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可爱这件事情……

By tutuchi at 2019-11-17 05:00 • 46次点击
tutuchi

可爱这个词,太过笼统,太过奇妙,以我的匮乏的词汇,呆板的形容,无法从五感角度详尽描述,更没有办法施以灵魂交换的魔法,让“他们”体会到我深陷其中,又难过又舒服的感觉。
这件我唯一倾诉不完的事情,他们已经听到厌倦,除非我可以找到更好、更新奇的表达方式。身边结婚生子的友人的共同特征,便是将头像换成自己孩子,我对可爱这件事表达的欲望不低于她们对孩子展示的欲望。
想过很多办法,学习“技能”去表达,报了班,每周三次,却被老师说太过执拗,不够灵活,每周的“技能”搁浅。
我翻过几本书,很快找到更接近的表达方式,称之为“调动”,“调动”每周一次,人多,交流也多,“调动”必须和人互动,本来自己也可以,只是我不专业,独自“调动”会失败。“调动”对我有帮助,我可以“放大”。
可是和人调动,又重新陷入人际蛛网里,动弹不得。
仔细分析,剥离“调动”互动的那部分,“调动”就会完美,我很快找到这样的事情,叫“编织”。
“编织”需要技巧,大量积累,反复训练——跟学生时做的事情一样,“编织”也有阻碍,比如陌生人的谩骂。可相比绞尽脑汁敷衍友人,固执狡辩不愿多喜欢一分前辈,谩骂实在显得可爱。
我想一直没有姓名地“编织”,我没有姓名,谩骂的就只是我“编织”的幻象,我不愿意总有固定的姓名,也不会接受谩骂,一次的保鲜袋,只保鲜一次一个的“编织”。
只有一件事情,我“编织”出的“可爱”和想“编织”“可爱”的心情,从触碰可爱到现在,还没有停止。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