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鸣的深夜呓语

By CCCCelia at 2019-11-05 04:24 • 162次点击
CCCCelia

我买了一个新掏耳勺,一端像小熊维尼的蜂蜜罐子,圆润饱满,360度可用;另一端是传统耳勺,需要找好角度。我先用圆润的一头掏,放在台灯的暖光下,用指甲一点一点地把碎屑刮下来,眼睛看到这些,耳朵就不痒了。
谈恋爱也阻止不了我的虚无,传说中的肉棒一点也不能令人满足。也许生活里的一切美好都是谣传。我只是感到一个人的不满蔓延成两个人的不满,两个人的不满相互交织,最终织成一件倒刺毛衣,裹得人鲜血淋漓。每当我独自醒着,就忍不住策划一场分手,让他疼到再也睡不着觉。
我的文气像我的呼吸一样节奏杂乱,断断续续,比癌症患者还要疲劳。


前一阵在711买了一种有黏性的掏耳勺

uqinzen at 2019-11-05 09:25
1

两性关系想长久发展,互利互惠是不可缺少的,不过话虽这么说,能详细说说肉棒吗。。。论坛里没有人写小黄文,期待

fyq88013420 at 2019-11-05 09:25
2

这是一间喧闹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一张办公桌,一个某总,喧闹的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小喷泉,为有源头活水来的意思。我作为一个拘束而故作老成的求职人员,坐在他对面的长沙发上,面前是摆满茶具的茶几,我盯着上面的一块浅棕色的干燥抹布。这一行就是这样,简历上写的未必算数,出价还价全靠气势。在招聘软件上联系我的所谓上司姗姗来迟。介绍了公司概况,了解了我的项目经历,某总的报价只有一千元一个月,因为这一行说的和做的是两码事。
2019年的一千元,什么概念,如果不是还有两张学历做底,我想立刻把自己从马桶冲走。我是一个低自尊的人,但也不是傻逼。胆怯的我在人前维持了体面,在车里砸方向盘也好,大喊国骂也好,终究是徒劳,我连对方的微信都不敢删掉。
我收好文件夹,系好围脖,一边愤怒着一边怀疑自己说错了什么。顶着寒风走到车前,把塑料文件袋重重摔在座位上,寒冬里的它十分脆弱,呈锯齿状裂开,我的简历和过往作品露出来,散发着手艺人不值钱的气味。

CCCCelia at 2019-11-14 19:46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