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松R4//ttwalk

By ttwalk at 2019-10-23 23:50 • 238次点击
ttwalk


#1

2001年,朋友说,郭富城的脸简直完美。我愣了一下。郭富城帅吗?不就是另一个松松。松松是我爸的同事,准确说是工友,也是我爸的师父的儿子,还是我姨爹的弟弟。我爸、他师父、我姨爹都死了。朋友也消失了。松松还在。

ttwalk at 2019-10-24 00:00
1

#2
我有一把瑞士军刀卡,是卡片的样式,上面集成了瑞士军刀的一些小零件,包括一把小剪刀,一把指甲锉,一把很锋利的小刀,镊子,牙签,圆珠笔,还有很久以后才发现的大头针。这是供应商送的纪念品,上面打了他们公司的logo,slogan和网址不过还好看起来还是比较协调。我很喜欢这个小东西,走哪里都要带上它(而且坐飞机过安检都不会被发现)。Amy Winehouse的朋友说她是很酷的女孩可以自己卷烟,我也可以的,用它就可以。当然还有很多别的用处比如剪指甲,等等。我一直觉得它是完美的直到今晚,我拿着一瓶红酒,忽然想起点什么。。。

ttwalk at 2019-10-25 23:15
2

#3
我们已经摆了太久的老龙门阵了

给朋友打电话
约出来吃饭:
有新料!
某某进了看守所
现在出来了
搞快!

ttwalk at 2019-10-25 23:58
3

#4

看一个非常无聊的美剧。
奇怪现在的美剧感觉都好无聊了。
是不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无聊的时代?
也没有哪个时代曾经角色特好过啊
可能没有感觉就是好感觉。

ttwalk at 2019-10-27 00:00
4

#4+

看一个非常无聊的美剧。
奇怪现在的美剧感觉都好无聊了。
是不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无聊的时代?
也没有哪个时代曾经觉得特好过啊?
可能没有感觉就是好感觉。

ttwalk at 2019-10-27 00:01
5

越来越自然了,好,加油,棒

woobyone at 2019-10-27 21:22
6

#5
时间来到了星期天下午,我下楼扔了垃圾,然后走到小区门口问门卫什么时候来电,说快了。我一路走到商场,吃了碗粉,我想,二十年前呢,我简直要绝望。过会儿就该热饭吃,就要收拾东西骑车回学校,寝室里放下东西,然后就是去上晚自习。总有些同学半下午就到,她们在宿舍里玩,听歌看流行音乐什么的,我觉得有什么好玩的,我要死。整个下午我都想死。我羡慕那些大人,周日他们可以好好玩,甚至晚上还可以继续,我却要回到学校被关一周,像坐牢一样。我没有好心情。整个青春期,我都没什么好心情。想到要上学就想死,因为他们把我关了起来。我急切地盼望长大,好当个出入自由、不用上晚自习的成年人。然而当我成年了,我又有了新的欲望。我要生活总是热闹,开心,玩个不停,否则我就不开心。我完全忘了,我现在过的就是我曾经想过的生活。

ttwalk at 2019-10-28 00:02
7

#6
后来我用开椰子的凶器在软木塞上打了一个洞。我想说什么?最近的突出感受是冷。但今天反而不冷,出太阳了,天很蓝,我忘了前几天那种冷的感觉。公交车在山里转来转去,原来我们离山里那么近。

ttwalk at 2019-10-28 23:08
8

#7
熊猫

上午十一点左右
从树上下来
自行离开
跑得轻快(下班嘛)
但其实很困了
昨晚失眠
今天要睡个好觉

ttwalk at 2019-10-29 23:41
9

#8
事情真是奇怪。是龟哥说的Frank坐过牢所以不要跟他玩,结果跟Frank吃饭时(我没有听龟哥的话)坐实的消息却是龟哥被警察抓了。这蹊跷的感觉。。。怎么那么像博尔赫斯,所以我停了,不写了,再见(时间也不够了)。

ttwalk at 2019-10-30 23:59
10

#9
无意中录下一段谈话,回放听听,哇,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多么自然,充实,有趣的一段对话啊,还有吃柚子和猫叫的声音,可惜太多个人信息不敢公开。

ttwalk at 2019-11-01 00:00
11

#10
天冷了我还没有换上厚铺盖,晚上钻进被窝裹紧,心想幸好脚是热的刚泡过脚,根据我的经验,如果脚是冷的,那一定得捂热了才能睡得着。我感受着脚上的热乎,把注意力放在脚上,确实是热和的,脚的内部。但是脚的皮肤,似乎又有一点凉意。那点凉越来越明显,确认,是凉的,整个脚都是凉的。我失眠了。

ttwalk at 2019-11-02 00:01
12

#11
顺风车师傅说我跟你商量个事情,你把订单取消了给我现金嘛。我说哎呀我已经确认上车了取消不了。还有一次,我对很热情的河鲜老板说味道好。我变成了一个假兮兮的成都人。

ttwalk at 2019-11-02 23:56
13

#12
网上看到一个人说他钓鱼,应该是在长江边。我想起之前在宜宾的时候,看到过好些江边钓鱼的人,白天晚上都有,晚上感觉更惬意一些。江水在夜里要汹涌一些,上游起了白雾。来了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它的主人说它每天都要去江里游泳。于是我们等着,等它下去表演游泳。它墨迹了好久最后主人领着它才慢慢走下河滩。我们往更高处走,终于看到江水里一个小小的狗头。

ttwalk at 2019-11-04 00:01
14

#13
醒来又在下雨,这么冷还下这么大的雨。我们住进了遮风挡雨的房子,阴沉的天气一样不会放过我们。人一生有多少时间在跟恶劣的天气对抗?没完没了。

ttwalk at 2019-11-05 00:01
15

#14
在外面偶尔看到死人了——准确地说是看到花圈、灵堂,我总是心头一紧。莫名其妙的恐惧让我想要快步离开,但没有,没有人这样做。大家都保持着镇定。我的余光瞄到不少东西。比如这里的花圈,基本上只有一个颜色,比较嫩的黄色,挺好看,也显得高档洋气,而我老家镇上,花圈是五颜六色的。戴的孝也不一样,是白底一个黑的“孝”字,字周围还印着一圈花。他们也不把孝套在胳膊上,只是用锁针漫不经心地别在袖子上。比起来我还是觉得黑色的袖箍更像回事。有一次我看到他们在吃饭,吃的是盒饭,青椒肉丝。还有一次我看到一个人在操作笔记本电脑,一看竟然是outlook,他在回邮件。他的工作不会受影响,他的生活也不会受多大的影响,大家的生活都不会受影响,我,一个匀速经过的路人,当然更不会受什么影响。一个人就这样轻飘飘地,毫无影响地死了。

ttwalk at 2019-11-05 23:54
16

#15
人到中年,正是离婚的大好时节。又一位名媛离婚了,她的阿里P8老公要离,但是她不干。不干又有什么办法呢?

ttwalk at 2019-11-07 00:01
17

#15+
人到中年,正是离婚的大好时节。又一位名媛要离婚了,她的阿里P8老公要离,但是她不干。不干又有什么办法呢?

ttwalk at 2019-11-07 00:02
1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