那些难过的事
都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
我们自己家里人
怎么会看不起你
妈妈啊
我妈妈真是个好人
她好得我都要怀疑自己
是不是夸大了一切
是不是我太自我太自私了
是不是我过度敏感了
那我要相信什么
圆圆满满真的存在吗

#梨头汤
昨晚嗓子开始痒
咳了几下
在这种时期
难免有点害怕
我妈讲
不要怕
那些事情都是想出来的
她煮了梨汤
我喝了两碗
中午又煮了
我又喝了两碗

#十三夜
今天是是正月十三
是起灯夜
家里风俗
要备酒菜拜祖先
我说爷爷啊
今天是起灯夜
起灯是干什么呢
是不是就是挂灯笼
一盏一盏要开始挂了
这种下雨天
这种日子
灯笼挂起来有什么意思
我爸说你在讲什么
拜三下就好了
我说我跟我爷爷聊会儿天
咋的了

zhener at 2020-02-06 18:54
1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