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

By tutuchi at 2019-11-16 03:48 • 64次点击
tutuchi

我让友人等等我,要抱一下柱子才走。
“太丢脸了,大庭广众下。”
友人拖也要把我拖走,我向来固执,严肃起来,告诉她,我必须要抱一下饱满充实的东西,不然我没办法再多走一步,我感到难受并且很想跳舞。
友人没办法,只好献身给我拥抱,尽管我四肢并用,难受的感觉也没有全部缓解,友人太瘦了,骨头硌人,不是我想的那种,充实的、柔软的、满足的、治愈的,拥抱。
回到家,我赶紧抱住他,又揉又捏续命。
“怎么有这么可爱的触觉,那么轻那么柔软那么听话地给我抱。”
友人咂咂嘴,鄙视我,她提出假设,如果他坏了烂了,我会怎么样。
“这下你总该难过了。”
我回答她,不会怎么样,再买一个就是,你难道觉得我是迷恋他的形态吗?我迷恋的是他的触觉。时时刻刻可控制的满足感。
很久之后,他果真烂了。
他在滚筒洗衣机里,一圈,一圈,又一圈转,我坐在地板上,思考许久,然后掏出手机买下三种棉花。
棉花先到,羽绒棉,没有实感,珍珠棉,太硬,颗粒感,PP棉,不够柔软。
我有想过是棉花质量的问题,但找多家店铺反复比对,一来时间长,二来程序过于复杂,三来,花钱且浪费。
所以,要找懂棉花触觉的人。
那么只剩下一个问题,修复他,所付出的代价,和我想得到的东西匹配吗?我和一个店主谈了细节价格。
“溢出的价格,是我付给感情的费用。感情好贵。”我跟友人这么说。
“仔细想想,我要的不是感情,所以换一个也可以。”
崭新的“他”到了,触觉当然不一样,不舒服,且陌生。
我感到焦虑,失眠也不愿意去碰他。
这当然不行,过去的回不来,我也不能失去拥抱,再三权衡,我决心跟他培养感情。拥抱他,催眠自己喜欢这触觉,跟友人重复拥抱的满足感,描述他每个摆拍,不断训练自己将他和形容愉悦心情的词汇联系。
不到一星期,我便活过来。
“我承认,想到永远也抱不到那一个,我感到难过,这出乎我的意料。”
“可我痴迷的感觉,感觉和躯壳不一样,撞这块墙撞那块墙脑袋都会疼,没了墙也没关系,换一块墙就是了。”
我越说越兴奋,跟灌了几瓶酒一样,晕晕乎乎。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坦白。
我发现在失去他这件事情,和喜欢他这件事,和努力培养喜欢他这件事,带来的感觉是相似的,那是一种自我的情感虐待,和把手指头伸进转动的扇叶带来的刺激是一样的,厌恶恶心的事物又故意接近,感到满足又破坏他让自己失去他,像热水烧焦皮肤,结痂的疤撕开,双氧水咕噜咕噜冒泡泡。
那是刺激的,一模一样。
我也很喜欢拥抱友人。


又是居居,最后一句有点敷衍啊

zzx3770 at 2019-11-21 22:30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