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孤独

By chenyu at 2019-12-01 22:47 • 51次点击
chenyu

有时我还是有女人的那种惯性思维,倒没什么不好。我不该有。比如爱把打理空调换燃气灶类的归为男人该干的活。有的还要接管线什么的。各种管子、线,我又不肯去买,师傅随便开什么价,我都觉得高了。还是得给。

扛着燃气灶的海尔人来给我换。早两个星期我就看上一款新的。我从来没去看。美容看的。她说那个最好。我想她比我懂应该听她的。那时候她说一千块。我说好。

我跟海尔人爱国说拿那款一千块的。我特意强调一千这个数字。如果他忘了当初是怎么跟美容报价的,那他今天就可能给我加价我想。

对,海尔人叫爱国。我加上他的微信就知道了他叫爱国。海尔爱国。朋友圈在做慈善。没有设置查看范围。下拉没完,看样子他一直在做慈善。是一个什么会的头目的感觉。又热情似火又有一颗疲累的心。交替着。

旧的燃气灶换下来了,我琢磨着给谁。它火很大。我记得听谁说的她家的灶火气很小,炒菜不爆。不爆不行。可以不爆,但得能爆。我一时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也许她不是一个很介意火气不大的人。不感冒有人想送个灶给她。还是旧的东西。还是关于吃的东西。否则她就不会抱怨而是直接换掉。

吃对凡人很重要。五十岁之后我会躲起来什么都不干只专研吃的。到自然死。

爱国人高马大,爱扛着背着。爱在朋友圈展示苦逼的视频。看,天已经黑了,我还在为人民服务。为我服务。

为我服务。爱国有这样单纯而强烈的热情。说一个女人,一个女人。我是否要很婊地装出柔弱的模样满足他为我服务的欲望。他声音洪亮,他像钢铁侠似的都是保护弱者的欲望。

女人的婊千万种。甚至婊的时候会生出一些美感。我看没什么是非对错。就是这样的一种。

我想起他朋友圈里出现的那些孤寡老人。没有一个不是真的老了。我曾经对M说过搞慈善的话就去做孤儿院而不是敬老院。我怀疑他为这些人做慈善的意义。我怀疑自己。

我必得怀疑自己,怀疑你。

我又开始问了,多少钱。刚才不是说了一千块吗。现在又问一遍为什么。我怀疑价格。我不怀疑价格。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展开对话。这个人说这款现在便宜了,你只给899,该怎样就怎样,我们不乱做。

爱国让我去看火。他安装的时候我没去看。没什么可看的。最后看火。火焰尖部是蓝色的。热的部分是蓝色的。

美容说的这个灶很好。但我开燃气灶时从来没有一次就成功的。总是要反复几次。这样最后看见火时才觉得气是顺的。有时那一下火其实已经来了,我又惯性地把它熄灭。再按照我的步调一次次地把它燃起来。

就算燃起来了,如爱国所说今晚我就让你用上新灶。我没有一点因为新物品而来的满足感。也不会真的给自己做晚饭。就不吃。也根本不是孤独,好几个人都在召唤我,视频截的屏我要贴到表白墙上去,我宝宝黄疸17.2了该如何饮食呢,一种新型室内有氧运动我们一起做吧,哪天回来我买了三条鳊鱼。是的,我不孤独,那是另外的一种。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