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日常物质生活断片

By chenyu at 2019-11-12 12:43 • 382次点击
chenyu

双11我什么都没买并且写了一首诗,现在我想不通我什么都没买还写一首诗,为什么。但我去看了淘宝直播,我第一次看淘宝直播,太多的第一次了。原来直播这么火热,我第一次看。看的时候想这个女的不好看,但皮肤很好可以直播。看了很久,她说要播通宵。他们真的会播通宵,用他们的话说是凌晨以后粉丝的热情依然高涨。确实买的人很多。我没买。后来才知道直播转化率很高,像我看那么久的人一般都会买,而且看了直播购物的人再也回不去看图文购物了。不知道算不算一种进/退化。我想买一瓶香,我用完了全部的香,就一瓶,完了一直没买就没用。X说你得用香,不到二十就得用,你都多大了还不用。我笑得厉害的时候金哥也用手抹(ma)我的眼纹,像能平。我在等,我再等等,这些不用擦香的日子过去。我不会一直不买一直不擦,要是真能那样的话,除了一些笑纹,我还将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知道可能是怕诗意被破坏或是不想太世俗的缘故表现得不需要uqn的样子,但还是希望能在设置里加上uqn的地址不然没法给你打uqn,就是以太坊erc-20的地址,获取方式https://uqn.life/t/2022 15

fyq88013420 at 2019-11-12 13:02
1

@fyq88013420 好,已加。你这样说得我无法拒绝。但完全错会我了。和你想的相反,我恰恰认为uqn赞赏是非常诗意的行为而不是相反。之前注册的号就有,我的问题是太爱纠结赞赏我的人是谁,会去记别人的钱包地址,那地址都差不多又长多难记啊,耗神,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改呢

chenyu at 2019-11-13 12:36
2

S突然问:看见我的金项链了吗?是不是掉在你那里了。我并没去看但我说没看见。我说我这有一条给你吧,也可能是假的,我不知道真假。S说你的是你的,我的对我意义重大。我说物质的东西意义能有多重大,大得过一个梦吗。我这么说不是装逼,是刚好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吵完架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理我的S又给我买了早餐。就像这样好多天以后突然来问她的金项链一样,像梦似的。我拿起豆浆偷偷喝了一口,还是热的梦里竟然感到那热,喝了一点我马上放回原处,像没动它们一样。梦里心想她要看见我吃了又觉得我亏欠她太多了。S说梦只是梦吧。我说东西也只是东西。S说不管怎么样看见它我才能安心。我说如果意义重大就会一直在心底,很久,即使再看不见。过了好几天S才说那是爸爸外出时候给她带回来的礼物,偷偷地给她,没给妈妈也没给妹妹,只给了她。我才想起爸爸也送过我那样的独一无二的礼物,不见了。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也没想过找。

chenyu at 2019-11-13 12:45
3

我不爱吃烤鸭,除了巧的烤鸭。但巧说你能帮帮我吗,实话实说我的店到了瓶颈期,有点吃力。她说吃力那是真的吃力了。一般不吃力的时候她从来不求人,更不可能找我。只是我与烤鸭能有怎样的连接呢,我对鸭的了解还不如鸡,更不如鹅。现在她让我帮帮她。我不知道指的是什么。是不是买回来拍图发朋友圈再配上“自家XX开的鸭店,味道还不错,喜欢的可以扫描二维码加她微信,包邮到家”之类的文字。她只知道我朋友圈朋友多并不知道我没朋友。她没了下文,我也真帮不上什么。忽然我看见金哥来了,黑衣人戴个黑色鸭舌帽的样子,臃肿了些就差点感觉。我说你想不想吃烤鸭。问好不好吃。我说很好吃。问在哪里买。我带他出门指向鸭店方向。说巧回来开的烤鸭店。他说她都换了多少个“项目”了,跟换男人一样快。很三八的一个句子。我说因为总是不好总是委屈总是不服才会换才会这样折腾的。当然其实我没说这句,我说的是你到底吃不吃烤鸭。他说吃。我说那你去买,带回去给你妈妈吃,给你的小兄弟们吃。他们爱吃各种鸭,这里吃鸭风行,怎么就巧的不行。他就去了。巧微信说金哥来了,现在我这里,我在给他加热。又说金哥怎么老了,我想你们要是一路别人会当你是他女儿。我听着高兴。我说我们不一路,一路会被传染老的。(完)(还想写)我这个人谁都爱,爱人,她这样说金哥我又心酸又想为他辩护-大量吸烟的人皮肤老化得是要快些。金哥走后她说她儿子要过十岁生日了,她为他准备了手表,手机,储钱罐三种礼物,还觉得不够,想拍亲子照却没有时间。我心想这些还不够吗,这不是太多了吗,细想想又不多,又是早就该有的吧。她是要把她的所有,她那么美的脸都被烫了的如此忍辱捡来的便士都给儿子花掉吗,想到那种产了幼崽用自己的骨血肉喂食它们的母兽。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尊严?Isn't it beautiful?那个制造男孩的人像一个肇事逃逸的司机消失不见,可能不堪忍受生活的不堪独自梳理美羽去了。巧为了儿子被逼成了鸭店老板,企图通过微信营销度过瓶颈期,难。

chenyu at 2019-11-14 12:16
4

雅琪来了,真好看,黄色的头发和鹅黄色的卫衣套装,真好看。现在这样的卫衣套装很难不带logo,我看着那个logo,虽然像是雅琪在为它代言,但真好看。年轻人身上身下有几个logo怎么不行,挺好的,就让logo风行。我曾经试着用剪刀去拆左胸上的logo,谁知道带着logo的衣服上的那个logo真难拆,只拆毛了一块儿就觉得不行了,被破坏的logo还牢牢地在,所以我不年轻但有时也为logo代言。雅琪又拿出屏裂的手机,这样的女孩总有一部爱屏裂的手机,没关系,手指细长,手指在黑色的裂屏上弹跳起来,真好看。迟早雅琪会换掉爱屏裂的手机,她对好几个型号的手机都感兴趣。我觉得她应该有一部好手机。全黑色的,屏大一点儿的,可以多用上几根细手指的。雅琪转过头来时的眼睛不深陷在眼窝里,那不好看,是有点微凸的,鹅黄色闪金的眼影闪耀着和细长的睫毛和细长的睫毛膏。真好看。一次W非要把她的睫毛膏涂在我的睫毛上,腮红打在我的脸上,就在那家不知道转没转让出去的西餐厅,我心想涂完之后我得变成什么样,我坚决不同意,觉得W故意捉弄我,她就要涂,就要就要涂,我没有办法,就听了她的。我像个小丑,但再也忘不掉那家西餐厅。雅琪站一站,仰仰头,说一些话,一些还是重复的,就得走。这样的女孩总是匆匆,我就跟着她,走了出去。外面阳光似湖之潋滟,如果在末日我也会忘记一切爱上这冬日。不对,末日不会有这样的气象,估计我也等不到末日,那就在我的末日的时候吧,那时我什么都忘了,除了爱。阳光下雅琪那追了SUV屁股伤了自己的白色轿车又回到主人身边,并不像雅琪看上去那么娇弱。雅琪也不娇弱。有时是女孩,有时又不是。现在又是了。现在她坐进去半天了也搜不出导航来,我已经第二次通过车窗跟她摆手示意你可以走了,她还不走,还在搜索地图,我都站得尴尬了,我可不可以转身走掉啊。雅琪还在弄那个屏裂的手机,雅琪要去哪里,那个地方不好搜索,女孩们真该去那些一搜就出来的地方,不好搜索的地方不要去。

chenyu at 2019-11-15 10:49
5

小澄妈来的时候说的,她卖的面膜做活动,要我赶紧买,错过再等一年什么的,还送某个品牌的金项链。我问什么样的金项链。她说还没到,保证足金就是了。还没看见金项链呢,我就预订了六盒,六盒才送,我也不得不订。去婆婆那给她三十片,回妈妈家给妈妈三盒。尽管老了,她们使用面膜的速度惊人。她们的要求不高,比同龄人年轻就行。同龄人若是比我年轻就比我年轻了吗。我的脸也很干,但我不爱用面膜。现在香也完了,有时候脸太干了,接点水融在手心里,拍拍脸就不那么干了。因此我的面膜到处都是,S送的也有,过期的也有,每天都在接灰,灰很厚。美容看不去的时候就帮我擦擦灰。美容也买了面膜在小澄妈那里,她说她不买她不愿意她就买了但买的少没送她金项链。擦灰的那天小小也来了,我的一个感想是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送给小小的,我不是那种因为家里有就可以随便抄起一个毛绒公仔送给小朋友的人。一个毛绒类的玩具我都没有。据说抱着那种毛绒玩具很治愈,可以慰藉孤独的人类。没有礼物的我蹲下和小小说话,可我问的问题不好,我问她,你为什么哭了。小小只哭不回答,我就把金项链送给了小小。吊坠是一个小水桶,可以收集眼泪。小小不会戴这条金项链,但她应该喜欢。爸爸第一次送我金项链的时候我也很喜欢。哄好了小小我却流泪了,当一个人说只记得我的坏不记得我的好的时候。太伤心了。我记得也有人说过要收集我的眼泪做成吊坠。像孩子似的。什么我都当真。很多年以后女孩子们可能会想起生命中第一个送她们金项链的人。即使送的人不是她们的父亲或爱人她们也会觉得那个人好。

chenyu at 2019-11-16 18:34
6

我不知道谁能送我金项链,并且东北人使我对金项链有了别的想法。哈哈哈。另外我妈很喜欢敷面膜,我觉得面膜和其他护肤品的区别在于把成分放在了一张纸膜上而已。希望楼主好好护肤,不要光用水,不用精华可以用点面霜,脸干容易长皱纹。其实长皱纹和脸的骨骼也有关系。

RnmX at 2019-11-16 19:44
7

金金钻进帐篷就不出来了,她第一次感受帐篷。是小金和同学户外露营时买的。买了两个,一看就是新的,我也扎不顺利,但那时候我喜欢和其他同学家长说我早就有了。肯定没用过几次,我对户外和露营哪有多大兴趣。今天弟弟看见了,就扎了起来。弟弟为什么突然要扎帐篷呢。现在金金不肯出来了,不想去湖边玩了。弟弟蹲在帐篷边对躺在里面的金金说,你出来,我们把帐篷扎到湖边上,你去那里躺着行不行。金金不同意,说不想躺湖边上,只想躺帐篷里。她把帐篷拉上。拉开。对着我喊,姑姑,你,你进来和我睡觉吧。她知道只有我能干出钻进去和她一起睡觉的事。在人来人往的客厅里。我钻进去了,我什么都不用干了,弟媳就去厨房帮妈妈打下手了。有时我想金金不出来也是对的。帐篷里确实小而美多了,躺在里面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狭小,甚至宽敞。而且外面的人类干什么都与我们无关。他们也不想再找我们了,他们说话,他们干活,他们充实。除非饭做好了,我们才出来。后来弟弟把帐篷收了,金金想起来就要,大声大声喊我要帐篷我要帐篷,分贝很高很刺耳。我禁不住想在房子里扎一个帐篷不收起来可不可以。

chenyu at 2019-11-17 21:38
8

@RnmX 所以第一篇我就说,如果能一直不擦我得变得多么自信啊。完全放下外相。能吗?他们说内外合一。才对。我太难了

chenyu at 2019-11-17 21:42
9

完全放下外貌是可以,就是没有人对自己外貌有过一次点评,不说你最近气色不行也不说你更漂亮,我不曾关注我外貌也的确没有用过护肤品,直到外人来关注,自个就不得不发生改变,并且我也不愿在这方面投入太多价钱。咱们能不受外人影响吗,不能啊

RnmX at 2019-11-18 07:03
10

我去市场的时候看见很多女人在买打底裤,我也围上去了,有时候跟她们在一起感到温暖。我也学她们一样拿起来摸。打底裤的作用很大,可以替代秋裤。秋裤太猥琐了,妈妈都不穿它。我曾想如果我是厂商就生产一种新型打底裤,不要紧箍在大腿上的,纯棉舒适的。但女人们不会买账,紧箍才不臃肿,甚至把腿显得更细。我生产的打底裤听起来还是秋裤。打底裤我有,猥琐的秋裤我也有,我不想紧箍,就穿了秋裤,而且是粉色的,而且牛仔裤有点九分,搞不好露个秋裤的粉边边出来,无比猥琐。让我想起15年在囊谦支教的时候,一天回到宿舍朋毛卓玛说刚才闹布来了,看见书桌旁挂的红内裤问谁把红内裤挂这里了。他们强调红内裤,好像不是红内裤就可以挂出来似的。囊谦山沟里就是没地方挂内裤和也不锁门男的可以随意进女宿舍的这么个情况,难道要怪那红吗。那时候我还没有找到猥琐的倚仗,如果那时候我就找到了,估计也不会去囊谦了。那里确实很高,很西,很避世。我若心有倚仗,都不需要。在哪都一样。我的倚仗很抽象。谁也想不到。是电影里的魏尔伦。爱穿一条松垮垮的白色秋裤,特别是裤裆那里总是垮着的。老天,那个猥琐的模样太可爱了。我马上看他两遍。我不爱兰波了,爱魏尔伦。我有红色内裤粉色秋裤,并且准备穿着它们会友,我真的可以做到。友曾经看见我脱了一半的秋裤说那猥琐的一幕她一生难忘。不知道是不是只是随口说说,谁能一生不忘某一幕呢。她就要忽至了,我得去机场接她。我尽可能像僵尸一样地和几个不知道算不算友的人一起写日记这是写的大乐趣近乎神交呼吸吐纳即写即灭不保存但保不齐为了做好地陪要断更了。

chenyu at 2019-11-18 11:11
1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