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自叙

By JIURshan at 2019-11-11 11:02 • 41次点击
JIURshan

关闭自己很久后,这是初次通过身边的几人逐渐开始接触“我”之外的其他人。我惊叹不已的是这个世界已向我始料未及的方向去了,微妙的是,他的发展像一只蜗牛缓慢的蠕动,却跳跃了时间,我意识到哪怕我在努力,依然是没有办法再触及到“我”之后的“新世界”。他们已经建立好了完备的新秩序,在这个新秩序里,内容核没有什么改变的,形式则全然不同。在我几次尝试去融入了他们之后,我失败了,我明白我身处于他们的河流之外的洼地。

而我在关闭自己时,一度自大的认为我的心修炼的坚不可摧了,以至于可以抵抗那些突如其来的生活变故,但是,失恋后,我至今仍处于阴霾下,像被抛弃的旧家具,我被我自己狠狠的抛弃到很远的地方。我明白我的盲目是因为在与我同一时期分手的好友,最近找到了新欢。他们是喝酒蹦迪认识的,他劝我要多走出去,而我明白我不是不愿意,而是我尝试了后失败了。他身处于这个新秩序的河流里,顺势而下的,进行着属于他的已谱写好的命运轨迹。本来我也可以顺势而下,因为什么事情我跳到这片停滞不前又荒凉的洼地上了呢? 这已经无法考究,当我面对自己的良心和诚实后,我归因于当时自己对虚荣的追求,对于无形的所谓艺术的真实感的追求,然而,我明白了,真实和真实感是两回事,所以我只是跳到了洼地而没有僭越到真实的河流中。

在我读过卢梭后,读过《悉达多》后,我明白一个道理,诚实是最高级的谦虚,我秉着这样的心态,随着我新认识的伙伴想重新回到现实的河流中时,我却遭遇漩涡。时过境迁,我没有考虑过地轴偏移,也没有考虑的人伦的变化。这个世界已然不需要谦虚,不需要沉默和真实 ,更不需要自作多情的思考。我拥有的我认为其具有价值的东西在更多人看来像是自卫的针刺,或是象征剧毒的花斑。我成为了nobody,一个以微笑礼貌回复,交往平淡如水的人即可的人。

我感受到了巨大而无奈的悲伤


真實和真實感是兩回事,同意。

aiyowei at 2019-11-11 13:31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