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

By plydex at 2019-12-10 00:36 • 170次点击
plydex

夜晚,头痛的时刻又要到来了,我不知道它来自于何处,它要去哪里。也许,它源于某种启示,正如一个网络作家和菜头所说的那样,哪一个中年男人在夜里没有流泪过呢?换一下就是,哪一个男人夜里没有头痛过呢?!

其实,我是知道的,它只是来自于对当前的不满,正如很多年前经历高考课业负担时的那种头痛那样!它发出了潜在的愤怒的信号,不过,它已经把愤怒转移到了一个神秘的地带,不是像男人本来那样直接的表达,向外面的敌人挥上一拳,而是向内在的自己一次次的敲打。

是的,我确实找不到愤怒的目标,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自责,就像关在动物园里无可奈何的动物一样。有一次,我看见一只晃着头的马,它一次一次的向着边上的墙撞去。我还看见一只狮子,他漫无目的的转圈,直到自己精疲力尽...其实,对于它们来说,我的头痛什么也不算,就像医学建议、或者所有安慰人都会说的那句话那样:睡一觉就好了。

明天一早就好了,确实如此!第二天,当我看到阳光穿过窗户,还有一粒粒灰尘闪烁的时候,我的头痛就消失了。当我看到匆匆人群在赶车,只是担心上班迟到的时候,我的头痛也消失了。世界的规则和秩序让我稳定下来,不再考虑头痛这件事,自然的,头痛也消失了。

这些秩序给我整齐划一的时间表,让我跟着他们一直往前走,我再也不用思考自己身体内部的变化了,甚至我的日常起居、穿衣打扮也可以按着他们来,选择一款最适合大众的眼光,变成一个隐藏在大众底下的人,这样也就安全了许多。

可是,当夜色降临,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我开始面临了抉择,他们都睡觉了,我的内心这个时候才开始萌芽,就像魔戒里那个习惯黑夜的咕噜一样,它钻了出来,我一点也不能控制它了。它大声吵闹,对我说,快点放一段死亡金属、来跳个舞吧....谁也不能阻止它,它会变得易怒,甚至摔东西,当我没有力气控制这些力量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头痛了,这头痛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它无声的抽泣:它的主人没办法满足它了,它只能无声的抵抗...就像一个永远不能满足的小孩,他默默地在心理对眼前这个抚养者的嫉恨。

什么时候可以平静下来呢?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有当它闹够了,没有力气再反抗的时候,它才开始和我一样了,它才开始安静的睡去,在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到来的时候,我不会为它操心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