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村,都有个人,他精神不正常

By tutuchi at 2019-12-24 21:42 • 241次点击
tutuchi

我们村也有。
我们村,是附近最大的村,有集市。
精神不正常的,不算多,因为我们有集市,有钱,有点好面子。
出去的人多,赚钱的法子都带传奇色彩,他们归来,带了更多假脸子。
我说跑了,我是想说,他从别的村来,精神不正常。
雇佣过他,因为他,只信任这个人。
他走路,很慢,头发,乱,衣服,脏……当然,当然他还是会认钱的,工资不到位,精着。
我非常厌恶农村男性,小时候被霸凌猥亵过,友人跟我聊天,说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觉得我城里味道重,其实我还是农村女孩,我说的是户口……现在已经不是。
我又讲跑了,我想说,他很多天不洗澡,不冲厕所,地板,都是烟灰……他爱抽烟。
我见过他老婆,大肚子,他老婆也精神不正常。
村里人碎嘴,说,他老婆的肚子,是他哥哥弄大的,有人上前故意捉弄他,问他,你知道孩子是你的吗?
他不说话了。
他对他老婆挺好,带着出去溜达,买吃的,喝的,虽然他不爱干净,但是老婆整得干净。
老人家,在乡下田里被人捅刀,死了,老婆……很多年后,九十好几才走,那天行葬礼,凌晨四点,我起来,对着纸房子拜。
纸房子是她住得最华丽的房子。
村里,晚上七点,天黑就没人了,八点,就该上床睡觉,我趁人熟睡,经常跑到天台,想跨过两房的间隔,想去别人家看看。始终没敢。
下楼时,我从石梯滚下来,一阶,又一阶。
村里头,深处,我始终梦见那场大火。
后来,大火变成神秘的村寨。
屋和屋之间,是两人肩宽的距离,我被追杀,需要经过这条路,走到尽头,去找神秘的村寨,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值得去寻找,那是直觉。
当然,我也不知道谁在追杀我,后面,都是无辜的人的惨叫。
离开村后,是村里的放映幕布,上面,是中秋节的什么神话,我不记得了。
再过去,就是集市。
红色的棉裤,我问过,10块可以买一条,我还去了沙漠,在烈日下哭着,我想有长发,想当漂亮姑娘。
沙漠,逐渐倾斜。我往前爬,一直爬,前面有个铁门,我侧身从铁栏杆之间钻进去,我看到了那场熊熊燃烧的大火。
我走进去,大火消失不见。
我看到一个操场,看到我自己躺在石凳上睡觉,而他在打篮球,他说,这个两分线,他能中。
我想看清正在石凳上装睡偷懒的自己,可是,我又回到了村,看到了一堆警察,看到了那场大火。
看到了他们活活打死了那个盗窃的人。
“法不责众嘛。”强奸犯喝得面红耳热,露出金牙,又顺走一瓶酒,水井坊。
“可是,厕所里那个女孩,她什么也没做错。”
后来,我还是想到那个死去的年轻志愿者。
他也一样啊。
“你别跟她玩啊,他们家,不是那个?”
每个村,有人,他精神不正常,我想起给我呼啦圈的爷爷,堆满垃圾的河流——后来河流被填了,造房。
我看着那个女人大肚子。我想起每个村那个不正常的人,我想起传奇年少而又狼狈逃离至今生死不明的他。
我想起那个女人,她大着肚子。我想起小树林,会响的树叶笛子,他吹的清脆音响。我始终浮现她的大肚子,那里有个孩子,他出生前,被爹妈精心呵护过。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