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谎》

By wyl1994 at 2019-10-20 13:50 • 196次点击
wyl1994

1
山野原的深夜,没有一声犬吠。
黑暗里隐隐出现一道光,紧接着轰鸣声越来越近。路边,一只狸花猫酣睡中被吓了一跳,一跃上了墙头,化身寻常少年,一双眼睛躲在暗处发光。
黑车深夜从市里赶回来,停在武水河边。车上下来一个带鸭舌帽的年轻人。车又远去,年轻人的影子在月光下被拉得好长。
秋天的晚风吹过人的身体,像是会吹散人的魂魄。飘起在空中的枯叶随他脚步,蜿蜒过街。他沿着河岸,走在月光里,帽子压得很低,脸藏进阴影。呼吸的节奏很悠长,也许不代表心情轻松。说不准,只是心太重,压坏轻舟。
周围都是破旧的老楼,深夜里霓虹招牌不再闪耀,山野原展露出原本的疲惫。低矮的楼房,朽坏的木头窗棂和红漆已经斑驳的木门。路过一处写着友谊大酒店的门头,门上已经挂上生锈的锁。河岸边的菜市场,一个个摊位上都盖着化纤防水布,摊位间夹着些台球桌,彩色的数字球,被秋风吹着滚落。一个个掉进球洞。
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在无所事事的午后,或者晚饭后,常常结伴过来赌球。双方从口袋里摸出汗津津的零散钞票,塞在台球桌上方的白炽灯架子里,谁先走完所有球,拿走所有钱。叼着从女友口里喂来的烟,男生们俯身撞球。当然,也有男女对阵,打扮熟艳的年轻女子,俯身撩起刘海的瞬间,撞球来回碰撞,没有停下来的时刻。
他一路走过菜市场,来到桥头,武水河上只有一条青石板桥。桥头是一对神情已经模糊的石狮子,它们身上的苔藓在秋天已经结成蝉蜕,也许雨后新绿满身。不知道他否也讨厌秋天,当我在树枝上,睁开眼睛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踏入河岸银行,月下他的影子,被挡在自动门外头。
河岸银行营业中。
2
“您好,欢迎光临河岸银行。”
男柜员隔着防弹玻璃窗,起身,四十五度角向前伸出左手,右手礼貌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九十度的鞠躬,冰凉的笑意藏在低头的瞬间。声音透过扩音器,变得失真,像有人在耳边吹得一口气,回头发现谁都不在。
”您好,这位戴帽子的先生,请坐。“
男柜员边说一边左手向下指引,也许这一套僵硬而规范的动作是某种施法,带鸭舌帽的年青人就直接坐了下去。他抬起头,清秀的脸从阴影里露出来,河岸银行冰冷的白炽灯打在他脸庞,他皮肤毛孔很细,皮肤上细细的毫毛映着光,像是夏天成熟的桃子,再一个炎热的午间,被阳光晒得粉红,摇摇欲坠,看他脸庞,闻到桃子的甜香。
他眉毛浓密,眼睛明亮,瞳仁背后的眼神里有一片海。月光像是也藏在海里,海浪轻轻摇晃你,像是猫开心的躺在你身上,舌头轻轻舔舐你手臂。你会想跳入水中吗?入水只在瞬间,你指间的香烟熄灭,被泡软,被瓦解,被伤情,心上像有一个永远不会停止燃烧的窟窿,透明的身体隐隐亮着明明暗暗的火光。亮起他眼里的一点月光。
说谎的人如何不内疚。谎言也是真实的子集。低头的时候,无法不去面对自己。他又低下头去,脸藏进阴影里。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并不需要帮助。”
“能走进河岸银行的人,就一定有我们能帮上的忙。”男柜员规范的露出白色牙齿,笑得一张脸像哭一样。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进来了,我怎么就坐下来。但我现在得离开。“
“那欢迎您再来。河岸银行永远等待您的光临。”男柜员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脸笑意。
3
在旅馆里,他看着那倚在窗边的赤裸身体,头上还带着他的鸭舌帽。
“不如我们租个小房子吧,每周末你回来了,我们可以在那里做饭,躺在一起看电视,吃西瓜吹空调。”他说的像是一件平常事,却让人觉得真心。
对方听在耳朵里,似乎像被口里的烟呛了一口。
”你还是赶快调回来吧,我会负责的。“他裸身躺在床上侧了个身,望着幽光落在对方的身体,接着又说道。
对方把没抽完的半支烟丢出窗外,一跃上床,扑在他身上。
”我不是一个像你一样会说情话的人,但是这些话听着会让每个人高兴,尤其是我。我第一次愿意去相信我感受的真心,它是真的。所以我拿我的真心与你换。“对方像一只小猫,就窝在他怀里,回应他的谎。
他抚摸着对方的手臂,听着这一番话,心里却掀不起任何水花。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越来越少了些什么。谎言也是真实的子集。哪有什么真心,不过都是大家调情的谎。而情爱后的蜜语,更不过是情爱前的喘息。
灯光一黑,汗水像是净瓶里抽出新柳撒下的水滴。窗外,夏天的风吹来一场暴雨。
黑暗里,他的手机在床头亮起,震动了一下,一条新信息。
4
蹲坐在墙头的少年,在夜风吹起的落叶中喵呜的叫了一声。黑暗中隐隐出现一道光,紧接越来越近的轰鸣声,把它吓了一跳。黑车从夜里披星戴月而归,又远去。
夜里的秋风吹着地上落叶,翻滚中叶片变成一只只老鼠,沿着街道边汇成一线往下水道爬去。墙头的少年一跃落下,化成一只狸花猫,扑向鼠群,咬了一嘴枯叶。山野原的夜里,没有一声犬吠。
站在河岸银行的楼顶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山峦。清晨和黄昏时,天色极尽美丽,山峦上云朵的变化影子,像是巨人踩过海浪的脚印。
带鸭舌帽的年轻人,留下的脚印和他影子一样,就停在河岸银行关闭的自动门外面。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我问你,你能帮我什么?“
他终于取下了帽子,紧紧的抓在手里。那是顶黑色的鸭舌帽,平檐的,不是他喜欢的款式,他喜欢弯檐的鸭舌帽。帽子黑色的底子上刺绣的三个红色的数字6。他收到过很多顶鸭舌帽,不过大部分别人送的他都没带,像是带上了这些帽子,就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包括这顶帽子,在他的衣柜里也睡了很久。他只希望说出的谎言都是真的,好骗过所有人,包括自己。
5
他穿着一身黑衣,从外面回到家里带着一身烟火气味,到头就躺在床上,就只是躺着,黄昏伴着秋雨落下天黑。窗外一只小飞虫瑟瑟紧靠着纱窗,他看见这只虫子,哭的很伤心,而回荡房间里的只有雨声,很凄厉。
他揉了揉眼睛,把衣柜打开,带上这顶黑色鸭舌帽,没有收拾任何行李,决定出发去山野原。
他从来没想过去山野原的路会花费这么多时间,他从前只不过以为是个南边的小镇。在下了高铁以后,他几经打听,联系上了个跑黑车的师傅。师傅载着他又兜兜转转,出没在城市不同街道,接上客人。等真的从山野原的上级市出发去山野原时,他已经在车上睡着了。
走这一趟,对他来说像一场大梦未醒。山路蜿蜒,颠簸多崎。他几次从睡梦里睁开眼,看见车窗外大多是一片漆黑。印象里,有路过一片大池塘,月光落在涟漪里。车速很快,眼前景色一晃而过,可这片月光下的池塘却像是静止在他眼睛,他很想让师傅停车,走过去看看。爬上池塘边的山峦,让秋风洗面,披一身华光,把影子像脱下的衣服一样随意丢在地上,一跃入水,拥抱那个水里那个月亮。
6
月光落在武水河上,河水就又浅一分。河岸银行的霓虹招牌在月光下闪烁一瞬,月亮便躲进云中。秋风带着落叶吹过河岸银行门口,他留下的影子也化成几片红叶,和风一起飘散。
”呵呵,我们河岸银行最近推出的信用卡,一定能解你燃眉之急。“
男柜员笑出了声来。他的笑声比他的笑容更冰冷,笑声蔓延在防弹玻璃上,凝结一层薄薄寒霜。他的蜡黄的脸像躲进了雾里。
”您只需要在这张信用卡申请表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签上您的名字,即可。其他的个人信息都将由我为您填写,信息填写完毕后,立马就得卡,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而您需要做的,仅仅是在这三处签上您的名字。“男柜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表格,边指划边介绍起来。
他还是紧紧抓着自己的帽子,他不明白。
”我不需要信用卡,我并不缺钱。“
”这位先生,非常抱歉,是我没有说清楚,河岸银行的信用卡并不是借钱的。我们的信用卡是真正的信用卡。“男柜员把真正两个字后拖得很长,语气很重。
“真正的信用卡。我想我明白了。”
他伸手拿起笔在申请表上签字。防弹玻璃后的男柜员嘴角装满笑意。
7
人死了,最后就烧成一把灰。
他穿着一身黑站在灵堂一个角落,周围都是他不认识的人,没人与他打招呼,也如他所愿。万一有人与他交谈起来,他似乎也无法轻易开口一个与死者关系的谎。
台上死者的朋友应死者要求诵读着死者的遗言。她语气很平静,只是眼泪无声的掉落在手中的一张薄纸。遗言是一首诗,也许,也是一段咒语,或者,此生深情。
“盆栽 都死了
天也黑了
夏夜的晚风
拥抱我
日子过得平常
慈悲是今晚的星
呼吸有节拍吗
舞蹈会不会让人难过
过去的一年里
我亲吻
最多的是 养了不到一年的猫
走过这段小桥
会看见河岸银行在等你
山野原是每个人都会到达的小镇
干嘛还不过桥去
只有猫在等你
犬吠
已经
山中去”
他在向死者献了一只白花后,转身离开,告诉自己本是无情,何必承认自己情深。乱红飞过秋千去。
8
夏天天亮得很早,他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旅馆的窗边,看朝阳万丈光芒。他身后赤裸的那个人还睡在好梦里。
他转身拿起掉落在地上的那顶黑鸭舌帽,上面红色刺绣了三个数字6。又从床头拿起自己的手机,拇指划开短信,看了看昨晚发来的信息。时间好像停顿了一会。晨光和云,风与呼吸,一切都停顿了,在这瞬间。
只是紧接着,他毫不犹豫戴上帽子,走出门去。
谎言是真实的子集,没什么能骗过自己。
9
尊敬的客户,截至10月03日04:53,您尾号1216的河岸银行信用卡9月谎言成真账单还需2873.23真心还清本期账单。到期还款日10月08日。10月08日下午5点前,我行将直接从您心里扣除真心,而后您对他人的真情真意感知将进一步下降。祝您生活愉快。[河岸银行]


哦,

earthfly at 2019-10-20 20:0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