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松R4 -Z

By zhener at 2019-10-21 17:27 • 409次点击
zhener

老天爷我不忙


#无论如何我得承受住它们

我们进一座电梯
电梯门关了
我依旧
用热水杯壁贴着眼睛
然后推到前额
再推回来贴回眼睛
你真的很疼吗?她问我
我说,我说不太好
可能不怎么疼
但我的承受能力不怎么样
所以对于我来说很疼
也可能超级疼
疼得头都要爆炸了
但我承受住了
站在这里
我觉得
还行吧,无所谓,反正,至少,我还能
我刚刚有逻辑地说人坏话了
我说我靠这个又老又丑的烂番薯
我头疼得懒得说话
慢悠悠说出那三个字,"烂番薯"
接着又说了一句,老矮子
前面不远一个男的回头看了我们一眼

你真的不要紧吗?她问我
嗯不要紧。我说。
我依旧在想刚刚是不是说得太恶了
我靠,老矮子,我心想
我回去得向什么神啊上帝啊忏悔一下
要是这种玩意儿真的能行使这种功能的话
我向神忏悔
(至于哪一个神就爱谁谁吧)
我错了
我这一生说错过很多话
做错过很多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真的错了呜呜呜呜呜呜
我甚至觉得我今天早上不应该用那种语气跟早餐店的姐姐那样买早餐
呜呜呜呜呜呜~
好了
我站起来了
(我刚刚是跪着的吗?)
"呜呜呜呜呜呜~"是不是有点假
我也这样觉得
我还感觉我以前就这样写过
什么"好了","站起来了"
什么了了了了了
往回翻就能翻到类似的东西
算了让我来朗诵一下以上内容吧
看看能不能在"呜呜呜呜呜呜~"的时候
真的哭出来
哭出来的声音
是不是"呜呜呜呜呜呜~"

没关系的。我说。
那个热水杯里的水已经凉了
我回去烧点热水
灌进去
在我的眼睛和额头再贴会儿
说实话,真的疼

zhener at 2019-10-21 17:28
1

#你来追我好不好 (补昨天的)

在向日葵园旁边的草地上
想跑一跑
对朋友说
你来追我好不好
被第三个人笑话了
想一想觉得确实有点好笑

什么游戏也做不好(今天的)

男孩的女孩的游戏
都没办法做好
小朋友们都害怕跟我组队
还好都不参加游戏
从来不参加
自己一个人待着
有一次看一群人玩球
一个男孩说想玩就去玩吧
突然来气给了他一拳
他哭了

不两杯都是我的(写二送一)

zhener at 2019-10-23 18:57
2

它是什么时候爬上这件衣服的

找一本书
不在这里
当我在这里时
老爷爷
也在这里
我去下一行找
我相信就在这一行
但没发现
我的时间不多
老爷爷
他翻完了上一行
也来到了这里
我回去了
站到原来的地方
等老爷爷
翻完那一行
我再去找找

我站在原来的地方
从缝隙里
看老爷爷
我等候
他不见
我不知道他
不见了
他沿着哪一条通道
走掉了
我再去
找到了那本
诗集

我也要走了
我走来走去
找个好位置坐下
再碰到老爷爷时
希望他不要误会
是我在跟着他

我坐下了

我的衬衫纽扣
从上往下第二颗与第三颗之间
爬着一条大青虫
碧绿色
我没见过这么大的
我叫出了
半声
决定忍住
把它弄走
我狠狠划了两下
把它划到一条
通道中间
我没想弄死它
我看它在那里爬
知道会有人过来踩到它
或推车过来碾过它
我不是不想救它
我是不想
再用手碰它

老爷爷
或许变成了
那条大青虫

它是什么时候爬到这件衣服上的?

我现在坐在这里
怀疑
身上还有另一条大青虫
我检查了我的头发
裤子
背部
我感觉
皮肤上
有东西在爬动
我怀疑它又爬回来了
我怀疑我背上爬满了大青虫

我想去那个通道再看一看
它有没有死掉

它会变成一滩绿色的液体
很恶心
我不希望它死
我希望它死
不希望它死
希望它死
不希望它死
希望它死

如果我知道它是在哪里爬上我这件衣服的
我一定不会再去那个地方

我坐在这里
老爷爷
从旁边的圆桌旁站了起来
又去翻书了

我一定没有跟着他

zhener at 2019-10-24 16:05
3

抓阄过日子

早上从纸条盒里抓出三张
1.写一首诗
2.看200页书
3.有种今天别看手机
关于第三条
我打算把这一张撤了
换个别的

zhener at 2019-10-25 19:20
4

尬呼

这个缩写的全称
叫做尴尬地打招呼
我现在要尬呼了:
你好,
你好啊
你们好啊
今天天气不怎么样
有点雨有点冷
出门可以打伞也可以不打
总的来说
挺好的

我怀念我的学生们

但生活不是这样的

zhener at 2019-10-26 20:02
5

其实生活是这样笃定的

我们同样会关注垫在餐盘底下那张纸上写了什么
包括健身房传单上的内容
愿意边走边大声朗读它
同样想知道那种长得奇怪的树到底叫什么
沉默的时候你盯那个缺了一块的桌角看
而我看窗帘上的红迹
我们贫穷,匮乏,焦虑不安
我们选择不来,
不想要老一套的
但承担不起新一套的
怎么样都不对
我们真别扭
试图去解释所有事情——
这个黄窗帘上的红迹是有一次我用了红笔以后没套上笔套就放到笔筒里了而这个笔头正好戳在窗帘上等我发现时红墨水已经在窗帘上晕开一大圈了,而后你拿出那只红笔,为了证明那是支红笔你拔下它的笔套在你手背上画了一条红线
真的要这么生怕质问吗
你看我的衣架有十个
其中两个是蓝色的而其它八个是紫色的
你可以随心所欲拿起一个
随便,轻松地拿起蓝色或紫色的
去挂你的绿色大衣
我们可以数一数公交车上第二排位置到后车门那段距离里有几个扶手把
只要数一边就好了因为两边一般是对称的
可能不是对称的就两边都数数
不要担心什么了
生活可不就是这样的吗?
你看到单独一朵白花以后
第二天仍旧记得它在这条路的哪个位置
就一朵
仅仅一朵

现在可以笃定有几个扶手了吗
八个?
我数出了十个!
没关系我们再数一遍
这种数学题太简单了来一千道吧

zhener at 2019-10-28 00:08
6

一无所有的感觉

就是一无所有
你再也不会没有了

zhener at 2019-10-29 00:55
7

我不要看见顺从的生物

如果不能平等相处
我宁愿它/她/他咬死我

zhener at 2019-10-29 19:44
8

我一句话也不会来问

我要不要继续?
我不会来问
这个怎样呢?
我要怎样呢?
我不会来问
我的马桶刷得怎样呢?
只有这样的傻逼房东才会逼我问这种问题
我知道所有好听的话和不好听的话
可能我没听过但是我知道
我不要听我一点点也不要听

娜蒂拉对我说珍珠你是天使

从此以后我只听得见这六个字

zhener at 2019-10-30 12:36
9

我想给阿盏打电话

我这个时候
只能想起她
七十多岁
我奶奶阿盏
那些人从来都不喜欢她
她一点都不伤心
我也不喜欢她
但我最想跟她在一起
最想给她好吃好喝的
其它的人我都不喜欢
我想给阿盏打电话
我想说我活不下去了
给我一些钱好不好
越多越好
最好是全部
我能想象阿盏摁下电灯开关
找塑料袋里手巾包起来的人民币
可是阿盏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把钱给离她这么远的我
我想把我的手伸得很长很长
把她手巾里的钱全都拿来
阿盏不会生气的
只有她是不会生气的

zhener at 2019-10-31 01:56
10

种珍珠

把奶茶底下那些珍珠
埋进了泥土里
天才女主角N
说明天
这里会长出珍珠树
我把这整个过程
都录下来了

zhener at 2019-11-01 23:57
11

坐在一片小树林里

很多的小朋友从前面跑过来
又跑到身后去
很想从这中间交一个朋友
对其中一个说
你想坐这里吗
我有柚子
我们也有柚子
他说
我们还有肯德基
他说

zhener at 2019-11-02 14:02
12

一部悲伤的电影

我在这个电影里要笑抽了
当我回头整理和观看这些镜头时
我也笑抽了
我边笑抽边说
我们这部电影是一部…
女主角说
一部悲伤的电影
我们俩都笑抽了

zhener at 2019-11-03 23:20
13

老张把腰笑断以后

变成了薄薄的一片
我两手端起她
从腰部把她折起
把她送到医院
跟医生说
我朋友把腰笑断了
就是这里
哈哈哈哈的时候咔嚓断掉了
她的命不好
请你救救她的命

zhener at 2019-11-04 01:57
14

海长在树上

老张捡起一片银杏叶
捏住叶柄
用它拍脸
并吹它
她说
它很摇曳
就好像
还长在树上
我知道她说的是
还长在树上

阳光漫上来了

我说太阴了
有点冷
云遮住了太阳
一朵云飘过去了
阳光就漫上来了
来了来了
我们说

我们坐在路上

老张看一本书
我没有看
我想把昨晚想到的
在这里进行一遍
可是很难开始
我们都很安静
我坐下
把小说
又从头改了一遍
一辆车开过来
我叫老张
让一让

zhener at 2019-11-05 01:06
15

用筷子搛着放进嘴里的时候
想到如果筷子不小心斜戳进脑袋
我可能会恐怖地死掉
这种意外事件
会让人迅速警惕自己的日常来
但是过不了几天
他们就会忘记掉了
也不是彻底忘记
有时候突然记起来
它依旧恐怖地和当时一样恐怖
王妈妈突然记起这件事的时候
特地跑去幼儿园看了一眼她儿子

zhener at 2019-11-05 22:47
1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