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个屁

By chujiu at 2019-11-27 11:59 • 59次点击
chujiu

有一天,我读到一首诗,是一个叫乌青的人写的。题目叫《亥下奈何歌》。诗人乌青对历史上记载的《垓下歌》用他古怪的方式作了戏仿。这首诗的古怪之处在于,在诗的结尾诗人重复了整整四至五页的“呵”字。看着这些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呵”字,让我眼花。我疑惑且不耐烦地用鼠标连续划动这布满“呵”字几页文档,感到莫名其妙。这会让我发火。因为当我发现自己无法搞懂的东西,就会开始生气。你呵呵呵呵,呵个屁啊!项羽都快挂了,他还在那呵呵呵呵个没完,脑子有病吗?于是我想去他的网站留言臭骂他一顿。但是我又有点犹豫,因为乌青好像不太怕人骂他。他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网上骂他的人很多),我未必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可能是我自取其辱,那样我就更是火大了。这等于我的智力被他双重羞辱,一重是被他的古怪诗,一重是被他的骂人技巧。这样严重的后果让我踟蹰不前。我在房间里焦虑地来回踱步,忽然我想起以前听说过乌青有一种能随时晕倒的技能。就像某些小动物遇到危险就会双腿一蹬装死。他也会在某些他想要晕倒的情况下,非常及时的晕过去,来避免应付他觉得麻烦的情况。这样看来他是一个喜欢图省事且相当狡猾的人。所以很可能情况是这样的:有一天,当乌青在写这首诗的时候,突然遇到一个他不想面对的情况,他还来不及多想,身体就习惯性地切断了对大脑的供氧,然后他就晕倒了。他晕倒的时候脑袋正好砸在了键盘的上,正好砸出了一个“呵”字,然后电脑屏幕上就不断的打出呵呵呵呵呵呵呵,好像他的电脑在发疯似地嘲笑他一样。在大约一分钟之后,乌青醒过来,他看着满屏幕的呵呵,起初他有点疑惑,接着他发现这是自己晕倒时砸出来的字时就变得相当兴奋。这一大串“呵”字似乎正是诗人想要的结果。兴奋之余,乌青就想再试试看,看看能不能砸出更多的呵呵。于是他又让自己晕倒了好几回,但是一次都没有砸出呵呵来。无论他如何努力调整脑袋落下的角度。面对这些妙头偶得的呵呵,最后他摸摸自己被砸红的前额不得不选择放弃。以上就是我的推测。我觉得一个能用晕厥来写诗的诗人(好诗的确会给人眩晕的感觉),值得尊重。于是我就放弃了去骂他的想法。


那真是一首好诗

uqinzen at 2019-11-27 12:4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