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2

By susjam at 2019-12-01 00:07 • 73次点击
susjam

1
刺客有一个朋友,名字叫孙悟空,非常叛逆的一个刀客,所以说他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孙悟空常年住在山洞里,养了一条很大的蛇——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也不知道那条蛇现在有没有长得更大,很有可能
这天刺客去找他,一进洞口就问,蛇呢
孙悟空面对墙壁站着,没有回头。你他妈怎么来了
我要见蛇,刺客说
你不能见蛇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妈的那条蛇是我的,刺客说
你不也是从我这偷的吗
什么叫偷,那是我抓的好吧
孙悟空没有接话。就那么面着壁站了好一会儿,站得比较认真
刺客在旁边默默的看着,眼睛一眨也不眨。这时候的他们都站着没动也不说话
要不要去喝个椰子,孙悟空说
ok,走吧他说
他们走出山洞,来到海滩上
你最近都在干嘛,孙悟空问
没干嘛啊,养养马,杀杀人,喝喝椰子
有没有哭

哭啊,他咧着嘴示范了一下。是这样的,他用两只手的大拇指捏着脸颊,然后使劲往下扯……

2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蛇,一种头上长着红红的鸡冠上半身能竖起来的蛇,当地人都管这种蛇叫鸡公蛇。
鸡公蛇我见过一次,那时候我还小,酷愛打牌,也就是赌博吧,我们当地人极为沉迷于赌博游戏,不管是男女老少成年人还是小孩,每个人都玩,只有极少数不玩,这个不说。我要说的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某次赌局里见过这条蛇。当时我正输的眼睛都红了,我把整个书包撂在地上,只为手上的这把好牌。很好的牌,但还有一张没发。
赶紧发牌我说,我知道对方手上没什么好牌,赶紧马上赶紧的我非常不耐烦
(这个故事之后再写吧它将会出现在《刺客6之大boos之死》那一章节)

3
吃了,孙悟空用牙线勾着牙
什么情况,刺客说
太穷了兄弟,饿的没办法。我不像你还接单子,我一个打铁的,一年能卖几把刀。孙悟空看起来显得苦闷
你不是做了一个刀厂牌吗
孙悟空叹了一口气,深深的——先是深深的吸,等吸到某个点,再深深的叹——像一种俯冲
孙悟空的手艺是打铁,做刀。他给自己做的刀注册了一个厂牌,厂牌的名字叫削泥刀,虽然没几个人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悟空刀——这是刺客的叫法——正静静的斜刺在刺客的鞋帮里,腰带上,当然了,袖口里还有一把,那是飞刀,刺客不用长刀
孙悟空这人很牛逼的,孙悟空嘛,大家都知道
刺客很佩服他,长年累月干一件事这种手艺就是在这学的
烧火,打铁,炼钢,磨刀,翻跟斗
做饭,洗碗,抽烟,喂马,摸马毛
所以他只用悟空刀,别的牌子他也信不过。这很说明问题,虽然具体什么问题他也说不出来,但他能感觉的到,就是那个问题——每个人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或多或少的触碰过。
可如果谁要是说自己是天下第一,那指定是一个傻逼,他觉得孙悟空应该很接近天下第二,谁知道呢
这天刺客摸完马毛,回房躺了一会儿,躺是平躺的那种——被子垫在肩膀及以上部位,腰及以下则自由下落,两边肩膀掉下去,再让下巴远离胸腔,真正放松的那种平躺。嗯,刺客就这么躺下,躺了很有一会功夫,躺开始的那会儿他倒是没有动来动去的,但不知道怎么他想到了这个,没办法,刺客老是这样,于是他动了一下,然后他——又动了一下。接着就开始变得动来动去的了,因为他总感觉身体的某个部位有点痒,其实也不是真的痒,他很清楚这一点,就是那个痒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他想到后才有的,而且有时候那个痒根本就没有。比如现在,他突然觉得额头有点痒,果然,在眉心上方,靠近头发边缘那儿。刚开始只是有一点点的痒,但马上越来越痒,刺客忍住不挠,让痒变得越来越越痒(他把这种行为叫做养痒),养了有那么一会儿,刺客才伸手去——是这样的,他从五根手指里伸出一根——是食指——到离右鼻孔不到一公分的途中把食指换成小拇指——并突然改变目标——伸进右鼻孔里,他动了动小拇指的第一个指关节,方向——往内,劲道——像一种呼吸
舒坦后他开始把右手手指插进左手手指里,当然,他的左手手指也插在右手手指里,八根手指紧紧相插,还剩下两根,剩下的两根是大拇,它们正逆时针互相绕着圈。绕了大概几十圈吧,可能没有,也可能不止,反正就那么绕着圈。
刺客感觉这样绕圈能让自己心里变的空旷,宁静。他喜欢空旷又宁静的感觉(空旷宁静多好啊)
绕完圈他把手指抽出来,当然很简单了,就那么一抽,就是那样,手轻轻一动,左手向左,右手向右,就那么轻轻一抽,就出来了
刺客的左手在左边右手在右边,他肯定知道这一点,就是左手左边右手右边的事,左边右边,还有中间呢。这时候他想到了嘴,于是他抽出一支烟,把烟叼在嘴里抿着,然后用牙齿和舌头把烟挪到中间的位置——这并不好办——得以两片嘴唇接触的部分即嘴抿着的那条为直线开始计算,从左边嘴角那个点到右边嘴角的点为止——他把烟一点,一点,一点的挪到中间的位置——移到鼻尖正下方,上唇那个小凹槽的那个尖尖的唇下
他没有把烟点燃,只是让它被两片嘴唇轻轻的抿着
刺客放松的躺在那里,并没有闭上眼睛,他感觉得到这种放松,他也很喜欢这种放松的感觉,是这样的,看一个人是否放松标准只有一个(虽然这个标准非常主观,至少刺客自己是这么想的),那就是挖鼻屎,一个人是不是很放松,看他有没有正在挖鼻屎就知道了,很一目了然,如果有,那就是了,他正在非常的放松。当然是这样,比如一个在拉屎,那就不一定了,有的人即使拉屎的时候也很紧张可是一个人不可能在紧张的情况下去挖鼻屎,因为鼻屎不会让你急着想去挖,你可以先缓一缓,有空再挖,放松的时候再挖。
刺客现在就很放松,因为他开始搓着指头了,以大拇指指根为中心轴,呈扇形左右运动——依次搓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再搓回来,无名指,中指,食指,又搓回去,如此反复——轻轻的,缓慢的搓着,比较认真。就这样,刺客把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放在一种放松里——从眼睛,到脸颊,耳朵两侧,脖子肩膀,手臂还有脖子以下的部位,那是锁骨,锁骨当然也在放松,这放松一直持续并像一股气流往下游动,当然也可以拐弯,到胸膛,左胸游到右胸,在右胸的乳头绕一圈,又游到左胸,在乳头周边绕一圈,需要强调的是,在绕这的时候,这些气流并不会碰到这两个乳头——气流绕走了,继续向下游。
他需要暖暖的胃,胃很关键,所以胃很舒服,它让那股气流在小腹那里反复的游动,像一个漩涡🌀,最后钻进他的肚脐里,就让它在哪里呆一会儿吧。呆一会儿再绕到背部去,从脊椎两侧呈蛇形向上,到达脖子后侧,去耳朵里。这时候,刺客深深的伸了一个懒腰,随即他感到气流弥漫周身而
他的

脏在

通扑
通扑通
的跳

不—停
刺客摸出打火机,点燃嘴上的烟,看了一会儿面前这弥漫的青烟,然后缓缓地,缓缓的
缓缓的闭上眼睛

4
这天晚上,刺客梦见了一个朋友,一个多年没见过的朋友
当他醒来的时候是夜晚,月光正照在窗前那一小块阴影里。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他想。
随后,他决定去见见这个朋友


哦——这个刺客——怎么说呢,相当养痒吧
刺客1呢

uqinzen at 2019-12-01 20:01
1

@uqinzen 等我贴一下

susjam at 2019-12-02 14:42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