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

By chujiu at 2019-11-02 16:23 • 204次点击
chujiu

融化

中午11点30分,钉子准时在床上醒来。准确地说,他是在半个小时前,也许是一个小时前——说不清楚,已经醒过来一次,但是很快浓烈的困意又让他重新睡了过去。当他第二次醒来时,他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11:30。这次他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从床上爬起来,当他去看手机时间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否则他没有兴趣去看手机,而是会翻个身继续睡。足够清醒之后,钉子并没有立刻起床,他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玩手机,随便浏览网上的新闻。这是他的习惯,很难改变。等手机玩够了,有点无聊了。他把手机一扔,爬下床打开卧室的门,去客厅的冰箱里找东西吃。实际上,他并没明显的饿的感觉。那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好像一不留神气若游丝的饥饿感就会立刻消失。他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空空的,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可以用来填肚子。还有些什么呢?半袋过期的话梅,几个薄荷糖,半罐番茄味肉松,一瓶还剩五分之一的可乐,几个生鸡蛋。他站在冰箱面前,快速地扫视这些物什,然后他拨开两颗薄荷糖含在嘴里,喝掉剩下的可乐,接着顺手把过期的半袋话梅扔进了垃圾桶。他关上冰箱门回到卧室,重新躺下。之前说过了,他并不感到饿。他暂时还不想去碰那些生鸡蛋和肉松——吃起来有点麻烦。先放你们一马,他躺在床上说。与此同时在遥远的猎户座,一颗恒星正在无聊地玩弄核裂变的游戏。窗外很安静,马路上喧嚣的汽车声被隔离了,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钉子对于这点很满意,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的继续在床上躺下去。据说噪音会让人丧失理智,并导致智力下降。他对此表示认同,那么安静会让人的精神升华并提高智力吗?这一点,他还没有把握,因为在城市里安静的环境就像人工景观一样造作而脆弱。如果不是考虑生活交通的便利,钉子更愿意搬到郊区那些空寂无人的住宅小区。当夜幕降临,一栋住宅楼只有他家窗户孤零零地亮着灯光,和几栋楼之外同样孤零零地一扇亮着灯光的窗户遥相呼应。这样的画面怎么样?安静,孤寂,还有点恐怖。钉子觉得住在这样的小区一定很刺激,绝对不会无聊。在这个具有荒诞感的小区,钉子一定会得到大量的灵感。像一个具有幻觉的精神病患者,他本身的荒诞属性会得到释放。但是,现在他仍然不得不住在一个他不想住的地方,感觉一切都是在凑合。
床头的手机响了一下,是微信的消息。钉子起先懒得看,不过后来还是抑制不住好奇拿起手机查看。是一个女人发来的消息,钉子看了一眼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他不想回复。那个女人想和钉子搞一把,但是钉子对她没兴趣,因为她姿色平平。钉子自认为还没有无聊到那个地步。而钉子想搞的另一个女人也总是拒绝他。这更让钉子心烦意乱没心思去回复短信,哪怕仅仅是敷衍。真是难搞啊!钉子躺在床上长叹一声。长叹之后钉子有两个选择,一是带着悲伤与烦恼继续睡去,二是强打起精神起床,去干些不知所以的事情。第一个选择带有点自我麻醉的意味,所以钉子选了二。
二,天空中有云在快速的流动。钉子坐在顶楼的平台上,一边吹风一边喝可乐。对面的楼上有一个男人在打扫房间。钉子看着他忙东忙西,当他拎着拖把在阳台上忙活的时候,钉子很想扬扬手中的可乐瓶子和他的邻居打个招呼。但是那个男人一直都没有抬头向对面看一眼,显然那个忙碌的男人没有空闲。那是一套新装修的房子。在他隔壁的一个阳台上,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正在喂一只猫(也许是狗,看不清楚)。钉子喝了一口可乐,考虑要不要和她打个招呼呢?嗯,还是不要了。也许会把她吓着,如果她看见对面楼顶的钉子的话。但是她也始终没有看见钉子。钉子记得在六楼的一户人家住着一个漂亮女人(推测),有时透过阳台的窗户能看见她洗澡。不过钉子始终没有看清过她的脸,用望远镜也不行。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看见了乳房就看不到脸,而大街上能看清脸的女人很多,但是却看不到乳房。你无法同时看见正方形的四个面。钉子用几何术语总结道,然后又猛灌了一大口可乐。天空中的云流动得更快了,在数千米的高空一定有风暴在呼啸。钉子抬头看了一会儿云,厌倦了之后,他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下楼。在心里祈祷今晚能睡个好觉。
钉子在超市里买东西。他需要买的东西不多,但是分散在超市的各个卖场,于是他推着推车在超市里走来走去寻找商品的正确位置。在钉子从两排货架之间穿过的时候,他迎面走来一个人。钉子看了那个家伙一眼,内心立刻激动起来,他竭力克制着这种激动,才不让这种激动表现出来。这是他的一个仇人,多年前的一场仇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淡,相反时间发酵了这种仇恨,当再次从记忆中被打开时,迸发出一种被岁月扭曲和磨砺的深仇大恨。这种仇恨的锋芒几乎要割伤钉子自己。而那个人并没有认出钉子,他还像多年前一样愚蠢又跋扈。当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钉子全力咬紧了牙齿,才避免扑过去用牙撕开他的仇敌的咽喉。而那个人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货架。接下来的时间,钉子的目光一直追踪着那个浑然不觉的仇人,并在脑子里不断快速计划或想像着复仇的方法。他们一前一后的在超市卖场里走来走去。在水产区驻足,在蔬果区穿过,在冷冻食品区来回走了几遍,最后在一排护肤化妆品的货架前长久逗留。仇敌看着货架上的化妆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钉子一面紧张的跟踪着他的仇敌,一面胡乱拿起一件化妆品伪装自己。他拿着一件女性用但是他看不出是干啥用的化妆品,然后在心里咒骂,你这个死变态,无论你使用多少化妆品也掩盖不了你邪恶的本质!在让人生疑且尴尬的停留后,他的仇人突然转身走开。钉子也连忙把手上的商品塞回货架,然后急忙推着推车赶上去。他怕丢失这个千载难逢的复仇机会,他的动作有点慌乱,不小心推车撞上旁边一个人。唉呀!一个很脆的声音叫道。钉子连忙停下说抱歉。他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立刻认出她来。那是一个和钉子有过数面之缘的女人,漂亮,性感,而且很风骚。在很久以前,钉子曾想和她搞一把,但是阴差阳错没有机会。而且钉子相信她也很想和自己搞。因此钉子很为措施良机而懊悔不已。有句诗怎么说的?那轻狂的姑娘,我竟未染指,妈的,我好不后悔!没有想到竟然在此时此刻遇上。那个女人也立刻认出了钉子,她先是一愣,然后转嗔为喜,眉眼带笑地说没关系。妈的,好久不见,还是那么漂亮那么骚!钉子在心里感叹。就在钉子有点愣神的功夫,那个女人绕过他的推车继续向前走去。看着她婀娜的背影渐渐远去,钉子停在原地。现在他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多年的宿敌很快就要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让他复仇的愿望落空。另一方面,那朵轻狂的紫罗兰也将熠熠生辉地消失在他的记忆之中,不复存在。他扶着推车,脑袋向两个方向来回快速转动,焦急而犹豫,而很快他就将什么也看不见了。这时,钉子感到自己像一袋被拿出冰柜的冷冻食品,正在无可奈何地快速融化。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