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666666

By chenyu at 2019-12-03 21:48 • 360次点击
chenyu

人们在谈论电视剧
的情景真的很温暖
傻不傻不要紧
我说的是低声谈论

而我话都不想说
我挂了电话
是不该挂的电话
又不是不想念
只是不想说了

不想说话
就是不想张嘴
就是不想吃东西
电子秤由公斤调成斤
换算成斤太费脑筋
重回两位数
才容易算出来

有一个算术不好的人
算术真是不好
又觉得自己聪明得不得了
这样的人
我也喜欢
一直喜欢

不想吃东西
弟弟给我洗了葡萄干
我默默感叹
我从不会把葡萄干洗得这么干净
葡萄干这物根本我就不会买

一个姐姐说
今天是弟弟的生日我忙了一上午做滴。
我看了看锅里的芝麻糍粑和菜叶饺子
两种我一种都做不出来可是
今年弟弟生日我也想做点什么为他了

弟弟亲也不是总见
见也不说几句话
是的
和爸妈也没说几句话
我兴奋的时候
想说家常话的时候再说吧

做你自己吧!
我做了我自己可是
你说我像变了一个人
你不再认识了。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我做得不彻底
你认识得也不彻底


这手
由冰转热
这手睡一下
热了很热了
这手抓头发
这人学会了自黑
这人经不住压力
用手抓头发
这人瞒着别的人
抓头发
这人感到不能再抓头发了
头发少点没什么
这手不能只想着抓头发
这人学着自黑
有人在的时候也可以抓了
这人说我压力大就抓头发
等于按摩头皮了
不用木梳按摩了
还能缓解压力挺好
要是不抓头发
抓哪里
抓别的地方也不好
失眠幻听洁癖也都不太好
还不如用手抓头发呢
手没地方放了就
抓头发吧
压力顺着发梢流走了
抓完就睡觉
睡得好香
这手也不冰了
还热了很热了
这人要是在我身边
就不会抓头发了
也不会冰了
可是在我身边
就这么依偎吗
在我身边
能干什么呢
就这么依偎着
不干什么
不好吗
不可以吗

chenyu at 2019-12-04 16:25
1

小金回来了
我去接她和接到她后
还是听solomun
粉三年的solomun
他自己都没那么坚定
他自己都停了两年
他停了两年
歌也不发的时候
我还粉着他
也听听别人的
我只粉一个人多好
可惜那不是我
我做不到
我又忠贞不渝
我又朝三暮四
有时听别人的听多了
有点忘了solomun
随机播放的时候
随机到solomun了
再听见他的时候
再一次注意听了
心想这个不错呀
一看还是solomun
我就把他发给了小金
我说好不好听这个人
这个人是挺好听
我们就依偎在一起
一起听solomun
阳光射进来了
在被子上
在不那么黑的头发上
多好的音乐和阳光和头发啊
什么都不想干了
用四个小时接小金
六个小时听solomun
我们靠虚度时间过今天明天
后天就不行了
后天要和亲人们在一起
他们迎接小金回来了
我们就不能继续听solomun了
甚至不能依偎在一起了
人们并不管我们干什么
但真想和人们在一起
我们就不能听solomun了

chenyu at 2019-12-05 07:22
2

你和我说你的梦
你总是做梦
为了跟我说它们
你梦得越来越多
也越记得
复述一个你的原梦吧
你就这么梦的我就这么说
这可是真的梦啊
如果现在听起来好笑
当初为什么梦呢
也许你根本不想听它了
那我更要说
这可是你做过的梦
以后别忘了怎么做它
下面开始吧
我要去打篮球比赛了
时间已经到了
我不得不和队友一起
走上战场
来看我的你
正和我的室友聊得投机
我想你不会来看我了
谁知你换了男装
贴了胡子很man地出现了
就在我要进场之前
看见你我吃惊极了
我说你的胡子好可爱
你得意的模样更可爱。
我分析了一下
我看这个人挺有意思
她是看你去的
为什么和你的室友聊得投机
那么投机怎么又去看你
贴一个小胡子的人都可爱
管它男或女
谁那么浪漫和不怕麻烦
为了看场球赛还cosplay
微妙的梦
微妙的人与人的互动
你的梦中人活得比我恣意
感到我的人生会有遗憾

chenyu at 2019-12-07 12:42
3

我们走在去看电影的路上
认为这种走比电影本身更迷人
电影和艺术一样并不迷人
我们得先迷自己
让自己变得会入迷才行
比如制造一种迷人的感觉
一起走路就是
在这种走中去看一部电影
即使是屎
也还是有点诗意
我们就在这诗意中
看了很多院线渣片
有的时候还落泪了
有的时候把手攥在一起
后来你走了
没人陪我一起走了
那种感觉却没有消逝
走不走看不看也就不重要了
是那个意思就行
就是我们一起
走在去看电影的路上
不一定会看一场电影了
也不一定是几个人了

chenyu at 2019-12-08 14:13
4

雅琪又来了
又来了
今天蓬乱
头发没拢
一根白色的头发膨出来了
白色的头发最会膨出来
人们最先看到的也是它
我也最先看到
在黄色的头发中
那么一根也不打眼
蓬乱打眼
去哪儿干什么了
松松垮垮的还有
棕色条绒裤子和大头皮鞋
这是冬日新装扮和
颧骨上的腮红
原来腮红不打在腮上啊
在腮上面呢
雅琪说好久都可能不再来了
所以今天来了
今天晴
今天来了
喝咖啡吗
我无限稀释一杯
也给你一杯
不稀释的

越浓越好
永远睡不醒样的
趴在腿上不起来了
不想干事了
起来吧
走吧
干事吧
过多少天再见
下个月吧
下下个月吧

chenyu at 2019-12-09 14:50
5

原来我一副熊样子
我要笑死了
不会吧
你梦里的我被
人们肆意诋毁污蔑
我很无奈
受尽了委屈
你急了
为我辩解
我嘴巴那么笨
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想法
就站着掉眼泪水
我怎么会是这副熊样子呢
原来你是个怂货你说
我倒真真地站着
没掉眼泪水
在唱万物生这个歌
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
是一个老论坛了
环保主义者们的
我借用了这支歌
现在论坛消失了
者们各自飘零在生活
这个歌也过时了
我也忘了自己曾经会唱歌
第一次唱时小金求我别唱了
第二次唱时不太跑调了
第三次唱时小金看着我
后来我不唱了
小金开始哼哼了

chenyu at 2019-12-10 19:16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