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馬松r5--非詩fish

By aiyowei at 2019-11-12 09:32 • 119次点击
aiyowei

一切被迫呐喊。
無權沉默,
無力接近自我背面,
無法在虛妄之上完成主體重建。
廢墟是毀壞的終點,
但不是缺無,但不是
它孕育完整,又慘遭噤聲。

以月為炭,
海持續低溫燃燒,
這一個世界受熱發生皺縮。
泛弱光,

變堅實。
另一個世界
徘徊於自身和鏡像之間。
混淆反復發生,
秩序在視網膜投射下陰影,
傾斜著消失​。


這種時刻很煎熬。
我清楚它早晚會過去,
但就在這一刻之內,
我是無可挽救的,
抓不住一根稻草。
能熬過去,
就能活下來,
熬不過去,
就死掉了。

aiyowei at 2019-11-13 20:20
1

她,閉上眼睛,
使靈魂在逐漸稀薄的自身中
浮游,
保持姿勢。
霧自霧中誕落,
海從海上騰起,
時間
越燒越短,
灰燼先於眼皮淹沒眼睛。


一面鏡子,在可預期的喪失中
尋找,
定義眾多,而她
不在那裡。

aiyowei at 2019-11-13 22:54
2

我理解這種密密匝匝的時刻。
像線條攏成一條河,
鑽進肺裡教人痛苦。
今天在書上看到:
人們之所以避不了讖,
是因為他們就是避不了。
所以還是,閉上眼睛吧。
踏過這片軟的、濕的
走向生活無盡遞歸的迴廊。

aiyowei at 2019-11-14 21:35
3

我忘了
忘了昨天寫詩
忘了昨天寫
忘了昨天
忘了我

aiyowei at 2019-11-16 02:16
4

淩晨兩點零二分,
我們卡在話語的邊緣,如同
鐘錶上生銹的時針和分針。
時間從身體中一穿而過,
留不下半點痕跡。

我還在想,
白天丟在院子裡的碎鏡子,
一定已經割破了月亮的手指。
不然,這沉默裡的血腥味兒也不會
濃重至此。

這城市的最後一絲柔情在河裡泡軟了,碎了
濕噠噠走上岸來,
走向我們——
兩隻夜半遊蕩的鬼,可憐的人類碎片
難民,發癲的瘋子,啞巴和瞎子,失憶者

剔出來,幫我
那顆紡錘一樣的夢核已經
在腦內紮得太深,
以致我竟從沒發覺,
我們所有的日子都已在淩晨夭折,
而陽光下發亮的,從來都是它們死去的樣子

aiyowei at 2019-11-16 23:30
5

一切走向塌落
你卻還睡在那裡
娟娟
明天早上醒來請記得掛上
舊電話的聽筒
把整晚夢囈都纏繞
在你亂七八糟的頭髮裡
就像南方
秋天在反復迴旋的氣溫中
迷失,陷入自我指涉

明天早晨太陽升起
我們又要迎著光明在荒謬中游泳
像跳撒旦的探戈
但我想
你不說話,你還睡著,
你的臟器都順著呼吸流走
衹留下一具足夠真實的軀殼
那就是一艘沉默的船
你想救起什麼,便可以救起什麼

aiyowei at 2019-11-18 09:06
6

今夜又下了雨
母親
滾燙的雨夜,也是煎熬的
它打不濕我斷流的血管
也澆不透你乾涸的掌心

母親
我已在光暗之間穿梭過多次
卻發覺不管駐足哪一邊
你總在對面站著
系著那條紅圍巾
我送你的時候,它明明是藍色的

母親
你餵給我的心臟甜蜜且苦
你說出一個關於生命的謊言
我就要用一生的日子稀釋過於沉重的真相

母親
我已快忘了你
這使我感到難過,而你卻不會
這便是我們之間
再也無法跨越的距離

aiyowei at 2019-11-19 21:32
7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