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想说点什么

By tutuchi at 2019-12-12 05:01 • 185次点击
tutuchi

看书,看不下去,我不太爱这个带有背景音乐的写法,故事我喜欢,她讲的方式太讨厌。
我提醒自己,没有了解,不要糊涂下结论。
我粗略了解这个作者生平,都是俗事,没一点新鲜,我有点烦躁,后悔买这本书。

我不喜欢吃胡萝卜,碰都不碰,有次脑袋抽风买了一杯胡萝卜汁,我提醒自己,多尝试,那杯胡萝卜汁我喝了一口。
我提醒自己,相信自己第一直觉,我就是讨厌它。

我不喜欢酒精,但是喜欢半醉后稍微失控的感觉。
我和酒有相当一段相处的时间,处于某些原因,我和他相处却并不了解,其实很多人也不了解。什么人,最爱呢,体面人,政客,教师,附庸风雅的商人,他们品酒总闹出啼笑皆非的事情,当然他们不知道自己被愚弄,假当真,真当假。
我呢,不碰那些,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其实真不喜欢酒精。
我这么跟他们坦白,他们又笑我。
她泡了几年的药酒,我喝了,度数高,喝了能发一晚上的呆,她说,十全大补!

他做老师,不教我,毕业时,其他人哭哭啼啼,我和他蹲墙角,我问他,你怎么不哭。
他嗐了一声,说,走了就走了,我得带多少人,都未必记得他们。
我说,我就是不明白。
他说,麻木了呗。我都送走多少人了。
后来,他给我留了号码,认识几年,到走了才给这个没用的破玩意儿,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这样过去了。

教师,很天真的职业。
她就是个少女,我不上网,早年的网络词都是她嘴巴里来的,顺便带上民科研究趣事,信以为真,慷慨激昂讲一通,结束之后,就是结束了,她跟我讲心事,生活小确幸,婚姻家庭,女性女权,行走的读者。
我安慰她,会好的。
他就更天真了,天才的头脑,呆萌的事业规划,我说我爱钱,帮我好好看着。
他哼哼嘲笑我,你就爱钱。
我说,对。
他说保管要保管费,不还了。
我说他也爱钱,不爱钱是傻逼。
他以长者身份苦口婆心教育我,要有梦想,梦想,他做老师是梦想!
过了几年,我的老师听说了我的母校,才知道我的老师也教过他。
以前我挺看不上他的,水平不高,经常笑话我,我自尊心强,不服气。
后来才知道,做老师是梦想?不,做老师钱多。
再说个眼睛仔,讲话云里雾里,从政不成,不甘愿做老师,我听完他讲的家国情怀,断定他这人迷信。
他就更搞笑了,师德,失德,比痞子多了点体面的包装,没痞子的胆量。
我向往的老师也有,他就是把老师当兼职,没钱的时候当一当,有钱就出去玩,他太潇洒了,虽然没老婆,因为没老婆。但他也很天真,因为没老婆。

我贪恋美色。
常去的书店来了白净男孩,看着斯文,年轻,像刚出来的孩子,衣服整理得一丝不苟,我移不开眼,在附近转悠,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我看中拼图,不只选哪个,想买容易的,很久没动手,手痒。
他上来给我推荐最贵的,一艘船,他也不着急,跟我聊,说他也爱玩,船的那个难度最大。
我说,这类拼图我也有经验的。
他说,这个船你不一定能拼好。
我问他我要是拼好了呢?
他说那船就送给我了。
话术我都明白,美色当前,谁管这个。
船,我是没拼好,确实难,材料坏了。
老板说过,商业的东西,比理论的东西成熟。我是有体会到,看不上美色,太肤浅。

我打算写到五点

我和她去正经按摩店,技师俩聊起来,女技师,讲的还是婚姻家庭,心路历程,后来讲了这个行业,女老板有老公,男老板有老婆,女老板和男老板有一个孩子,女老板的老公不是男老板。
我喜欢这样的背德故事,比村里的乱伦艳情体面奢华,金装版。
我不爱插嘴,但是爱听,书香门第妻子纵容丈夫包养,闹上门来正宫被逼落魄出国,剧情俗套,听到主角来头,我庆幸自己,还年轻。

我敏感,以前我怀疑阿姨勾引他,总神经质地反复问她,是不是勾引他。
阿姨耐心跟我说,她结婚了。
老公我见过,但我停不下来,一直问,隔两天就问,哪天她不说了,我就关屋子里,不理她。直到她哭着说我要不喜欢她,她就走,这时候我打开门,跟她说我在里面睡觉。
那时候我小,不会有人把我的话当真,我过问他车上每个女人,骂她们没人要,用方言说,说得人靠着车门,不敢再碰我。
我也怀疑她。

女技师说,她们女老板,会去鸭店,说包鸭价格还好,七八百,凑一桌也没那么离谱。女技师已婚,为爱放弃高薪工作,痴情女子。年幼的女技师离婚的进度条都赶了,算痴过情的女子。
体验完一个小时正规按摩,我得说,技术真差,故事真精彩。

他只玩一个游戏,一个页游,一个操作键只有一个的页游,玩得出神入化,玩得得意洋洋,玩出自信,玩出人生感悟,他叫我一起玩,还有双人版。
我怕他再玩下去,头脑发热去学哲学,赶紧给他摁了关机。

一首歌,我很喜欢,单曲循环过千遍,8000多分钟,这首歌是这个乐队早期的风格,算怀旧,现在dream pop群魔乱舞,我不忍,又拎出这首歌听。
我喜欢这首歌的歌词,不清晰的纪实结尾。
这跟适合我,表达对我来说,算得上吃力了。

5点啦


几点开始的?

senmu at 2019-12-12 09:14
1

@senmu 不记得了

tutuchi at 2019-12-12 17:54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